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可能成为中国的农夫


高涨的粮食价格,让一些新兴经济体再度面临“吃饭”问题。粮食市场专家说,天灾虽然加剧了危机,但全球粮价上涨的根本原因,则是供需关系发生的巨大变化;而中国的需求是供需天平上的一个很重的砝码。专家们对于粮价回落不抱希望;甚至有人担心,美国和中国如果在粮食供需上形成依赖,对两国而言都将会是场噩梦。

*拉普:新兴经济体成长推动粮价上涨*

从去年的俄罗斯大火,到不久前中国北部小麦产区遭遇的严重旱情,很容易让人相信,这段时间全球粮价上涨的背后“黑手”当属天灾。

但是,大宗商品市场专家并不这么看。位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大宗商品分析机构Advanced Economic Solutions的总裁比尔·拉普认为,全球经济的新兴势力对肉、奶和谷物等主食价格的窜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拉普说:“从2002年起,发展中经济体开始引领全球经济增长......因此,那些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功的经济体,包括中国、巴西和印度。它们同时也消耗了更多的资源。因此,随着这些经济体的增长,原油的需求也大幅增长。”

拉普说,大宗商品需求猛增,价格上涨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具体到粮食需求方面,拉普认为,那些人均收入较低国家的经济在向前推进,其国民收入也在增长,但是他们在食物上的花费也更高了。

他说:“其结果就是蛋白质和肉类的需求显著增长。这表现在这些国家,尤其是中国,对大豆加工牲畜饲料的进口需求大幅度增长。”

拉普说,在过去十年间,全球大豆加工饲料需求年增幅达到4%;在当前的作物年度,这个增幅可能达到9%,而中国今年对大豆加工饲料需求的增长会达到19%。他说,中国已经从一个粮食出口国转变成为净进口国,虽然净进口量还不大。

谈及天灾对粮食价格的影响,拉普说,全球各地每年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灾情,而过去两、三年间并没有特别异常之处。至于中国冬小麦遭遇旱情可能造成什么影响,拉普认为虽然降雨量低于正常水平引发忧虑,但还看不出来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小麦会因此而激增。

大宗商品市场专家拉普3月15日在由路透社举行的一个全球粮食和农业峰会上说,从这些因素看,粮价处于可持续性的增长,因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的粮食需求增长将会持续下去。

拉普还将当前粮价高涨的部分原因归咎于美联储,称其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元贬值。他说,从7月起,用于食品生产的大宗商品开销增量已经接近400亿美元;而这部分成本在大宗商品价格涨势不停的情况下,必然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路透社的报导说,美国的玉米、小麦和大豆因受强劲需求和严酷天气造成的全球谷物库存下降等因素的影响,近期已经激增到接近历史纪录的水平。报导援引的数据说,受饲料价格高涨、存栏数量的减少,以及大量出口销售等因素的影响,美国牛肉价格到3月15日时达到7年半以来的最高点。

*布朗:中国依赖美国粮食将是场噩梦*

在另一些人眼里,近期因全球粮价激增而凸显出的供需问题,或许可能演变成美中经贸关系中的一个新的噩梦。

位于华盛顿的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研究机构地球政策研究所(Earth Policy Institute)所长、共同创始人莱斯特·布朗(Leister Brown)3月11日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中国对粮食需求的增长必然导致其从外部世界进口粮食,因为这样才能避免导致政治不稳定的粮价高涨;而美国正好是个好对象,因为它是当今最大的粮食出口国。

但是,美国年出口粮食大约9千万吨;而中国每年进口8千万吨粮食,也只能满足其五分之一的需求量。

布朗说,正如中国是美国的债主,美国也可能成为中国的农夫。依赖粮食进口,而大多数进口又来自美国这样的情形将会是中国最大的噩梦,也可能给美国的消费者制造噩梦。

布朗说,中国的粮食供应已经吃紧了。不过,他对造成中国粮食紧缺的原因则有不同着眼点:正如他的机构所关注的议题,环境的恶化、沙漠化趋势,以及地下水枯竭等问题,让中国政府正在输掉喂饱不断增长的人口这个长期性的战斗。

布朗的研究助理麦特·罗尼(Matt Roney)说,中国粮食进口需求的增长对于美国农夫或许是好事,但是也必然会引发政治上的抵触情绪。

他说:“因为中国对美国谷物的巨大的需求和进口量导致美国国内价格上涨,将会导致公众产生强烈抵触情绪;在民众与政府之间造成紧张局面。”

布朗说,美国人认为低廉的食品价格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因此会向政府施压,限制对中国出口粮食。这样的做法在美国是有先例可循的:1970年代,美国为了抑制国内食品价格通胀,曾经禁止向日本等国出口大豆。

如果这样,又将导致什么后果?布朗说,那样做会降低国内食品价格,但在外交上却是个糟糕的举措。可以设想,如果美国政府这么做了,那么中国人是不是会降低每个月在美国国债拍卖上的购买量;而那些农场主如果没法把粮食卖给世界最大的买主,情况又会如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