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副总统拜登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的讲话


白宫

副总统办公室

即时发布

2011年5月9日

副总统拜登在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的讲话

(Remarks by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To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U.S.-China Strategic & Economic Dialogue)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Washington, D.C.)

国内资源部(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东部夏令时上午9:50

副总统:早上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大家。我荣幸地欢迎两位好朋友再次来到华盛顿,参加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第三次会议。

请允许我首先向两位共同主席致意。王副总理和戴国务委员,欢迎你们再次到来。在你们随同胡主席访美期间,我曾有机会与你们见面,虽然与你们见面的时间不如我的一些同事长,但那次访问非常成功,我们也有机会在一起一段时间。

美方的两位共同主席是我们的最佳组合,我们的超级明星:克林顿国务卿(Secretary Clinton)和盖特纳部长(Secretary Geithner)代表着美国最精英人士,因此,我们预期将会取得重大成果。我们预期你们四位将会取得重大成果。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每个人在今后的日子里都肩负着一系列重要任务,目的都是要继续引导我们的关系在已有进展之上更上一层楼。

我还要向骆家辉部长(Secretary Gary Locke)致意,他是总统选择的新一任美国驻华大使。家辉作为内阁成员业绩卓著,在此前担任华盛顿州州长期间亦表现出色。我知道,一旦参议院确认家辉的 任命,而且我估计这会很快,他将在北京作出卓越的工作成绩。(掌声)他就在这里。

我不想介绍坐在你们身旁的贸易代表,因为我对他说过,他若能促成同韩国的协定,我就提名他获诺贝尔和平奖。(笑声)他做到了,所以我也得这么做。(笑声)

话说回来。我年轻时第一次访问中国——先生们,我不情愿承认这点——是在1979年4月,是同邓小平会晤。我当时荣幸地与一些老一辈参议员同行, 我想我现在也属他们之列了。我记得我们是关系正常化之后的第一个代表团,成员包括纽约州参议员雅各布·贾维茨(Jacob Javits)、弗兰克·丘奇(Frank Church)以及其他一些非常重要的议员。

在那次访问期间,我们会晤了时任副总理的邓小平,并目睹当时启动的种种变化正在开始促发中国引人注目的——绝对是引人注目的转型,即使在当时也已 经很清楚——巨变正在发生。当时还出现了一场辩论,在美国这里,坦率地说,在大部分西方世界,都出现了一场围绕着一个崛起的中国是否符合美国及整个世界的 利益的辩论。作为对外关系委员会(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的一名年轻成员,我当时写下、表述并且相信我现在所依然相信的:一个崛起的中国是一种积极的、积极的进展,不仅对中国而言,而且对美 国和全世界也是如此。

奥巴马总统和我在2009年就职时就理解——极为清楚地理解,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将是一个关键重点。奥巴马总统和我当时就下了决心,决心让这个关系 走上一条稳定的轨道,能够几十年保持下去。作为当今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我们两国由与日俱增的商务和投资纽带连结在一起。在美国,我们总是谈论进口; 但去年,我们美国向中国出口了价值1100亿美元的商品与服务。

但是,连接我们的远远不只是商务纽带,过去30年中,我们两国人民经由教育、工作与旅游等方面的接触已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去年,有13万中国人在美国学习,他们很优秀,我们将设法留住他们一些人。我只是开玩笑。我只是开玩笑。(笑声)。但他们真的很优秀(笑声)。

我们无法称我们也有同样数目的美国人在中国学习,但是,“10万留学生计划”(100,000 Strong Initiative)将大幅度增加在中国生活和学习的美国年轻人的人数。事实上,我的侄女——请原谅这里使用一次我们在参议院常说的议员话语特权——她 在不太久以前从哈佛大学毕业,现在在盖特纳部长手下工作。她就做了我们期望另外10万人去做的事:学习中文,并到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她现在投身的工作就 是让我们两国关系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我们也因为我们共同承担的全球性责任而连接在一起。我们都是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的常任理事国。我们也都是太平洋强国。就世界所面临的许多紧迫挑战来说,如果美国和中国不坐到桌前,就比我们坐到桌前时达成解决方案的可 能性要低,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如何把握这种关系,将对21世纪的世界走向具有重大影响。

