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龚小夏: 福利社会面临的挑战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关于文明兴衰的“挑战与应战”理论虽然经常被批评为过于简单,但是在分析长线历史发展的时候却他却能高瞻远瞩。他认为,人类永远面临着各种挑战。一个能够成功地应战的文明会成长,而一个应战失败的文明则会衰落。

近 几日英国出现的大规模城市骚乱、美国刚刚结束的债务上限危机、西欧国家严重的债务与失业问题,无不与民主国家中福利社会的发展相关。也就是说,几十年来 “从摇篮到坟墓”式的福利制度的发展,成为各国财政的越来越沉重的包袱。虽说大多数选民不得不同意削减福利势在必行,但是随之引起的阵痛却带来了大幅度的 政治反弹,使得福利社会面临着来自内部的严峻的挑战。

其实,福利社会本身是西方民主国家在二十世纪应对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包括法西斯德国与共产党苏联——所拿出的应战方案。福利社会在保持私有财产和市场经济的前提下,以政府高税收和高福利的方式进行某种程度的再分配,力求实现社会的共同富裕。

福利社会的意识形态是半社会主义、半资本主义的。兴办新政的罗斯福总统当年提出的“四大自由”就很典型: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不再匮乏的自由、免除恐惧的自由(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worship, freedom from want, freedom from fear )。头两类自由是民主社会的传统,后面的两种自由却很难从法律上定义。什么才算是不匮乏?怎样才算免除了恐惧?西方世界拿出的答案,是政府大幅度干预经济的高福利的民主社会。在冷战期间两大阵营的对峙中,这一应战策略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然 而,到了全球化的时代,福利社会却面临着新的挑战。在全球化开始之际,发达国家的寻租机会不仅非常多而且利润丰厚,大量生产附加价值的产业被转移到了发展 中国家。寻租(多归于“服务业”类)的利益再加上进口的廉价消费品,又进一步推动了福利社会的扩张。依靠政府福利生活的人们也开始能够过上在发展中国家人 民眼里看起来是富裕的生活。久而久之,领取福利从暂时的过渡阶段变成一批人长期的生活方式,过度的福利成为社会的赘瘤。高工资、高福利、高税收的模式又反 过来进一步刺激了经济中寻租的动力,促使产业以更快速度向外转移。几十年过后,西方的一代人蓦然回首,发觉自己国家的经济被虚化、被掏空了,并且还为支付 福利社会而欠下了一大笔不知如何才能偿还的债务。

西方社会正在经历一个寻找新的应战策略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生多次的社会阵痛,会出现严重的甚至是大规模的冲突。在这些阵痛与冲突之后,民主的西方是否能够拿出有效的应战的方案来,在保持其民主自由制度的前提下重新恢复经济活力,将决定这个文明的前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