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来自台湾,郭台生为北京刺探军情被判刑


美籍华人郭台生(右)与退役美国空军中校方德仁

美籍华人郭台生(右)与退役美国空军中校方德仁

美联社本月发表系列报导,谈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及其影响,在这个系列报导的第二部分,主要谈来自台湾的美籍华人郭台生是如何为北京从事间谍活动的案件。

*郭台生其人*

郭台生(Tai Shen Kuo),60岁,是来自台湾的华人,被捕前是路易斯安纳州新奥尔良市的家具商人。两年前,他在华盛顿郊外的维吉尼亚州亚历山大镇联邦法庭被判刑15年8个月(188个月),罪名是为外国搜集和输送美国机密情报。

*美联社为何“炒冷饭”*

此案已宣判将近3年了,为何美联社“炒冷饭”再提此事详细报导郭台生案呢?美联社为此系列报导配发了编者按说,中国已经日益强大,成为最积极在美国刺探谋取情报的国家。

就在今年年初,不到两个星期内,亚历山大的联邦法庭就判了三个相关的为中国充当间谍案,包括夏威夷的格瓦迪亚(Noshir Gowadia)案。格瓦迪亚,因为向中国军方提供导弹隐形技术,今年1月下旬,法官将其判刑32年。

还包括吴振洲(Alex Wu Zhenzhou)案。吴振洲,46岁,哈佛硕士,96年在波士顿和深圳开办公司,08年12月在美国被捕,今年1月,美国联邦法庭以非法向中国出口军事器材罪判处8年(97个月)徒刑,目前在罗德岛联邦监狱服刑。

*昔日间谍,今天良师*

美联社说,现年60岁的郭台生,目前正在亚历桑纳州沙漠中的联邦监狱服刑,在监狱厨房帮助做饭,教犯人学习中文和打网球,不断认识“新的朋友。”“被判刑的间谍,如今成了良师益友。”

这两者之间的转换,对于起诉他的联邦检察官来说,对于他的亲朋好友来说,是非常自然的。报导说,郭台生能做到这点,应该说一点都不奇怪,他的朋友同事都认为,他有这样的本事,常常能接触到高层重要人士。他的律师卡切雷斯(Plato Cacheris)也说,郭台生不是一般人,他的确能力超群。

*郭台生:抗日名将女婿*

郭台生不是职业间谍,他教过网球,也开过餐馆,被捕前曾和妻子、女儿在新奥尔良小镇上过着宁静安逸的生活。星岛日报曾报导,郭台生是抗日名将薛岳的女婿,家中有10个兄弟姐妹。

*郭台生移民美国,普建关系网*

郭台生在台湾和美国还有中国大陆建立起他的关系网。郭台生年轻时在台湾刚步入社会就学会并且逐渐精于此道。当时,他二十多岁,在美国在台协会教网球,利用这个关系和机会,他1973年靠一份网球奖学金,来到了新奥尔良70英里开外的一所大学(Nicholls State University in Thibodaux)留学。

他在路易斯安纳扎下根来。

*扎根美国,放眼世界,钱进中国*

在以后的岁月里,他大学毕了业,拿到了商业管理和会计方面的学位,和台湾的恋人结了婚,入籍成为美国公民,在新奥尔良郊外休玛镇(Houma)定居下来。

他曾开了个网球俱乐部,教过中国烹饪课程,后来,在新奥尔良一带开起了他的高档中国餐馆 “台先生餐馆” (Mr. Tai's )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需要引进更多的外资。郭台生就成立了公司,开始往中国推销美国技术和产品。他和某州议员合作,推销当地棉花,并帮助当地石油公司和中国方面一道,开发南中国海的石油。

*郭台生口头禅:我到中国找你*

路易斯安纳州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前负责人克雷斯(David Crais)对郭台生赞不绝口:“他是一个非常棒的中间商。”郭台生1992年曾在这个单位服务。克雷斯说,郭台生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编织了相当广泛的关系网。郭台生经常对潜在的中国客户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我到中国找你。

克雷斯说:“郭台生常常说:‘中国看起来有十几亿人口,但实际上只有一个很小的圈子来管理整个国家。如果你能建立并利用这个权力关系网,你经商赚钱就会事半功倍。’”

*想赚钱?中国情报部门向你招手*

在郭台生的权力关系网中,有个关键人物,他的名字叫林洪(音译),郭台生是在1988年左右结识他的。

林洪是一个朋友介绍两人认识的。这个朋友对郭台生说,林洪这个人很有用,很值得交往。林洪能帮助美国商人到中国投资。

美国法庭文件说,林洪对外职务是广东对外友协干部。美联社说,中国的各级“对外友协”公开工作内容是广结各国朋友,但实际上,他们也负责搜集“情报”。

有人给广东对外友协打电话询问,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刻回答问题,说明这个单位到底有没有个干部叫林洪。

