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161):威尔逊为建立国联寻求支持


威尔逊总统

威尔逊总统

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点,协约国和德国停止交火。但是,双方直到7个月之后才签署协定,正式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

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是巴黎和会上的主要谈判者之一。1919年的头几个月,威尔逊一直在努力促成和谈,希望能实现对各方都公正的和平。威尔逊要求在和平条约中加入建立一个新国际组织的内容,他把这个组织称为国联。威尔逊认为,国联是整个和约中最重要的内容。

然而,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同意威尔逊的观点。许多人担心,国联会抢走美国政府宣战和缔结条约的权力。他们和协约国其它成员国的领导人一样,认为巴黎和会的首要任务是惩罚战败的敌国,而不是建立国联。

除了威尔逊总统外,巴黎和会上的重量级协约国领导人还有英国首相戴维.劳埃德.乔治、法国总理乔治.克里孟梭和意大利总理维托里奥.奥兰多。他们都明白威尔逊建立国联的迫切愿望,并利用这一点来赢得威尔逊对和约其它内容的认可。

威尔逊总统

威尔逊总统

威尔逊很快意识到,为了建立国联,他必须在很多议题上妥协。比如,他不得不接受英国和法国提出的让德国支付全部战争赔款的要求。这笔赔款总额超过3千亿美元。此外,威尔逊还不得不同意让协约国接手德国的殖民地。

威尔逊的一些妥协违背了他信奉的“自决”理念。所谓“自决”指的是所有人都有权决定由谁来当他们的管理者。比如,威尔逊做出妥协,同意把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殖民权交给日本。中国政府对此提出抗议,要求收回对山东的控制权。但是,威尔逊在国联问题上需要日本的支持,所以接受了日本的要求,把山东给了日本。

其它做法也违背了自决原则,而且影响到了几个欧洲国家边界地区的人民和领土。比如,有300万德国人变成了新成立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公民,另有数百万德国人被迫加入了新成立的波兰。而意大利接过了原来属于奥地利的一部分领土。

今天的大部分历史学家都认为,威尔逊总统反对以上几项决定是正确的。他们说,这些决定使德国失去领土和国民,给德国人造成痛苦和不满,而这种情绪从一定程度上导致了1930年代法西斯独裁者希特勒的崛起。在东亚,日本对中国领土的占领也引发了严重的紧张关系。

这两个决定都给20年后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埋下了种子。不过,当年巴黎和会上的协约国领导人并没有着眼于未来。当时有人评价说:“协约国领导人像切一块美味蛋糕一样瓜分了欧洲。”

在巴黎和会上,各国经过几个月的谈判,终于敲定了一项和平条约。协约国1919年5月7号把条约交给了德国代表团。德国代表团团长立刻表示拒绝接受和约,认为这个和约是不公平的。他敦促德国政府不要在上面签字。

开始时,德国没有签字,德国总理拒绝接受和约,并以辞职表示抗议。但是新政府成立了。新总理在巴黎郊外凡尔赛宫举行的签约仪式上签署了这份和平条约。终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

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签约仪式结束后返回了美国。他对和平条约并不完全满意,但他认为,条约还是有价值的,因为它宣告了国联的建立。

其实,凡尔赛和约的签订只标志着威尔逊建立国联的努力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要让美国国会参议院批准这份和约,而这可不容易做到。其中一部分阻力来自于政治斗争。威尔逊是民主党人,但当时的参议院被共和党控制。另外,威尔逊还曾拒绝挑选任何重要的共和党成员加入他在巴黎和会的谈判代表团。

另外一部分阻力是个人原因。许多参议员不喜欢威尔逊。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位高权重的共和党人亨利.洛奇就是其中之一。他对一个朋友说,全天下的人他最恨的就是威尔逊。

威尔逊从欧洲回来刚两天就到参议院去发表演讲,敦促议员们批准凡尔赛和约。他说:“自由国家应合力阻止侵略行为。世界必须获得和平。美国和其他自由的人民难道能拒绝肩负起这一伟大的责任么?我们难道忍心拒绝这个责任,让全世界的人伤心么?我们不能退缩,美国应该指明道路。光芒洒在前进的路上,而不是别的地方。”

参议员外交关系委员会开始为凡尔赛和约举行听证会。很多反对国联的人在会上发言。这些人说,国联会摧毁美国的自由和独立。委员会在听证会结束后起草了一份报告,准备呈交给参议院全体审阅。报告说,美国应该拒绝凡尔赛和约,除非对和约内容进行改动。而委员会提议的改动有将近40处。

无论从政治角度还是个人角度,这份报告都是对威尔逊的巨大打击。他为了赢得欧洲对国联计划的支持费尽了心力。在巴黎,人们成群结队地为他欢呼,支持他建立国联的理念。可是,他自己国家的参议院却将把这个理念扼杀。

威尔逊决定,不能让议员们决定国联的命运。他要把这个理念直接交给人民裁定。他将寻求公众对凡尔赛和约的支持。如果有足够多的美国人支持,参议院就不能拒绝它。威尔逊计划到全国各地去演说,但他的家人和医生劝他不要去。他们说,威尔逊旧病未愈,身体虚弱。但是威尔逊拒绝了他们的建议,他说,这份协约比他的命还重要。

9月初,威尔逊离开华盛顿,乘坐专列开始了演讲之旅。他在一个又一个城市发表演说,参加游行,和成千上万人握手。有时他因头疼而痛苦不已,可是没有时间休息。威尔逊每到一个地方,都敦促人们支持建立国联。他说,国联是实现和平的唯一希望。

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1万人等着听威尔逊演讲。那时,威尔逊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他必须靠人搀扶才能走上演讲场地的台阶。在演讲中,他说,他这么做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牺牲的人,是为了世界上所有儿童的未来。

威尔逊把所有的心血和精力都放在了这些演讲中。而正如他的家人和医生警告的那样,他的压力太大了。威尔逊到达堪萨斯州的威奇塔时,他的头疼已经变得非常严重。他不能清楚地讲话,而且面部僵硬。原来,他脑袋里有一根血管爆裂,他中风了。

威尔逊只好返回华盛顿,他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很快就丧失了行动能力。从那时起直到卸任总统之职,威尔逊一直重病缠身。他继续坚守着建立国联的梦,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垮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