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学者:国家主权--经济全球化的软肋


哈佛学者认为,由民族国家衍生出的主权概念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软肋,并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中尤为突出。全球管理机制需要同主权国家进行适当整合,全球化进程才能真正推进。

这是哈佛大学肯尼亚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罗德里克(Dani Rodrik)的新书《全球化谬论:世界经济的民主与未来》(The Globalization Paradox:Democracy and the Future of World Economy)中得出的结论。

罗德里克解释说,经济全球化大潮迅速发展,但经济与金融管理依然呈现强烈的区域性和国家主权色彩,与一体化进程很不协调,因为市场经济的性质是超越主权的。

他说:“如今的世界金融市场越来越全球化,但管理政策安排与稳定性的政策安排依然是各个民族国家(Nation State)自己制订。我们依然没有全球化的管理机构、全球化应急借贷机构和全球化的社会安全网络。”

*主权制约*

这就是世界经济的发展现状。总体而言,全球化市场运作依然受到主权国家的管理制约,国际管理机制的发展也受到限制,而且远未成熟,无法取代国家和区域的政策管理职能。新书因此得出结论:“政府的国家范畴与市场全球化性质之间的不平衡形成了全球化进程的软肋。”

罗德里克特别指出,这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中特别明显。中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等新兴国家虽然在很多方面存在分歧,有时甚至是严重的政治分歧,但在突出国家主权方面却是相当一致,而且突出强调。

他说:“共同的方面是,所有这些新崛起的国家总是极力强调国家主权的价值。这些新兴国家都会在世界经济中突出民族国家的必要性,不会像以前那样情愿向跨国管理机构或者全球化管理机构来移交主权。”

*重商政策*

这个软肋就让经济全球化进程在市场化经营与国家管理的矛盾中生存,宏观经济发展也因此越来越不平衡。

最典型的就是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利用汇率作为贸易武器,为本国出口创造有利条件,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却因此而受到了损害。国际社会目前缺乏有效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说明国际管理机制发展到今天依然相对脆弱,这也是主权制约的副产品。罗德里克将中国的汇率管理手段称为“重商政策”(Mercantilist Policy)。

他说:“所谓中国的重商政策是指利用汇率等政策制造巨额贸易顺差。这让世界其他经济受到了损害,美国等国家的失业状况因此更加严重,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也受到了影响,原因就是汇率政策与经济发展之间有联系。”

这说明全球管理机制需要同主权国家适当整合,全球化进程才能真正推进。罗德里克承认,人民币快速升值可能会导致中国的失业率升高。他呼吁国际社会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同时,能够在相关产业政策方面有所松动,让汇率升值得到政策补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