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浙血铅中毒是否会演变成另一次毒奶事件?


一名妇女2009年5月8日在北京卫生部前举着因食用毒奶粉而死亡的孙女照片,要求当局伸张正义。(资料照片)

一名妇女2009年5月8日在北京卫生部前举着因食用毒奶粉而死亡的孙女照片,要求当局伸张正义。(资料照片)

浙江绍兴县杨汛桥镇近日发现部分锡箔作坊的工作人员及其子女血铅超标现象,其中血铅严重超标的儿童人数达到103人。观察人士表示,中毒事件受害者是否能够得到公正的对待,得看这个事件是否会发展成外界批评政府的靶子。

新华社12号报导说,自5月28号以来,杨汛桥镇陆续有锡箔加工作坊的从业人员及子女近千人,到医院进行血铅检测。截止到6月10号为止,被检测出血铅严重超标的成人有26人,14岁及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有103人,总人数为129人;而血铅中度超标的人数有494人。

*单纯追求经济指标导致中国各地屡屡中毒*

新华社的报导还说,杨汛桥镇的锡箔作业已有几百年历史了。近年来,为了降低成本、提高产量,一些作坊提高了锡箔中铅的含量,增大了从业人员及家人吸收铅的几率。

北京律师浦志强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在中国太常见了。他说,“因为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加上地方保护,以及老百姓和投资部门环境意识淡薄,这种单纯追求经济指标,单纯追求赚钱,导致环保审查不严,或者有意包庇,在生产过程中不符合规范,这种情况中国哪里都有。”

*中毒事件频发,环保部门难辞其咎*

中国国家环保部部长周生贤5月份在全国环境保护部际联席会议上说,重金属污染关乎人民特别是孩子们的健康,关乎社会的和谐和稳定问题,因此,环保部决定,重金属污染不管发生在哪里,将先实行“区域限批”,再调查研究。
北京律师浦志强

北京律师浦志强

北京律师浦志强表示,发生象杨汛桥镇的血铅中毒事件这种事情,地方的环保局和环保系统是难辞其咎的。他说,“一方面是(环保局和环保系统)的环保意识比较差,另一方面,在和发改委、财政、税收、投资管理和民营经济这样一些利益集团的博弈中,环保往往是被牺牲掉的一块资源。(那些单位)不应该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当成一种罚款和牟利的一种手段。”

*中毒事件是否会演变成毒奶事件*

新华社报导说,至6月9号下午,涉事的25家锡箔作坊已全部关停,绍兴县已经成立了应急指挥部来开展治疗等相关工作。北京律师浦志强表示,中毒事件的受害者是否能够得到赔偿和治疗要看事件发展的走向。他说,“因为这个事情已经出来,媒体也已经报导了,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大家的义愤,我想从维护社会稳定和安抚民心的角度, 赔偿和一定的治疗是有可能的。但是如果闹到非常大的程度,比如说象三聚氰胺事件的那种规模和影响力, 就有可能成为维稳的重点,在这种情况下究竟会怎么走向,恐怕就不太好把握。”

浦志强指出,中国目前正在经历的这种逼人权、逼工资、逼环保、高能耗的掠夺式的发展模式,正越来越受到质疑,越来越走向绝路。他表示,如果政府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能够提供更好的监控措施,在江浙一带这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还是有可能实现转型的。

最近,哈尔滨哈药集团制药总厂也被媒体曝光超标排放硫化氢和污水。11号,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厂长吴志军在北京就超标排放事件向全国公众致歉,并表示要进一步完善环保安全内控体系的建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