我们的承诺始于两国政府最高层,在两年半时间里,我们两国首脑有过9次直接会面。9次。正如我刚提到的,胡主席就在1月时还来过这里,对美国进行 了一次公认的极为成功的国事访问。我将于今年夏季受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邀请再次访问中国,我也期待着接待习副主席在今年晚些时候来美国进行回访。

如大家所知,即使有这些频繁的访问和峰会,光靠它们本身并不足以建立和保持贯穿于我们整个政府、涵盖所有机构的的良好关系。而这就是今天我们坐在 这里的原因。它所关系的不单单是军方对军方或经济类的问题,我们希望建设一个涵盖我们两国政府方方面面的关系。这也就是我们请你们大家来到这里进行对话的 原因。

当奥巴马总统于2009年启动首次战略与经济对话时,他向我们所有人提出了一个挑战,要我们齐心协力来应对我们时代的一些具有决定意义的问题。有 人或许会说,由中国和美国一起来决定如何解决世界上的决定性问题未免有些自负,但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两国如何合作,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如何应对世界 在21世纪初所面临的挑战。

这是我们建立伙伴合作关系的核心所在。我们希望相互合作,促进双方的共同利益,不仅推动强劲、可持续及平衡的经济增长,而且促进自由和公平的贸易。我们希望通过合作促进我们实现未来繁荣的共同利益,获得洁净、稳定及能应对气候变化的能源供应。

我们希望通过相互合作,促进我们为应对一系列紧迫的全球和地区安全挑战拥有的共同利益。其中包括继续努力防止核武器扩散,特别是遏制这类武器和技术从伊朗和北韩向外扩散。

两年前,总统发出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强合作的挑战,如今我们进展如何? 通过这一对话以及我们两国政府及两国人民的不懈努力,我认为,历史会表明我们已取得进展。

然而,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进行对话的原因。我们与我们的20国集团合作伙伴一起,努力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我们认识到,美中关系为全球经济带来益处,不仅有益于我们两国,而且有益于全球。

去年,我们的对华贸易支持了美国国内50多万份工作机会。在胡主席来访期间,我们取得了明显的进展,特别是在创新、知识产权和出口领域。我们在所有这些领域正继续取得进展。

今后两天,我们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励,确保我们积极履行承诺,使我们能够继续往前推进。

你们可能已经注意到,美国国内正在就如何最有利地保障美国未来长期的财政稳定进行辩论。我们知道,要解决我们的经济难题,首先需要从国内开始。我 们美国必须恢复金融稳定。我们还必须为赢得未来进行必要的投资。我们必须承诺坚持我们的信念及总统的信念:教育、创新及基础设施是我国经济未来的支柱。

我知道,在目前的世界局势下,你们也在调整你们的经济。我知道,你们中国在努力重新平衡你们的经济,使增长更具有可持续性,更多地依赖国内需求。这都并非易事。以我个人之见,成功地调整增长的方向,不仅对中国有利,也对美国乃至全世界有利。

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生产国和能源消费国,我们在这方面面临着共同的挑战。这不仅带来了难题,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机会——共同寻找洁净能源解 决方案的机会。朱棣文部长常说,我也喜欢这句话:“科学不是零和游戏”。科学并非零和游戏。我们在该领域已开始建立的非凡合作已经为此给予最好的说明。我 可以举一个例子说明这一点。

我们的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Clean Energy Research Center)正在提供资金,针对节能、洁净煤——这方面我们两国都需要处理——以及清洁车辆开辟新的途径。我们需要在这一领域建立并扩大我们的努力。我 知道,在今后两天内你们会在这方面举行大量讨论,在我看,这似乎是一个有可能取得很大进展的领域。

在应对全球安全挑战方面,我们也取得了进展。今年1月,胡主席与我们一同参加核安全峰会(Nuclear Security Summit),我们签署了为建立促进中国核安保示范研究中心的谅解备忘录。我们在遏制核武器从伊朗和北韩扩散方面进行了合作,其中包括防止把敏感技术出 口到这两个国家。

