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达赖喇嘛:我退休了,中共也该退休了


达赖喇嘛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演讲

达赖喇嘛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演讲

达赖喇嘛在正式卸下政治领袖身份之后,第一次以宗教领袖身份与华人学者见面。他谈到自己的民主启蒙,在青年时便极力更改西藏的旧制度,以及对于未来的展望。

达赖喇嘛在“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座谈会上表示,汉藏民族有一千年以上的友好关系,但中共执政之后却变质了:“在共产党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之初,1954到1955年期间,特别是我到北京参访的时候,两个民族之间有着互相信任,以及志同道合的关系。”

达赖喇嘛说,当时他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国际主义等,还曾经有意加入共产党,而这些理论的确也对他有所帮助。很可惜的,之后中国境内汉人所获得有关西藏以及有关他的资讯,都是中国政府单方面提供的,使得汉人对他产生诸多误解。

*自由的中国人民解决中国问题*

达赖喇嘛相信中国人民拥有分辨是非善恶的智慧,所以中国当局应该放手,让新闻自由,让所有正面、负面资讯都自由流通,让中国人民自己决定。

他认为,当今的共产党已经变了,走得就是资本主义的道路。贫富差距,贪污腐败情况严重。而这些所有的困难,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中国人民的困难,只能由中国人民解决,无法由人民之外的办法解除。全世界属于全世界人民,同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应该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而不是属于任何一个领导人。”

达赖喇嘛问,中共成立之初,有许多劳动人民支持它,但如果现在举办自由选举,会是什么样的人支持共产党呢?
达赖喇嘛呼吁中共跟他一起退休

达赖喇嘛呼吁中共跟他一起退休

*早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却遭中共阻扰*

达赖喇嘛谈到他民主思想的启蒙。他说,佛教当中追求的”解脱”,在他心中种下了自由的理念。而成长过程中他看到西藏社会制度下的不公正,所以想要改革。达赖喇嘛说:“我在13、14岁的时候,就看到当时西藏社会,以及西藏政府的一些执政方式,我觉得是不公正的,特别是对一般的平民,他们的权益,没有得到真正的保障。”

1950年,达赖喇嘛16岁的时候,承担西藏的政治责任,而在1952年的时候,成立了西藏改革委员会,进行政治改革,但改革却遭到中共阻挡,被迫中断。他说:“当时中共在西藏的工委,对我们改革的方法和出路不接受。中共在西藏工委的疑虑和恐惧是因为,他们认为西藏的改革一定要跟中国内地的改革一样,如果西藏自行改革,会变成中国改革的阻碍。”

*民主种子发芽,退休水到渠成*

达赖喇嘛说,在1954年他到北京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当中他看到人代们死气沉沉,要表决时才被叫醒投票。而之后他参观印度的国会,发现国会议员研讨国家政策,也批评政府、批评当时的尼赫鲁总理(Jawaharlal Nehru),不但讨论热烈,并且神态自信。这使达赖喇嘛看到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重要,更加坚定要实施民主改革。

流亡到印度之后,达赖喇嘛便开始在流亡政府当中进行民主化,但因为流亡之始,百废待兴,挑战不断,所以一直到了2001年,才得以实施直接的民主选举。

达赖喇嘛说,流亡的西藏政府在艰困中花了50年的光阴才得以民主化,已经发达的中国,也应该放手让民主渐渐地,慢慢地发展,尤其中国领导人如胡锦涛等,自己也提倡民主化。他认为要开放言论自由、媒体自由,民主化才有可能,他呼吁中共释出政治权力:“我个人年纪大了,退休了,中国共产党年纪也大了,慢慢退休的话,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达赖喇嘛与下任西藏总理洛桑森格理念一致

达赖喇嘛与下任西藏总理洛桑森格理念一致

*未来道路:追随佛陀,遵循中道*

即将在8月8号上任的新任“噶伦赤巴”(西藏总理)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针对美国之音记者提出的“达赖喇嘛与西藏流亡政府目前奉行‘中道’,也就是不追求独立的路线。然而在民主政治原则下还是要随民意施政。而若有不同于中道的路线的民意出现,将如何看待”的问题,作出回答。

洛桑森格说:“在本次选举当中,我的政见就是中间道路。而人民投票给我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将延续中道的政策。如果在未来,人民改变了他们的看法,或他们投给其他人,而那个人想实施中间道路以外的政策,我想那是个假设性的问题,到那时候我们再来决定该怎么做。但最终还是由人民决定,该走哪条道路。”

针对美国之音的问题,达赖喇嘛也认同,在民主政体下,人民的决定才是最后的决定,不过他也说目前他所接触的藏人与汉人,大部分都是支持中道原则的。他说他可以理解追求西藏独立的藏青会的心情,提出独立也是他们的权力,但他呼吁以宏观角度来看未来:“我们面对的不是过去的历史,我们面对的是未来。当我们面对未来的时候,我们要了解到世界的变化。未来我们所争取的权益,不是说你死我亡,而应该是个双赢的局面,这种双赢局面是可以产生的,大多数人可以接受的。”

达赖喇嘛说,在过去十年,他已经呈现半退休状态,由民主选举出来的首长负担政治责任。在今年3月正式退休之后,就只是一个僧侣,这辈子不再涉足政治,一生追随佛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