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打扮历史很棘手


全世界没有哪个民族拥有中国人那样的连续不断的完整的历史纪录。然而,关于历史,以及当权者对历史的篡改,现代中国人也有一种愤世嫉俗、流传甚广的说法,这就是“历史是一个可以任意打扮的女孩子。”

但是,从中国传来的最新消息显示,这个女孩子打扮起来也非常难,显然让当局感觉棘手。

5月31日(星期二),中国国家档案局首次邀请国内外70多名记者参观。

路透社记者本.布兰查德5月31日星期二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中国星期二让外界看到了一点保密的国家档案,但依然捂盖着中国历史的一些最痛苦的部分,如文化大革命以及天安门镇压,以便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和名誉。’”

“在谈到1989年对(天安门民主运动的)镇压的档案的时候,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说,那些档案的开放还处于‘等待期。’北京一度把那场运动称作‘反革命’阴谋,但近些年来则称之为‘政治风波。”

法新社记者罗贝尔.塞热同一天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受难者家属星期二表示,中国警方首次提出为那些死于1989年天安门...镇压的人进行补偿。天安门母亲组织表示,警方从今年2月以来两次会晤一个受难者亲属。这可能是一个迹象,显示中共政府在改变对残暴的6.4镇压的看法。”

英国《卫报》星期二发表记者乔纳森.瓦茨的报导说,“在致命的6.4镇压22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前夕,天安门母亲组织发表声明说,公安部门的人先前私下与她们的一个成员进行交谈,商讨个人补偿事宜。但是,那位成员回绝了公安部门的提议,...因为那一提议是秘密的,根本没有提及对当时的事件进行调查,作出道歉或公布事实真相。”

要想得到当时的历史纪录,从而了解完整的事实真相,天安门母亲们显然还需要等待很长时间。

美国之音记者张楠从星期二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对于那个时期的档案,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表示,正在整理当中,还没到开放期限。他星期二对到访的外国记者说:‘等到我们国家规定的开放期限,是至少三十年。三十年以后,如果档案馆认为不宜开放,还可以延期开放。’”

假如历史是一个女孩子,要把这个女孩子打扮到可以见人的程度显然非常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