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秦永敏:海外人士应向国内同志“伸出援手”


武汉民主人士秦永敏去年获释后回到家中

武汉民主人士秦永敏去年获释后回到家中

中国一名坐牢多年的异议人士发出呼吁,希望海外同仁能伸出手来,帮助留在中国继续奋斗、但急需支持的具有相同理念的人。

这一呼吁是武汉的资深民运人士秦永敏发出的。他向海外的徐文立、王军涛、王有才等六位“中国民主党主席”发出呼吁,希望他们或海外的组织,能慷慨解囊,为坐牢十年刑满出狱的湖南民主党人李旺阳捐款,以解决他生计问题的燃眉之急。

*民运人士境况堪忧*

1989年六四运动后先后两次被捕入狱的湖南异议人士李旺阳5月初结束了10年监禁,被送回老家邵阳。李旺阳在“六四”期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3年。2000年刑满释放后,因要求索赔绝食抗争又被判刑10年。

据报导,李旺阳在狱中遭到了酷刑和精神折磨。和他认识30多年,从79年开始一起办报从事民主活动的尹正安说,出狱后的李旺阳双眼失明、除左耳能听到一点声音外可以说几乎失聪。他说:“跟他交流很费劲,很难沟通,他很难听懂你的意思,你讲的内容。 就是觉得他身体可能还有各方面的多种疾病。”

尹正安对美国之音说,李旺阳和他妹妹、妹夫住在一起。妹妹的房子前些年被强拆了,三个人现在挤在妹夫赵宝珠母亲的房子里。房子很小,年头又老,环境很不好。尹正安说,李旺阳现在生活无法自理,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他的妹妹因为他的事也坐过牢,现在和妹夫两个人都没有单位,只能打点工勉强维持生计。

尹正安说,周围的朋友在经济上能帮忙的也会帮忙,但是这些人多是和他一起搞民运的,生活状况都不太好。尹正安说,他本人坐过三次牢,失去工作已经快30年了。

*秦永敏: 海外人士应体现同仁之情*

李旺阳的境遇引起了中国很多民主人士的关注,中国知名的民主人权人士、1998年参与创办中国民主党的秦永敏日前写信向海外的六位中国民主党人发出呼吁,要他们“体现一点同人之情,给某些特别困难的朋友一点帮助”。

秦永敏在这封呼吁书中说,“无论大家分歧多大,都在一般朋友拥戴下戴着CDP‘中国民主党’主席的头衔......你们之所以能在国际社会叱咤风云,声名显赫,只是因为国内同仁在前赴后继,无论遭受多少打压、迫害,无论怎么一再坐牢,都顽强坚持,决不屈服......”

秦永敏写道,“你们是否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如果没有这些人的无畏牺牲,拼死抗争,并为之展示了无限光明的前景,你们在国外争抢这面旗帜还有意义吗?”

*王军:捐款是支持民主事业的最好方法*

纽约的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王军首先在网上回复了秦永敏的呼吁信,表示将尽快寄款给李旺阳。王军说,听到李旺阳的消息,他“心里非常酸,眼泪快要出来了”。他说,李旺阳是“无名英雄”,如果中国多一点他这样的人,状况会有所改变。

王军说:“当时马上就回信给秦永敏先生,表示我们会按照以前倡导的‘捐款献爱心就是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好方法’去进行,一定会给他捐款,帮助他度过生活难关。”

王军说,从2003年来,他的组织已经通过“发动党员、发动爱心人士”以及包括自己的个人财产筹措了十几万美金帮助国内受难的民主人士和家属。

徐文立(资料照片)

徐文立(资料照片)

*徐文立:在外是“打工仔” 度日艰难*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布朗大学访问学者徐文立也在网上留言说,我们也是“打工仔,我们不欠谁的,我们在外面也是艰难度日,永敏也没有必要嘴那么损! 也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但他同时表示会在5月16日寄去1000美元。

徐文立等人的留言在网上引起了不少争论,有人说,他们“一毛不拔,让国内的兄弟们寒心”。

*王军涛:在海外搞民运“忍辱负重”难以筹钱*

去年在纽约当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的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说,秦永敏刚出狱时,他们曾经通过信。他说,秦先生和国内的一些朋友确实对国外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会有一些误会。

王军涛说,美国的这些民运人士首先要生存,养家糊口,然后才能谈到推广发展民主事业。这其中的确有一些实际的困难,可能是秦永敏和国内的一些人所不了解的。他说:“秦永敏先生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可能有两点误区,第一个误区是他以为海外的钱很多,一年能拿出几十万美元,这你知道是不可能的。”

王军涛说,其实现在在海外搞民运是件“忍辱负重的事”。他说,现在国外对中国民运的负面评价很多,不像89年民运刚结束那时很多组织和个人纷纷捐款,评价也很高。他说,现在没有多少人愿意捐款,即使有基金会愿意拿出钱来,他们也希望看到展开非常实际的工作,而不关注人道主义救助这方面。

*王军涛:海外人士义务服务 资金有限*

王军涛说,秦永敏等人的第二个误区是他们可能不知道,他所在的民主党组织中大家都是义务服务。

王军涛(资料照片)

王军涛(资料照片)


他说:“我们这个组织中所有人都是义工,大家不但不拿一分钱,而且从事活动时,开销都由个人负责,像来回的差旅费、饭费、出席一些活动时所要交的费用。 ”

王军涛说,此外,从民主党壮大发展的角度来说也需要资金,比如他们每周纽约时代广场搞活动要花钱,购买办公设备、租办公室等等都要花钱。

不过王军涛说,像李旺阳这种特别困难的情况他们肯定还是会帮助,一定会捐款。

*王军涛:和国内民运人士“相濡以沫”情感犹在*

因为“六四”,王军涛从17岁开始坐牢。他说,这些年来搞民运,他知道国内很多民运人士状况很不好,也让他觉得欠下的良心债也很多。王军涛说,虽然身在国外,但他依然觉得和国内的民主人士们有一种“相濡以沫、休戚与共”的情感。他说,这种情感是中国民主事业一份最宝贵的财产。

*王军涛:收起心底的痛 咬牙往前走*

王军涛毕业于北京大学。2006年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这些年来他在名校中打转,周围也有不少权贵人士。中共第五代接班人李克强和他就同为北大校友。

王军涛说,有时他想,如果真能拉拢这些人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那么帮助秦永敏、李旺阳这些人就是“小菜一碟”了。他说,可是那些越有地位,越有资产的人不管在内心中多欣赏你,感情多深,但为了个人的事业,也要和你拉开距离。

王军涛说,这些都是他们很少向人表露的深藏在心底的痛。他对美国之音说,有时他想,只有把那种制度结束,他们才能回过头来说自己现在承担了多少东西,否则就算祥林嫂一样,即使说了也没有人愿意听,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