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迈克·马伦:美中互信迈出的一步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上将7月11日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将军握手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上将7月11日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将军握手

VOA中文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海军上将7月26日在纽约时报言论版发表文章,题为“A Step Toward Trust With China”。翻译如下: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军事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但是,由于一些误解和猜忌的存在,这个关系依然属于那类面临严峻挑战的关系。我们之间在有些问题上存在分歧,因此而有可能发生相互对抗。但是,我们在一些关键的领域存在共同的利益,我们又必须进行合作。

所以,我们需要通过寻求战略互信来改善我们之间的关系。

如何实现互信呢?

首先,我们必须保持对话。对话至关重要。

我们两军之间存在的一些误解可以通过相互接触得到消除。我们并不是一定要泄露一些机密才能够表明我们的诚意,我们只需要稍微开放一点就可以。

这就是我邀请我的同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陈炳德将军在五月访美的原因。这也是陈将军在两个星期前作为东道主接待我访问中国的理由。除了其它的一些成果外,我们也取得了一些新的突破。美军向陈将军展示了掠夺者无人驾驶飞机的详细功能,并进行了实弹演习。中国方面也让美方参观了他们最新的潜艇,仔细了解了一架苏27战斗机,并观摩了一次复杂的反恐演习。

我们之间的讨论是坦诚而直率的。陈将军毫不犹豫地表达了他对美国对台军售的担忧。我也明确表示,美国军方不会退缩,不会放弃美国对其盟友和伙伴所承担的责任。陈炳德说解放军的战略意图纯粹是防御性的。我表示中国军方不断完善的技术和他们的投资并不支持关于中国军事战略意图的说法。

我们的对话算不上客气,但至少我们还在对话。

其次,我们需要关注我们之间共同的那些东西。

我们都是拥有漫长海岸线的海洋国家。两国的经济都依赖于贸易的畅通。我们都面临毒品走私、海盗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流失等威胁。我们都希望朝鲜半岛的稳定和巴基斯坦的稳定。我们都承认有必要通过协调来展开国际人道援助和国际救灾行动。

有些挑战我们是可以共同面对的,有些使命我们是可以一起规划、一起进行相关训练的。或许某一天我们能够肩并肩一起来执行这些使命。我们双方的工作人员签署了几个这方面的计划,其中包括双方承诺今年要在亚丁湾举行打击海盗的联合演习。

这些都是很好的行动,但是未来的路还很长。

我们在南中国海行使军事行动权力的问题上看法还不一致。我们仍然不能完全理解中国方面为其军事开支迅速增加和其军事现代化长远目标提供的理由。我们并不认为中国有权力通过恫吓小国来解决它们在有争议水域存在的纠纷。相反,正如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明确表示的那样,我们主张所有各方应该按照国际法通过多边外交程序来解决纠纷。我们需要建立更好的机制去处理那些必然导致紧张的问题。

我们这样说并不意味着我们之间存在的这些分歧都是坏事。有时候意见不同,存在重要的分歧都是正常的。

事实上,有时候不拐弯抹角和态度诚恳正是我们建立战略互信所需要的。我们还要继续这样做。我们的军事关系只是在最近才开始恢复。但是,中国政府依然把这种军事关系作为表达自己不愉快的一种温度计。如果他们不喜欢我们的某种做法,他们就中断这种关系。这种模式不应该继续下去。从美方来说,我们也不能够一会儿进行接触,一会儿又反应过度。这也就是奥巴马总统和胡锦涛主席所做的改善两军关系的承诺之所以如此重要的原因。真正的信任总是要开始的。它不应该随着政治风向的转变而转变。

陈将军和我在考虑提高对话的频率,增加演习的次数,扩大人员交流的范围。我们都认为年轻一代的军官完全可以增加相互之间的接触,他们肩负着建立双边之间更加深入、更有意义的互信的希望。

我并不天真。一些人担心合作给中国带来的好处要多于给美国的好处。对此我表示理解。但是,我并不赞同这样的看法。美中两军的关系太重要了,对它的管理不能够在盲目的猜忌和不信任中进行。老的管理办法我们都试过了,是不行不通的。

我这样说不是要避开那些严肃的问题,不是要放弃正当的怀疑,不是要改变我们在这个地区的军事重点。我们需要保持交流渠道的畅通,要努力改善双方的每一次互动。

面对这个机会,我们可以退缩,也可以勇敢面对。我们可以让那些狭隘的利益和猜忌主导我们的双边关系,我们也可以努力增加透明度,让我们彼此的期望变得更加务实,让我们更多地关注我们共同的挑战。这将是走向战略互信的一个伟大的开端。

迈克·马伦海军上将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原文刊登在http://www.nytimes.com/2011/07/26/opinion/26Mullen.html?ref=opinion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