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大肠杆菌:好菌变坏


一名大肠杆菌患者正在德国汉堡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一名大肠杆菌患者正在德国汉堡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一种具高度毒性的大肠杆菌造成重大疫情,陆续使欧洲民众染病,现在医学专家正在追踪源头。大肠杆菌在最近几年逐渐形成了公共卫生问题。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微生物学教授萨道斯基说,大肠杆菌通常不会引起麻烦。他说,“大肠杆菌是温血动物肠道中的正常居民。”

这意思是,你、我和我们的家畜,甚至野生动物的肠子中都有大肠杆菌。萨道斯基说,大肠杆菌会致病的种类很少。

他说,“大多数大肠杆菌实际上都被认为是无害的。而他们在你的肠子里执行多种生化过程,帮助你消化食物。”

明尼苏达大学食品安全教授迪兹说,直到最近之前,大多数大肠杆菌相对来说都是无害的。他说,1982年第一起致命的大肠杆菌病例出现在美国的汉堡肉。他说,在那之前,大肠杆菌甚至不被认为是种致病的细菌。

*不知新毒性从何而来*

迪兹说,还不清楚这种新的毒性是如何发展出来的。有可能是细菌发生了变化,或食物生产或分配方式的变化。

不管是哪种原因,大肠杆菌出现在包括苹果、莴苣、菠菜等越来越多的蔬菜水果中。

对于一种最初是在肉里发现的细菌,这距离农产品似乎是很遥远的。但迪兹说,这中间是有关联的。

他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农产品相关的疫情爆发,但最终的源头都是牛。”

他说,牛粪肥料如果没被妥善堆肥,就可能还带有动物肠子里活的细菌。或是肥料可能污染了灌溉水。或是肥料可能在一些摘取或挑选农产品的人的手上。还有在农场和手中叉子间食物可能被细菌感染的其他地方,像储藏、运输、预备等。

这是很难追踪疫情源头的原因之一。在欧洲,官员最初把矛头指向西班牙的黄瓜,但现在他们不能很确定。其他可疑的还有西红柿和莴苣。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的食物病源部门主任布莱登提到,问题是,那些都是很普遍的沙拉成分。

他说,“很难找到足够的人,他们在感染前只吃其中一种,和只吃一次。我们很常吃这些食物,很常一起吃。所以想把将一种食物和病源食物分开很难。”

西班牙说,它的黄瓜遭到了不实指控。农民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他们非常愤怒。

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在2008年也遭遇类似的处境。当时它将沙门氏菌疫情归咎于西红柿,但最后矛头指向青椒。布莱登说,当你有指向可疑食物的初步资料时,这会是个困难的决定。

他说,“而同时,人们染上了病,可能有很多人死亡。有时候能在迅速和正确中取得真正的平衡。但通常真的很难两者兼顾。”

他补充说,就算他们第一个的猜测被证实无误,他们也可能被批评没有作出反应。

欧洲目前的疫情还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在全都明朗化前可能还要一段时间。在此同时,忠告还是一样的:在如厕后和准备食物和吃饭前洗手。清洗接触生肉的台面和餐具。如果担心生菜的清洁,那就煮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