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两绝封死政改路 中式民主巧名目


尽管中国总理温家宝过去一年数提政体改革,一再引发热议和猜测,但是人们并不清楚政改倡议究竟是否中共的高层共识,是否政府的肺腑之言。不过分析指出,中国政改严重滞后不容拖延是无庸置疑的现实。

*温总言论让人振奋让人惑*

温家宝的政改言论一度“让人振奋让人惑”,不过,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被人们戏称“光说不练,画饼充饥”。

温家宝上月中旬曾在记者会上对媒体说:“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保障。......当前,我以为,最大的危险在于腐败。而消除腐败的土壤还在于改革制度和体制。我深知,国之命在人心......”

不过,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持续拨批巨额国内安全经费,并且动用强大国家机器和维稳力量掐断移植中国的“茉莉之花”,清洗活动人士、维权人士等可能动摇极权的一切“危险分子”来维持政权的“一统天下”。

*“两绝不”封死政改路*

中国官媒不断在报导中指出,中、西文化有别、民族迥异,因此中式民主有别于西式民主。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兼党组书记吴邦国提出“两绝不”观点,即“中国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

中国有官方学者也指出,中国不搞西式民主,而是走中国特色之道;希望看到中国走西式民主之路的人“会失望的”。

*特色政改被称巧立名目*

《苹果日报》日前刊载文化时事评论员殷惠敏的文章“中国政改滞后的问题不能再拖了”,指出曾经有阿拉伯学者大谈阿拉伯世界与西方世界在传统、宗教和文化上的差异,因此对民主和人权的理解和诉求无法一致。不过,“茉莉”之火燃遍之后,烧出了民主、人权没有地域之分、也没有民族之别的真相。

殷惠敏的文章说,民主的本质在于它“与专制对立,有定期选举、政党竞争、监督制衡机制等要件”,所谓“伊斯兰式民主”和“中国特色民主”的说法不过是“巧立名目”。

*中国民主火候未到?*

有分析说,呼吁民主的阿拉伯世界“茉莉运动”迄今没有在中国成为燎原之火,因为中国的民主运动“火候未到”。

位于北京的社会学者维达凡对美国之音说:“老百姓纵向比较后发现,物质生活大为改善,所以他们目前无心为了追求理想而撼动既得的满足。”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对美国之音表示,对于中国民众追求民主和自由的迫切性,外界是无法通过客观的渠道进行了解的。

蔡咏梅说:“中国老百姓怎么想其实没有真正的民意调查。在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息自由和言论高度控制的情况下,什么是真正的民意呢? 而且,一般来说,年龄越大恐惧症越深,宁可人云亦云,有时甚至说假话。”

蔡咏梅说,认为中国老百姓满足于现状的想法说不通。她说:“ 中国现在跟中东比较,有些问题更加严重。中国的贫富差距和腐败问题甚至比部分中东国家还严重。几个发生茉莉花革命的中东国家经济状况也是不错的。突尼斯曾经被联合国等其他世界机构认为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国家,利比亚因为石油资源丰富,其平均国民收入比中国高。”

*变革被视潘多拉之盒*

《明镜》刊文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当局“担心(政改)一旦打开一个口子,将使得整个体制快速倒塌,导致不稳定和无秩序”。

《开放》杂志的蔡咏梅说, 中国政府屡次强调实施民主将给社会带来动乱,但是动乱是拒绝变革造成的后果,而不是变革的必然结果;统治者进行自上而下的有序改革产生的结果是疏导矛盾和化解冲突、让政体顺利过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