但是,自从认识这个林洪后,郭台生就往中国跑得更勤了,他经常到广东去找这个林洪。郭台生后来在法庭上说,林洪总是对很多事情非常感兴趣,比如美中关系,美国和台湾的关系,等等。

郭台生认为林先生是朋友,但是,美国调查人员说,这个林洪实际上是郭台生的“上线”,具体负责郭台生的间谍行动,指挥他如何同美国政府的关键人物打交道,获取相关情报。

林洪知道郭台生认识很多美国政府官员和政界人士,就开始要求郭台生,是否能让一些官员和政界人士写点东西,主要谈他们如何看待美中关系的。

*郭台生瞄上方德仁*

郭台生就开始到处物色人选。最开始找到了一个退役美国空军中校方德仁(Jim Fondren)。方德仁也是Houma小镇的居民,在当地俱乐部结识了郭台生。而方德仁的专长就是亚洲问题。他曾在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工作,帮助制定美国战略规划。

1997年,郭台生开始接触并询问方德仁,是否可以给林洪写点东西。郭台生按照林洪教他的话说:林洪是香港某学术研究机构研究员。

方德仁写了一些文章,得到了几百块甚至1千5百美元的报酬。另外,方德仁也应邀到中国旅游一圈,郭台生、林洪以及林洪的上司陪同他打了高尔夫球,坐了江上的游船。

*郭台生:都是让贪婪给烧的*

至于郭台生,他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希望林洪能帮助自己拿下一个项目。郭台生后来提到他的作案动机时说:“当时想得很简单,就是想赚钱,都是钱给烧的。”

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林洪有了对郭台生更大的控制权和发言权。

美联社报导说,2002年左右,有几个大陆工程师,到郭台生在台湾的公司工作,开发某个项目。结果,这些人回到大陆后被当成间谍而抓了起来。郭台生就赶紧跑去找林洪帮助“捞人”。

*投桃报李,对等交易*

林洪帮助郭台生捞了人,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郭台生后来说,这下,林洪对他催得更紧了。“他让我更加频繁地跑华盛顿”,而且希望郭台生能给他搞到“非常敏感”东西。

林洪给郭台生施加了更大的压力,郭台生就照猫画虎给方德仁增加压力。方德仁在2001年又回到了美国政府工作,当时他的职务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驻国防部联络处的副处长。担任这个职务的人必须经过特别严格的安全背景调查。

*空军中校方德仁被拉下水*

方德仁继续给郭台生“写材料”,内容包括:美国国防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会谈纪要; 美国和中国海军联合演习;而且一份材料曾引用了美国“机密”情报内容。

方德仁还给郭台生提供了一份材料,内容是美国就中国人民解放军情况所撰写的一份年度国防报告的草稿。

郭台生为了说服方德仁不断给其提供情报,就按照林洪的指示,对方德仁说,他写的材料,现在已经转到了台湾政府官员手中,而不是到了林洪那里。

*郭台生钓住大鱼----机要部门高官被拉下水*

郭台生用这种手法,又钓住了美国政府方面的“一条大鱼”-----美国国防部官员博格森(Gregg Bergersen) 博格森是美国国防安全合作署武器系统分析师。而国防安全合作署主要负责美国对外军售业务。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曾报导这个案子,当时曾播放了一段FBI得到的录像,上面是郭台生和博格森坐在一辆租来的汽车里,郭台生坐在驾驶座旁边乘客座位上,掏出一大叠钞票,塞进了坐在驾驶座位上的博格森的衬衣口袋里。CBS 播放这段录像后,曾引起很大的轰动。

FBI还把两人这段谈话给录音下来。这段谈话显示,博格森说,其他的一些情报和资料,因为都是机密情报,我交给你,是非常非常地有所保留的。但我现在可以让你看这些情报,你可以记些笔记......但是,这些笔记一旦落入坏人之手,当然我希望不会是这样,但一旦落入什么人手中,我肯定会玩儿完,会被抓进牢房,因为所有的规章制度,我都违反了。”

这段对话发生在2007年的7月14日,地点在华盛顿郊外维吉尼亚州某餐馆停车场。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博格森给了郭台生一叠厚厚的资料,而 郭台生用了一个小时来摘录。这些资料详细说明了美国对台军售的五年计划中所涉及到的武器数量、价格以及武器名称等等。

博格森所涉及的这个项目英文简称为C4ISR,是高级军事指控控制和通讯系统。早在2004年,郭台生就和台湾有关方面打交道,也是有关这个C4ISR项目的,郭台生也想从中分一杯羹。所以,他特别对博格森这个项目感兴趣,而博格森也特别想把这个项目弄到台湾去,因此,二人一拍即合,认识并接上头以后,两人开始下饭馆,边吃边谈。

