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通胀源头在于进出口失衡


天津港的集装箱船。中国外贸有大量顺差

天津港的集装箱船。中国外贸有大量顺差

中国金融高官说,经常项目的大量顺差是当前通货膨胀的源头,而顺差过大的原因则是发达国家的货币宽松政策。该官员说,中国今年应在扩内需、促平衡等结构调整方面稳步行进,并避免使用极端手段。

中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北京大学举行的一个报告会上说,为了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中国央行在外汇市场上要大量买进外汇,而买外汇的过程就吐出了基础货币,因而造成通胀压力。他说,尽管央行非常努力地去对冲,但是问题源头在于顺差过大,因此需要从减顺差着手。

不过,易纲指出,减少顺差并不是要压缩出口,而是要增加进口,因此地方政府必须改变从前“奖出限入”的思路,并需要大力发展服务业、限制“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

长期以来,中国与美国、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都享有巨大的贸易顺差。而这也招致对方的抱怨,同时也对人民币升值形成巨大压力。位于伦敦的宏观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国际(Capital Economics)的资深中国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赞同易纲对于中国贸易顺差的看法,认为重点不在于外界过于关注的中国出口量,而是如何增加进口。

他说:“我不认为中国的出口量本身有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它的进口量与出口量不相符...因此中国这方面的症结在于出口和进口之间的差异。如果中国能够通过增加内需和增加进口等方式弥合这个差异,不仅有利于中国国民的福祉,也有助于其他国家的增长。”

易纲说,应对通胀压力和国内宏观经济层面的风险,要用所谓的“中药疗法”,也就是在扩大内需、减少外需、提供工资和社保、改革资源产品价格、放宽对外投资,以及增加汇率弹性等方面都有“一点”进展;同时预期“物价还会上涨一点,增长速度略微降一点,质量高一点”。

总体上,易纲对中国应对目前的通胀压力和中国国内宏观经济层面的风险开出的这剂“中药方子”是要微补,但绝对忌下猛药。

凯投国际的中国经济学家威廉姆斯认为,易纲的话代表了中国国内温和派的意见,也就是说中国的不平衡问题源自于结构性问题。他说,他们担心动作过大,例如让人民币大幅度升值,会令许多小型出口公司和个人难以适应,因而导致大量公司倒闭,工人失业等问题。不过,威廉姆斯认为,中国在调整方面问题不是过快,而是过慢。

他说:“我认为过去几年中国在这方面的动作过于缓慢。它还需要继续向前推进,尤其是在汇率和其他变化不够快的方面。”

中国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北大的报告会上,还对外界质疑中国贸易顺差中存在“热钱”的说法做出回应。他说,虽然一些空壳公司倒汇等案例确实存在,但从宏观上看,经过对美国和欧洲等主要贸易伙伴海关数据的统计,这些国家对中国贸易逆差的数字甚至还要大于中国国内的统计数字。因此,他认为宏观上并没有太大出入。

易纲还对国内针对外汇储备投资多样化的意见发表了看法。这些意见包括对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的批评。易钢说,“有人建议用外汇储备区买石油、买黄金、买矿产等,但这牵涉到国家资源,有很多投资限制,各国政府对此都是非常谨慎的。”

他说,以国家名义在现货市场购买商品肯定会抬高商品价格;如果用外汇购买,最终受损失的还是中国。他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用市场方式而不是国家方式。

根据易纲引用的数字,截至去年底,中国国家外汇储备余额达到2.85万亿美元,占全球大约9万亿主权财富基金的近三分之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