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索马里饥荒恶化殃及畜牧业


随着索马里饥荒灾情的扩大,专家们正注意观察解决这项危机的新策略。

多布莱镇距离肯尼亚的利博伊镇18公里,距离已经正式关闭的肯尼亚边界只有三公里。这个充满着沙尘的沙漠小镇,原来在伊斯兰叛军组织青年党的控制之下。今年四月初,政府军和一支武装民兵联手,经过三天的战斗击退了青年党,并且在这个区域以北90公里,以东及以南30公里范围内,划出缓冲区。

尽管多布莱从此不再位于索马里内战烽火的前线,近几个月来,它又处于索马里饥荒的边沿地区。这里经常是流离失所的索马里饥民,前往肯尼亚达达布散乱的难民营途中最后一站。受灾的家庭在这里稍作停留,几天后从困乏中恢复后,再走完最后一段进入肯尼亚的路程。

但是,由于在索马里的边境内没有常设的人道救援机构,多布莱镇的五千户左右人家,必须尽力协助这些已经断粮的难民。

据当地一名经营商店的店主说,这将给当地居民造成麻烦。他说,自从旱灾发生以来,他的生意受到影响。多布莱的经济已经很糟了,再向逃荒的索马里灾民提供协助,将使他本来有限的资源枯竭。

干旱毁掉了索马里的乡村地区,五万个畜牧业家庭,仰赖镇上的两口钻井供应牲口用水。这两口位于镇中心的钻井,反映出索马里农民和饥荒特有的真实情况。有两口钻井的广场是多布莱镇中心。如今挤满了骆驼和牛羊。它们的主人为了养活这些牲口,开销浩大。

**失去牲口难以度日牧民流离失所**

在多布莱镇饲养牲口的花费,比这些牲口所值的肉价还高。不过,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阿里诺维说,对于这些家庭来说,牲口就是他们的一切。

他说:“在他们的观念里,个人的生命至少和一头动物相等,时常还显得不如动物重要。因为动物是整个家庭,族人的保障。而个人不过是氏族里的一份子。”

多布莱的市场就是牲口对当地居民有多重要的例证。为了牛群不被饿死,人们到将近两百公里以外的基斯马尤,采购成捆的草料。

当地的居民马哈穆德说,基斯马尤是青年党叛军的据点之一,他们在那里禁止和政府军控制的多布莱镇之间的买卖。经商的马哈穆德解释说,这些草料在运到多布莱的路上,必须走迂回的途径。运输费用使价格升高了不止一倍。

**失去牲口难以度日牧民流离失所**

但是,当地居民仍然付高价购买草料。因为没有草料,牲口也就没有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阿里诺维解释,肯尼亚的难民潮如何影响到索马里的畜牧业。

他说:“他们渐渐失去了牲口。拥有不到50头的牧人,就成为农业牧民,那就是说,他们还需要从事一些农活维持生计。当他们的牲口减少到最低数量的时候,基本上就只有离开了。这一离开,他们就变成流离失所。然后,重新建立的费用要比原来的成本高出10到15倍。”

牲口一旦死亡,索马里的难民就真正一无所有了。他们在肯尼亚难民营里安定下来,再也没有理由回家了。

因此,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一项受到争议的解救饥荒的办法,那就是养牲口不养灾民。当然,这并不是要忽视那些每天到达难民营的饥民,而是在索马里协助支持牲口的牧养,让那里的牧民能够留在国内。

索马里有粮食,可是由于货币贬值,粮价倍增。许多家庭即使卖掉了牲口,也无法生存下去。联合国粮农组织相信,一种现金支付工作的计划,可以建立防饥饿的基础建设,例如储水设备,提供人们资源,保护他们们最重要的资产。

这个联合国的机构,正在促进试办这项耗资七千万美元的新办法。如果资金有了着落,粮农组织将从多布莱开始,划定缓冲地区,让人民得以留在索马里,让这场风暴平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