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新媒体在中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正当新兴媒体在世界各地,甚至中东、北非地区展现极大力量的同时,在拥有雄厚资本以及先进互联网技术的中国,新媒体却有着不太相同的发展。

红遍全世界的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等利用互联网科技的新兴媒体,多年来一直无法成功打入中国市场。美国伯克利大学(UC Berkeley, Haas School of Business)哈斯商学院行销学教授若尔特.卡托纳(Zsolt Katona)指出,中国的新媒体情况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版的Facebook,人人网,已经有1.6亿的用户,Facebook很难与它竞争,因为人人网比较容易跟中国政府打交道。中国的最佳利益就是拥有自己的社交网络。当然,言论自由也是一个问题。”

此外,功能相近的开心网,也有1亿用户,而始终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Facebook,则有3.25亿用户。Twitter同样无法进入中国,但功能相近的新浪微博,已经拥有5000万用户,中国女演员姚晨的微博更有613万追随者,超越美国知名主持人欧普拉(Oprah Winfrey)。

*西方科技公司向中国政府屈服*

在搜寻引擎方面,有些西方公司已经进入中国市场,但市占率不高。目前中国的百度占中国搜寻市场80%,第二大的谷歌(Google)仅有不到20%,而雅虎(Yahoo)以及微软公司的Bing都只有不到1%。同时,这些公司也配合中国政府的政策,实施自我审查,在搜寻结果上审查关键字,雅虎并曾经将异议人士资料交给中国政府,导致记者师涛被囚禁。

马里兰大学传播学院的萨哈.哈米斯(Sahar Khamis)教授认为,新媒体科技公司如果向中国政府屈服,将会损害其商誉,影响消费者对它们的信任。不过谷歌、雅虎、微软三家公司,在2011年3月15号的搜寻引擎总市占率为91.1%,对于消费者而言,即使对它们与中国政府打交道的手段有所不满,似乎也没有其他选择。哈米斯教授承认当前的局势的确是如此,但她将眼光寄托在未来:“现在我们认为这三家是唯一的选择,但你怎么知道未来也是这样呢?在不久的未来,很可能会有其他信息途径以及来源。信息管道的进展速度是一直在发展、改变以及成长。我们在说话的同时,我们前所未闻的信息来源正在出现。所以谁说这三家会一直垄断下去呢?”

虽然谷歌及微软公司最终向中国压力屈服,但并未如想像中的挫伤其商誉,根据品牌金融公司(Brand Finance)今年3月21号公布的2011年全球500大最有价值品牌,谷歌及微软稳坐冠、亚军地位。

*Facebook配合审查,也使用实名制*

以上三家公司被认为是Web 1.0时代的产物,而新兴的社交网站如Facebook、Twitter等,则被称为Web 2.0时的产物。Facebook的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年底造访中国之后,曾说过“中国非常的复杂。”

扎克伯格说,世界各国都有不同的价值,Facebook将尊重这些差异,如德国政府规定张贴有关纳粹主义的帖子是违法的,则Facebook就在德国屏蔽了所有有关纳粹主义的帖子,在巴基斯坦张贴穆罕默德画像是违法的,则Facebook在当地同样屏蔽了所有这样的帖子。中国政府经常性的增加网上敏感辞的范围,从以前的六四、达赖喇嘛等,到最近的茉莉花等,只要张贴都被视为违反法令,加以删除或屏蔽。Facebook虽尚未进入中国,不过日后是否在中国境内遵循以往惯例,配合当地政府屏蔽某些讯息,值得关切。

2011年1月,中国异议人士赵静,以多年来使用的笔名“安替”(Michael Anti)在Facebook上开设帐号,但被删除。Facebook说该公司政策是用户必须以真实姓名开设帐号,认为“实名文化”才能带来更可靠、更安全、更值得信任的环境。在给赵静的电邮当中,Facebook说该公司“试图让规定简单并且公平,让个人资料必须永远以合法的名字设立”。在2005年时,微软公司因受到中国政府压力,关闭了赵静的博客。

*社交网路在中国发展限制多*

伯克利大学的卡托纳教授向美国之音分析,想要在中国将信息藉由新媒体传递出去,透过中国公司,将受到审查,而使用西方的新媒体,一方面使用的人少于中国新媒体,效果不彰,一方面除非主动与中国政府配合,否则同样遭到精密的技术审查:“提供社交媒体服务的公司,例如Facebook、Groupon或Twitter,我想它们近期在中国将会十分艰困。因为它们主要的服务是提供、促成人们之间的沟通,而就中国目前的政治情势而言,政府可能不会太高兴它们这样做。而Facebook、Twitter总是强调言论自由,以及类似的事情。他们真的将会十分艰困,尤其中国一个合理的做法,就是拥有自己的、类似的服务。对于想要推广它们产品的公司,这不构成问题,因为它们可以使用人人网,效果就跟在美国用Facebook一样好。”

卡特纳指出,新媒体本身不一定要与政治相关,即使是商业用途的LinkedIn网站,或是视频网站如YouTube等,由于涉及到讯息传播,都会遭遇同命运。

*单靠新媒体传播易遭中国掌控*

对于新媒体的诸多限制,马里兰大学的哈米斯教授说,有心的年轻人会利用黑客技术突破封锁,而她知道在埃及有些老年人或是文盲,不会使用电脑或买不起科技产品,但他们会请儿女帮忙,协助上网获取讯息。不过哈米斯也承认,总是需要其他人帮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她认为针对像中国这样的国家,需要抱持“互补性”(complementarity)的思维。

哈米斯说:“这是互补的思维。它们互补,所以我没看到那种互不相容的情况。我并不是说,好,现在我们有了新媒体,就忘记电视,忘记广播,忘记报纸。不是这样,我是说,实际情况是某种型式的互补。这些不同的媒体,传统媒体、新媒体,将继续有效率的互补。所以我想我们必须知道这样的互补性,而这互补性是我们必须最关注的。”

中国对于新媒体技术的掌握十分先进,并且攻防手法日趋精密。2月25号,当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于互联网上流传时,商业网站LinkedIn在中国的服务被中断。3月初,北京公安局宣布将透过手机卫星定位系统,掌控公民行踪。3月1号,金融公司摩根士丹利说它们遭到中国黑客攻击。3月20号,谷歌公司指控中国阻扰该公司的Gmail电邮服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