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屏蔽社交网 外国来访者须适应


来自加拿大的科威斯(Peter Koveos)已成“翻墙”老手

来自加拿大的科威斯(Peter Koveos)已成“翻墙”老手

很多习惯于使用社交网站的人到了中国以后会发现,他们既不能Twitter,又不能Facebook,因为中国屏蔽包括推特,脸书(Facebook)等流行社交网站在内的许多网站。

*老外变老手*

来自加拿大的科威斯(Peter Koveos)在中国呆了快三年,现在已经是个“翻墙”老手了。但他承认,中国屏蔽众多网站,无论对他的工作还是个人生活都带来很大不便。

科威斯说:“很多故事线索来源于社交网站,你得不到想要的信息,或者不能马上得到。”

科威斯是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体育记者,他的工作性质需要他能迅速得知或者了解周边发生的事件,很多信息网站被屏蔽显然给他的工作带来很多不便。

科威斯说,他甚至注意到6月4号那天,几乎所有常用境外网站都被屏蔽,只能打得开他看不懂的中国网站。

*屏蔽形势越来越严峻*

科威斯是在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前一周来中国工作的,他说,当时一些常用的国外社交网站,例如Twitter, Facebook,以及Youtube都能正常登录,但奥运结束后不久就都上不了了。科威斯在2007年11月第一次到中国时发现不能上Youtube, 但Facebook还能使用。而到了2009年新疆暴动发生后,形势更加严峻,有时连VPN也不起作用了。

VPN是虚拟专用网络的简称,网民可以通过这种代理服务来打开被中国屏蔽的网站,也就是俗称的“翻墙”。

*利益受损 被迫“翻墙”*

来自广东、从事互联网媒体行业的80后伍嘉贤(Jason Ng)2001年注意到有“墙”的存在的。以前他都以为是网站自己出了问题。去年3月23号,伍嘉贤自己的博客“可能吧”(www.kenengba.com)被封,至今已有一年多。伍嘉贤本身从事互联网行业,天天都会翻墙,“不翻墙没法工作”,他说,很多人在发现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之前是不会翻墙的,譬如大学生打不开国外论文网站,媒体工作者看不了有关暴动的报导和视频。

他说:“传播速度足够快的社交网站都会被屏蔽。按照这个判断,Twitter, Facebook, 和Youtube被屏蔽就很理所当然。”

*屏蔽制度应透明*

伍嘉贤说,中国国内网站成立时都要备案,登记联系方式。一但网站出现敏感词的问题,备案所在省份的新闻办、网管办可能会打电话来要求删掉并进行自我审查。

他说:“屏蔽应该有明确的透明的制度来支持的。如果每一次屏蔽都符合法律要求,当然这个法律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合法合理的,这个屏蔽就能保存下来。不然的话,现在的屏蔽都是暗箱操作,你问他他可能说是依法屏蔽,你问他依什么法,他根本答不出来。”

上海以自杀抗强拆的28岁的李佳妮的丈夫计斌发给记者境外信箱的几十封信均被服务器退回,原因不明。他说,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希望之声、博讯等网站在国内都是被屏蔽的。

*赛场网络管治或松 国外来访者仍须适应*

科威斯一年前在上海报导网球大师赛时发现,赛场的网络允许登录一些被屏蔽的网站,或者在使用代理登录时速度相对快些。

即将到上海参加第14届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的各国运动员到中国后也会发现,他们通过社交网和粉丝的联系可能要暂时中断一段时间。世界泳坛名将菲尔普斯这次也将参赛。伍嘉贤说,如果他能够见到菲尔普斯,可能会送给他一个VPN。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