战略对话对我们两国都十分重要。只要看一下今后两天你们的工作议程。这是一个很满的议程。只需略微列出几项今后两天议程中所要讨论的题目,就能说 明我们两国关系的极其广泛程度: 气候变化 ;清洁能源 ;军方与军方之间的行动——我们两国的军事关系 ;以及诸如苏丹和阿富汗等地区性问题。

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在部分程度上,是为了加强沟通与理解——我们相信,而且我相信你们相信,这将会建立信任和信心。我们彼此一定要以诚相 待。我们不会在所有问题上达成一致 ;我们显然会发现我们仍然还有分歧的领域。但我们在致力于促进各自国家利益的同时,必须在我们共同寻求的问题上取得进展,找到共同点;而且我可以说,在彼 此国家利益的很多方面,我们会发现共同点。但只有通过探讨范围广泛的议题,包括敏感议题在内,我们才能帮助减少误解和误判的风险。

我父亲过去常说,唯一比意料中更糟糕的分歧,是意外的分歧。这就是我们在对话时彼此坦诚相见为什么极其至关重要的原因。我们应该实事求是;我们不 会所有时候都能合作。在某些领域,我们有强烈的分歧。在另一些领域,我们存在激烈的竞争。而在此外的一些领域,我们会有积极的合作。

但我认为:总的说来,我们一致的地方比不一致的地方要多得多,奥巴马总统也持同样看法。良性竞争,在我们看来,对我们两国都有利。竞争不是坏事。良性竞争是好事。

这就是我多年来之所以持这一观点并将继续持这样一个观点的原因,即:中国的崛起是一个积极的发展。你们可以料到,我对美国人民的能力怀有绝对信 心。而通过与有同样能力的人民进行真正的竞争,这些能力会得到提高。我欢迎这种良性与公平的竞争,因为我认为,我们将看到这种竞争会激励我们两国人民去创 新,并且两国人民都将从中受益。

就像我前面谈到的,我们彼此开诚布公很重要。我们有一个存在强烈分歧的领域。我知道也理解,这个分歧,当我们表达出来时,会引起不快或刺激——我不知道这词翻译成中文是什么意思——但它让我们在中国的一些朋友担忧。我们在人权领域存在强烈分歧。

我们提出了我们对中国最近发生的镇压的关注,包括记者、律师、博客作者和艺术家被攻击、逮捕或者失踪。如前所述,任何真正的关系都不可能建立在虚 假的基础上。当我们发生分歧时,需要言明。我们将会继续表达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就像我们两个星期前在北京举行人权对话(Human Rights Dialogue)时一样。

我说过,我知道中国有些人将我们倡导人权视为一种干涉,还有天知道什么其他说法。但是奥巴马总统和我坚决相信,国务卿也同样相信,保护那些包含在中国作出的国际承诺以及中国自身宪法中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是促进任何一个社会的长期稳定和繁荣的最佳途径。

自从1979年我年轻时第一次去访问以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变化确实十分惊人。我不知世界历史的任何时期是否出现过这种情况——如此巨大,如此迅 速。中国人民以自己极大的才能,中国人民及其领导人通过令人不可思议的勤奋努力和锲而不舍精神,名副其实地让千百万人摆脱了贫困,建立起一个如今帮助带动 世界繁荣的经济。这非常了不起。

在这同一时期内,美中两国关系也出现了惊人的转化——同样是由于过去30年来在我们两个国家当政的令人尊敬的政治领导人的才华和辛勤努力。

我们两国的纽带是通过自关系正常化之日起的密切交往而形成——像现在这样的种种活动。我们为建立积极、合作和全面的关系作出了大量努力。我绝对相信,我们可以为我们自己以及美国和中国的子孙后代做得更多。

如我所说,恕我冒昧这样说,当那种情况出现并且继续出现时,全世界都将受益。因此,现在应该开始行动。

再次向各位表示欢迎;欢迎你们代表团。感谢让我荣幸地向各位发表讲话。多谢大家。(掌声)

(结束)东部夏令时间上午 10:07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