两人谈到了博格森从政府部门退休后,何去何从问题,郭台生答应让博格森到自己的公司来干,工资起码是六位数。两人还到拉斯维加斯旅游,郭台生掏钱,给博格森提供赌博筹码和演出戏票。

当然,博格森也是投桃报李,有来有往。他给郭台生提供了有关C4ISR的机密情报,还提供了其他相关的美国国防技术和通讯系统的情报,郭台生转手马上给了林洪。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得到了博格森的情报,郭台生开始利用加码软件,让属下员工康玉新用电子邮件,把相关情报给中国的“关系户”发过去。

*郭台生“下属”康玉新*

说到康玉新,有必要多说几句。她19岁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一直在郭台生照顾下生活,后来,她进了郭台生公司工作,郭台生对其照顾得无微不至。2008年7月,33岁的康玉新也被联邦法庭判处1年半徒刑。

美国联邦法庭认定康玉新帮助郭台生把美国机密军事情报给了中国。美联社报导说,康玉新是郭台生的雇员,也是他的情妇。法庭给康玉新安排的辩护律师说,康玉新19岁来到美国,一直得到郭台生的照顾,无论从经济上,还是感情上。因为输送了博格森提供的情报,郭台生从北京得到了5万美元的报酬,这笔钱,大部分都给了康玉新。

康玉新案的主审法官是布伦克玛(Leonie Brinkema),他宣布康玉新的刑期为一年半。他说,郭台生是罪魁祸首,而康玉新只是受其操纵的小人物。

至于郭台生,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出事,所以把林洪的告诫忘在了脑后。林洪告诫他,千万小心谨慎,打电话不要用家里的,要买电话卡,用公用电话。林洪还吩咐他要勤换电子邮件地址,尽量使用机场或其他公共场合的电脑来上网传送邮件。

*FBI发现林洪,顺藤摸瓜找到郭台生*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联邦调查局在侦办洛杉矶麦大志案时,偶然发现林洪的名字,调查人员顺藤摸瓜,查到了郭台生。FBI 开始监听监视郭台生,方德仁以及博格森的一举一动。

2008年2月11日,也就是郭台生认识林洪二十年之后,郭台生在美国被捕,罪名是从事间谍活动。

*郭台生检举方德仁,方德仁揭发郭台生*

郭台生很快就认罪,开始和政府配合,检举交代揭发了方德仁,当然,方德仁也不示弱,他在法庭上说:“我一点都没有想到,我的一位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为成功的美国故事主人公,其实是个比贼还坏的家伙,他是美国叛徒,美国政府抓他,我第一个举手赞同。”

2010年,方德仁也被判处了3年徒刑,目前在宾夕法尼亚州联邦监狱服刑。美联社给他发文要求采访,但没有得到回应。

至于博格森,他是和博格森在同一天被捕的,他也向法庭认罪,被判处了将近5年的徒刑。但是,到今年六月底,他将获得保释,软禁在家。

至于郭台生,他最开始被判处了15年8个月的徒刑,但后来得以减刑为5年徒刑。到今年底,他就可以出狱到一个半监狱半家庭的感化机构,服完剩下的刑期。

*林洪何许人也?*

郭台生的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但是,广州对外友协的林洪又是谁呢?在美国的媒体中,不少都报导了郭台生的案子,但很少媒体详细介绍林洪和其他中国方面的“联络人”。

设在美国的中文“大纪元”新闻网站(2009年10月11日)曾报导说,
“报导说,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涉及美国近来两起重大的间谍案。其一是将美国海军敏感科技交给中国而被判处24年重刑的麦大智案。法院的文件证实,麦大智案与中共军方创办的中山大学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蒲培良(Pu Pei-liang,音译)有关,蒲培良从间谍手中取得国防机密。 ”

另外,机构设在洛杉矶的美籍华裔经济政治活动人士草庵居士,曾撰写长篇文章,详谈郭台生案。

*林洪,蒲培良,李光,干部?学者?*

草庵居士(2010年6月25日)在美国世界日报民意论坛中说,200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侦察美国加州麦大智案时,发现广州解放军总参情报二部的官员蒲培良和郭台生有联系。FBI进一步调查,发现蒲培良也在郭台生的通讯好友名单上。草庵居士的文章里没有提到林洪。

美国华盛顿时报(2010年6月25日)发表记者戈茨的报导说,麦大志在中国的主要联络人之一就是蒲培良,而蒲培良是中国军方情报人员,对外身份是广州中山大学亚太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官员认为这个研究机构和中国军方有关。

报导说,另外一个就是林洪,也被怀疑是中国军方情报人员。林洪1999年在广州会见了来访的郭台生和方德仁。报导说,林洪也和博格森有关。还有一位叫李光(音译)的也同郭台生、方德仁和博格森这三人有联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