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广州国保欲阻作家妻子聘请律师


广州独立作家野渡

广州独立作家野渡

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而被“监视居住”的广州独立作家野渡的妻子,近日被广州市国保警察谈话,叫她不要给野渡请律师,否则将对野渡不利。律师界人士表示,公民聘请律师,寻求司法救助是受法律保护的基本人权,任何部门与个人都无权剥夺公民聘请律师的权利。

*“涉嫌颠覆政权”被“监视居住”*

广州异议作家野渡(本名吴扬伟,又名吴伟)的太太万海涛3月7号前往野渡被“监视居住”的番禺,申请会见野渡,负责监视居住的警方拒绝让万女士与野渡见面。

为了能让外界见到野渡,万女士回到家后决定咨询一下律师,寻求律师帮助。在万女士与相关律师联系后,广州国保3月8号主动找到万女士,要求她不要给野渡请律师,称这将对野渡不利。

广州独立作家野渡2月20日到医院探望因准备参加首次“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而被打伤的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后,被当局带走失踪。

国保警察3月2号押带野渡回家进行搜查,抄走野渡的电脑、电话和一批书籍,同时向他家人传递监视居住通知书,称野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从3月1号起被“监视居住”。到目前为止,任何人都无法与野渡取得联系。

*施压野渡妻子*

野渡的妻子万海涛女士星期五上午对美国之音表示,她非常担心野渡的处境,但是警方不让见人,还告诉她聘请律师对野渡不好。

她说:“它只是说外界对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他们不就是写呀写呀,也帮不上你吗。你自己衡量了,你做得太多事了,到时候对野渡也没有好处呀。他说任何人都不能见他。我说律师应该可以见吧,他说都不能见。”

万海涛女士表示,鉴于目前的情况,她还没有决定是否聘请律师,想再等一段时间,观察一下形势。她说:“现在我还没定,因为现在两会还在进行中。我是想再缓一缓,看看两会后放不放人。如果再不放人,我就再看再怎么办吧,因为,哎呀,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做。”

*律师:公民基本权力*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辩护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保军律师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公民聘请律师,寻求法律救助是基本权力,任何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阻拦当事人或其家属。

他说:“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力是每一个所谓的犯罪嫌疑人当然的法律权力,这是毫无疑问的。只要是受到刑事指控,当然有获得律师帮助、请律师的权力。”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五上午致电广州市公安局警务投诉电话,也就是局长专线,在记者说明情况并询问警方是否能以任何方式阻拦当事人聘请律师后,接电话的员警表示,他没有回答这类问题的授权,请记者联系外宣处。不过,外宣处的几个电话在上午和下午都一直无人接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