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学者呼吁人大改革 (1)


人大会议主席台,站立着为吴邦国

人大会议主席台,站立着为吴邦国

随着中国“两会”的筹备与召开,呼吁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议论再次浮起。有学者认为,现行体制限制了人大代表行使权利,导致一些重大决策只是在人大走个程序而已。

*现行人大制度限制代表行使权利*

在这些议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发表在《探索与争鸣》上的文章,题目是“人大代表行使权力的机制殛待改革”。文章说,目前的人大制度客观上限制着人大代表行使权利。

文章指出,由于会期时间的限制,人大代表在全体会议期间难以就重大问题进行充分讨论,对于各项报告的审议只能是大呼咙、走过场、粗线条的议论。

全国人大会议现场

全国人大会议现场

代表数量的庞大也削弱了决策能力。蔡霞说,目前全国人大代表总数近三千,会上发言时间有限,难以下情上达,最终只能按照某些部门的意图作决策基础,从而将决策行为简化为按表决器或全体举手。

对此,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也有同感。他对美国之音说:“会期,我们这次9天半的会。在国际上来说,一个国会开会只有9天半,时间已经是超级短了。这个会期不利于人大代表用心研究好一系列的国家大事。”

*低水平提案涌现有损大国形象*

此外,各级代表基本上是兼职的,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畅通的渠道去了解情况,加上知识所限,部分代表难以胜任决策国家大事的重任。蔡霞说,人大代表主要由党政干部、各界明星、经济能人、先进劳模组成,在治国理政方面许多人水平有限,不完全具备相应的知识能力。

人大代表

人大代表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赞同。他认为,有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素质低下,尽提一些“雷人”提案,把参加“两会”变成了“作秀”。

他说:“大量低水平的提案不断地出现,有损大国形象。任何一个国家的议会也不会提出一些非常幼稚可笑的这种提案,比如什么要在大剧院门口再立一个关公像,都算提案。”章立凡说,提案水平逐年下降,今年更甚,这种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也说,负责任、敢说话的代表越来越少,去年还多少能讲点实质性的东西,今年让他完全失望了。

*人大代表中大约70%是党政官员*

人大代表

人大代表

还有学者对代表结构不合理提出批评。蔡霞说,人大代表中大约70%是党政官员,因此有的代表把审议讨论报告变成展示自己工作成绩、自我评功摆好的机会,有的则把讨论变成对中央政府的赞扬比赛,使人大会议成为执政党和政府加强政治宣传、进行某种政治宣示的机会与场所。

王占阳教授认为,政府官员和司法系统的专职人员,原则上不应成为人大代表。他说:“如果他要做人大代表,他就不要在政府做。当然总理、部长,这都可以。政务官这一个级别的,还是可以。但是除此以外,其他人都不能作为人大代表。权力就分开了,这个结构。”

谈到同一问题,章立凡告诉美国之音:“我觉得,得消减代表和委员的人数,而且任期内不得兼职。公务员或者是企业的负责人,如果要参选人大代表的话,应该是辞去他的原来的职务,以免就产生这种利益纠葛。”

*官员比例过大影响代表言行*

官员比例过大的弊病还在于,行政级别、等级观念直接影响着代表的言行。蔡霞说,一些人尽管身份是人大代表,可是心理仍然是下级行政官员的意识,首先想到是向上级组织和领导负责。

这位中央党校党建部的教授说,当上级领导的意图和政府部门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发生矛盾时,有的地方往往以加强党的领导名义控制人大代表发言的范围和口径,而一些人大代表则以讲政治为名,发言迎合权力意志,甚至扭曲和强奸公众意愿。

蔡霞说,这就出现,一方面,在有的地方,人大会议上社会公众尤其是底层群众的利益诉求处于失语失声的状态;另一方面又出现强势利益主导决策、绑架政府政策的局面。

*“三者统一”需要改革才能实现*

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第二号领导人、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重申了中国不搞西方式民主的立场,坚称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可动摇。

他说:“从中国的国情出发,郑重地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吴邦国强调,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重要的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在涉及国家根本制度等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动摇。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教授表示,官方提出的原则就是要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三者统一。他说,这个原则是对的,但是“三者统一”需要改革才能实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