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北京守望遭打压 地下教会不再沉默


守望教会在“老故事餐吧”敬拜(资料照片)

守望教会在“老故事餐吧”敬拜(资料照片)

几个月来,北京的守望教会事件以及中国的非官方教会问题已经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为声援守望教会,中国的一些非官方教会及基督教团体领袖开始联合起来,为守望教会,也为自己的生存权利进行抗争。

对杭州作家昝爱宗来说,每个星期天去参加教会的敬拜活动是他生活中的重要部分。昝爱宗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我们教会)做礼拜时的基本形式和(别的教会)是一样的,比如唱赞美诗、祷告、讲道,最后再祝福一下。”

不过,昝爱宗所属的杭州地方教会和别的基督教新教教会很大的一个不同之处是,杭州地方教会不是一个在杭州政府部门正式注册登记的教会。和那些政府承认的“三自爱国会”(“自治、自养、自传”)下属的教会不同,这些没有正式得到政府承认的教会被称为家庭教会、地下教会、非官方教会。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教授将这些教会称之为“堂会型家庭教会”,因为这种家庭教会已经超越了小组聚会的家庭教会,其规模通常介于几百人到上千人之间。

*守望教会的状况没有改善*

昝爱宗所属的杭州地方教会得以在当地购买了一处地产作为每星期敬拜的场所。和北京非官方教会--守望教会相比,昝爱宗和他的教友们是幸运的。从4月份开始,当守望教会失去了敬拜场所后不得已在公共场所进行敬拜活动,并由此引发了和中国政府的对峙局面以来,中国的非官方教会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对华援助协会的主席傅希秋牧师

对华援助协会的主席傅希秋牧师

美国的基督教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牧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记者描述了守望教会的最新情况。他说:“守望教会从4月10号第一次户外崇拜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5个礼拜了,当局对走向户外崇拜的信徒进行抓捕,一般都是24到48小时释放。牧师和长老全部软禁在家,24小时毫无行动自由,除了这样的压力之外,(政府还)逼迫信徒的单位强迫解雇他们,逼迫他们的房东不给租房。从上个礼拜开始,北京市已经开始有正式的文件,连续4次以上参加户外敬拜(的信徒)全部关押48小时,从上礼拜开始,有一些甚至两天多才获得释放。”

长期研究中国宗教的美国汉诺威学院历史系教授连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和五十年前的中国基督教组织相比,现在的基督教组织和政府斡旋的方式是比较新的。他说:“他们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公开的、但是又不在政府控制下的方式来进行他们的信仰活动。”

杭州的基督徒昝爱宗表示,他认识的参加非官方教会的基督徒都有很坚定的信仰立场。他说:“因为我们又没有违法又没有犯罪,如果你(政府)没有法律依据,你说的话我们也不一定要听,因为圣经就要求我们要传福音,这一点我们一定要遵守圣经的规定;如果你不让我们这样做,就等于你剥夺了我们的信仰自由,你政府是不对的。”

*中国非官方教会采取罕见行动*

始于1993年的守望教会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非官方教会之一,信徒超过一千人。在守望教会受到中国政府打压后,越来越多的非官方教会开始联合起来对处于中国政府控制下的宗教系统提出挑战。5月份,中国近20个非官方教会及基督教团体领袖联名向全国人大递交请愿书,希望维护自由敬拜的权利,并要求立法保护宗教自由。这份请愿书是迄今为止中国非官方教会向中央政府发出的最强音。

而北京另外一个大型的非官方教会--锡安教会的牧师金明日,最近大胆接受了《华尔街日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采访。金明日在采访中表示,中国的非官方教会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教会领导人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金明日也是请愿书的签字人之一。美国之音记者连续3天播打锡安教会的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一位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可能因为在美国重要媒体曝光后,锡安教会的电话就接不通了。

*各地声援守望教会的力量在加强*

“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牧师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各地声援守望教会的行动在不断增加。他说:“北京已经开始有其他教会的信徒加入到守望的户外崇拜中,从上周开始已经有其他省份的信徒礼拜天也加入他们的崇拜活动,这些人也被抓起来,(或者)被遣返,形势会越来越严峻。”

杭州的基督徒昝爱宗告诉记者:“我知道很多家庭教会的成员给他们(守望)祷告,因为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一方面祈求上帝能改变政府官员的思维方式,能给基督徒一个很好的环境,另一方面希望基督徒的兄弟姊妹能有一颗柔和的心来改变政府的看法。”

*守望事件可能成为中国政教关系转折点*

《华尔街日报》报导,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截止到2010年,中国有大约2300万新教教徒,包括官方和非官方教会会员。但是一些学者认为非官方教会的会员数可能介于3千万到6千万之间,而信仰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宣称他们有8千万的党员。

“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傅希秋牧师强调,现在中国的政教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如果中央政府有诚意,他们可以使守望事件成为缓和中国总体政教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当然,也可以成为恶化整个政教关系的起点。那么目前,摆在中国非官方教会面前的是两种选择:一是联合行动起来,推动改革;二是继续保持沉默,以自己的方式存在。这一次,中国非官方教会选择了前者。

如何处理守望教会和中国非官方教会的问题让中国政府头痛不已,因为这牵涉到政治、社会、宗教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守望教会的出路在哪里?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处理非官方地下教会呢?非官方教会有没有可能转正呢?详细情况,请您明天继续关注美国之音的报导:守望事件挑战中国的宗教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