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对经常帐失衡配额说“不”有道理吗?


在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本星期即将在华盛顿开会之际,中国财政部官员对美国早些时候提出的经常帐失衡配额提出反驳。分析人士说,此举显示出20国集团主要国家在如何衡量外部失衡问题上仍然存在明显的立场分歧。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4月12日说,外部失衡问题是涉及中国发展权利和增长空间的敏感话题,也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继汇率问题后,又一个“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政治工具”。

李勇在财政部网站上发表文章说,发达经济体为扩大出口要求纠正外部失衡,使新兴经济体面临被动调整的压力。美国为扩大本国内需,试图将金融危机归咎于“由出口导向型国家主导的外部经济失衡”。

路透社说,李勇的此番表述是首尔峰会以来中国对美国关于经常项目失衡设限的建议提出的最为强烈的反驳。

2010年20国集团首尔峰会召开前夕,美国财长盖特纳曾建议将一国经常项目盈余或赤字限制在不得超过该国GDP的4%。在那次峰会上,各国未能就这项建议达成共识。

本周五,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年会期间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全球贸易失衡预计将再度成为会议主要议题。

美国国会图书馆亚州部贸易和工业政策高级研究员迪克·南托(Dick Nanto)说,李勇的讲话预示着美中在如何衡量失衡方面仍然存在很大的立场差距。

他说:“从中国的情况来看,人民币仍然在和美元挂钩。所以中国要么调整汇率,要么直接减少出口。如果要改善贸易失衡,二者必居其一。但中国现在显然不准备接受美国主张的硬性配额。”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巴黎20国集团财长会议上,各国就衡量过度外部失衡初步达成了一项一揽子协议。会议确定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私人储蓄率和私人债务、贸易帐户和净投资收益与转移帐户为衡量指标。

国会图书馆亚州部贸易和工业政策高级研究员南托说,中国为扩大内需,在增加进口方面已经释放出一些积极意愿。但由于贸易帐户和经常帐户之间的统计差异,美国提出的使用经常帐盈余作为衡量标准的建议让中国格外难以接受。

他说:“一般来说,贸易盈余指的就是商品和服务的贸易盈余。而经常项目则包括非贸易收支和短期资金的转移。所以,这将取决于中国是否在其他类别上也把自己看成是盈余国家。”

南托说,在如何最终确定并实施外部失衡计算标准上,20国集团内部还将有一番激烈的讨论。他强调说,这场辩论并非仅限于美中两国。比如,在去年的首尔峰会上,德国也对盖特纳的建议也提出了反驳。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在4月12日发表的文章中还表示,虽然新兴经济体在本轮全球经济复苏中处于领先,但全球货币发行的主动权仍然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上。他警告说,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以及欧盟为扼制债务危机而“可能采取”的量化宽松将使新兴经济体被迫承受过高的通胀压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