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龚小夏: 卡恩与欧洲社会主义


在纽约被控性侵犯的IMF的总裁多米尼克·施特劳斯—卡恩星期一在纽约的法庭上声称自己无罪。在他走进法庭的时候,纽约的旅馆工会用两辆大卡车运来了一批旅馆服务员,对他大叫“ Shame on you ”(不要脸)。工会趁机号召本市旅馆业中75% 的非工会会员加入工会组织,以保护劳动者的权益。

这对于历来以左翼社会主义者自诩的卡恩实在是莫大的讽刺。

卡恩所属的法国社会党,在十九世纪的时候曾经是第一国际最活跃的支部,后来又成为恩格斯领导下的第二国际的成员。在冷战时期,法国社会党与西欧大多数的社会主义政党一样,主张欧洲式的社会主义,也就是在政治上推崇议会道路而不是通过暴力夺取政权,在经济上主张国有化以及职工自治,由此而实现马克思主义所主张的生产资料公有化。

即便在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里面,法国社会党也属于左倾的一翼。这个党宣称是工人阶级的革命党,要与资本主义制度决裂。1971年就任法国社会党书记的弗朗索瓦·密特朗在五十年代末期就着手推动社会党与共产党之间的合作,以此来扩大左翼联盟的力量。1981年,密特朗成功地进入爱丽舍宫。在往后十四年的两届任期中,他逐步将社会党的政治主张变为具体政策,包括大力扩展国有化与社会福利制度,下放政府权力,实行自治管理。法国逐步成为世界上最有保障的福利国家之一。而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的力量逐步被社会党吞没,从1969年占投票选民人数超过20%跌至2007年的不到2% 。

卡恩的政治生涯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发展起来的。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卡恩就加入了法国的共产主义学生联盟。该联盟与法国共产党有着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后来他又参加了左派激进党的让—皮埃尔· 舍维纳芒组建的“社会主义教育研究中心”,在这个组织里认识了后来成为总理的若斯潘。这些关系,为卡恩后来的晋升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密特朗上台的第二年,卡恩被任命为国家计划委员会的成员。在随后的几年中,他先后担任了多个部的部长,包括重要的工业与外贸部、经济与财政部。在这个期间,国有化稳步发展,同时福利制度也在完善。虽然失业率基本保持在两位数,但失业者的生活有相当的保障,因此许多人也缺乏重新进入就业市场的动力。其副作用就是尽管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在很大程度上推行了计划经济,可企业的效率仍然不高。

法国人中流行的意识形态充满了矛盾。拿国家政策的来说,法国人在国内推动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在国际上口口声声支持第三世界国家争取独立与自由。然而,在欧洲各个前宗主国里面,法国人对前殖民地的控制与剥削又是最严重的。再比如能源与环境保护,法国人不断地谴责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工业污染和能源浪费,但是本国却高度依赖为环保主义者深恶痛绝的核能。法国人最提倡平等观念,可是这里的婚姻与相关的法律在欧洲各国中对妇女最不公平,这个国家中的政坛名人婚姻出轨甚至包养情妇的做法极少像在美国那样受到公众的普遍谴责。美国人对婚姻的严肃态度,是法国嘲笑的对象。

卡恩也许可以说是个典型的矛盾的法国人。这位坚定的社会主义者过着完全资产阶级化的奢侈的生活,并且丝毫不觉得任何惭愧。他结婚多次,目前的第三任妻子出身于一个著名古董商的家庭,继承了家族的大量财富。这对夫妻在华盛顿、巴黎、摩洛哥拥有豪宅,珠光宝气地出入于欧美的上层社会。卡恩在婚姻之外追逐异性已经有了不少前科。他刚上任才几个月,先是有位法国女记者控告他性侵犯,后来又被证实他与IMF下属中一位有夫之妇婚外恋,被IMF调查了一段时间。

当然,卡恩的所作所为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国家与民族。意识形态与个人行为脱节似乎是许多左翼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中间的通病。在西方如此,在东方也是如此。卡恩作为历史上的一个小注脚会很快被人忘记,但是对于权力高层者的虚伪,普通的人民却不能不永远心怀警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