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卡扎菲与中国


利比亚妇女3月23日在班加西集会高举英语标语牌,上写"俄国中国不能代表利比亚人民做决定"和"多谢法国"

利比亚妇女3月23日在班加西集会高举英语标语牌,上写"俄国中国不能代表利比亚人民做决定"和"多谢法国"

进入2011年以来,阿拉伯之春的人民起义风暴一路席卷了北非的突尼斯和埃及独裁政权。

如今,人民起义风暴再扫荡北非的利比亚首都。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攻入首都的黎波里,使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北京的反应成为国际媒体的重要看点之一。

*中国公众的抱怨*

北非出现推翻暴政的革命使中国成为国际媒体关注的焦点,是因为中国公众长期抱怨中国政府在国内实行专制,在国际间则总是支持不得人心的独裁政权,一直支持到实在不能支持的时候。于是,每当世界上哪个不得人心的政权受到民众大规模抗议,或者被推翻,中国官方的反应就会成为世界媒体报道和中国公众观察的一个重要看点。

伊拉克的萨达姆,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苏丹的巴希尔、利比亚的卡扎非、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都是北京曾经支持或继续支持的国际盟友。批评中国政府的人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北京力挺这些不得民心的独裁政权毫不奇怪。支持中国政府的人则说,北京支持那些政权,是为了抵御西方国家以促进自由民主为名推行的新形式的霸权主义。

*北京意味深长的反应*

星期一,在中国政府一路支持的卡扎非政权摇摇欲坠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通过官方网站发表简短声明,立即受到国际媒体的注意。马朝旭的声明说

“我们注意到近日利比亚形势发生的变化,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希望利局势尽快恢复稳定,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中方愿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利未来重建中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的声明受到国际媒体的注意,而国际媒体注意的焦点在于“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这一说法。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星期一发表记者大木圣马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马朝旭22日就利比亚反政府派基本攻克首都的黎波里发表谈话说,‘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希望利局势尽快恢复稳定,人民过上正常的生活。’胡锦涛政权从今年六月开始强化跟利比亚反政府派的关系,可以说,这次的作战行动中方事实上也接受了。”

日本另一家主要报纸《产经新闻》星期一则发表驻北京记者川越一的报导。在首先陈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的“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的说法之后,报导接着说,“中国一路跟卡扎非政权维持友好关系,但自6月以来因应形势变化,开始与(利比亚)反体制派接触,以便在卡扎非政权倒台的情况下维护(中国在利比亚的)石油利益。”

法国《巴黎人报》星期一就中国的反应发出一则两句话的短讯:“中国‘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中国外交部通过其网站发表声明,‘希望利局势尽快恢复稳定。’”

美国《华尔街日报》
星期一发表记者布赖恩·斯皮格尔的报导。在第一段简洁描述了中国的尴尬之后,该报道接着也提到了“尊重人民的选择”的说法:

“在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攻入首都之际,中国作出最初了反应,发出信号表示中国接受了它一开始明显抗拒的革命,并愿意帮助重建这个为战争所破坏的国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星期一通过外交部网站发表一项简短声明说,‘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

*枪杆子与茉莉花*

政权的更迭应当尊重人民的选择,这是中国外交部对外部世界的常用说法。也许说来滑稽的是,中国当局对内还有另一套说法,这就是政权更迭要由暴力说了算。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前领袖毛泽东所说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早已成为世界许多国家学者乃至受过一般高等教育的人总结共产党政权实质的名言。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日文、英文、法文和德文世界也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句:

权力は铳身から生じる。
Political power grows out of the barrel of a gun.
Le pouvoir politique est au bout du canon d'un fusil.
Die politische Macht kommt aus den Gewehrlaufen.

中国公众和国际舆论注意到,在今年春天,突尼斯的大致和平的“茉莉花革命”推翻该国的本·阿里独裁政权之后,北京当局一方面表示尊重突尼斯人民的选择,另一方面又采取全力以赴的措施,预防“茉莉花革命”之风吹到中国,激发中国人民也起来要求进行选择。

一时间,由于“茉莉花革命”的缘故,“茉莉花”成为中国的头号禁忌词,不能上网,不能见报,不能登广告,以至于连带种植出售茉莉花的花农也遭受池鱼之殃。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在5月10日发出的报导说,中国南方的广西不得不取消原定于今年夏季举行的“中国国际茉莉花文化节;”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唱中国民歌“茉莉花”的录像也被从中国的互联网上删除。

据雅各布斯报道,在中国的北方,在北京的大兴,种植茉莉花的花农抱怨说,“自今年3月以来,茉莉花价格跌得一塌糊涂,因为警方在北京周围一些花卉零售和批发市场发出一条针对茉莉花的无限期禁令。”

*怪异的新闻处理*

在日本出版的英文外交事务网络杂志《外交家》星期一早些时候发表该杂志编辑杰森·米克斯的文章。文章细致地描述了中国官方对利比亚卡扎非政权倒台之事欲说还休的微妙反应。文章说:

“中国政府或许可以公开坚持说,它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但中国政府一直对利比亚持续展开的内战两面下赌注。例如,在今年6月,人们惊讶地看到,中国政府宣布将接待来自利比亚反政府武装的特使。......然后,人们同样惊讶地看到,北京对联合国有关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的投票表决弃权而不是否决。”

“(在利比亚局势突变之际,中共中央机关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显然是竭力淡化反政府武装挺进的黎波里的意义。该报世界新闻栏的头条新闻是以色列和埃及围绕边境有人被打死的事件的争吵。如此头条,几乎跟全世界所有主要媒体的网络版都不一样。”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也同样是几乎对利比亚迅速发展的局势置之不理,而是把注意力集中于到访的美国副总统拜登有关美国不会债务违约的言论。在本文撰写之际,卡扎非的防守在崩溃的消息甚至上不了《人民日报》网站的第一页。”

*带引号的“尊重”*

中国的邻国和战略竞争对手印度是世界头号民主大国。印度虽然在很多经济发展指标上落后于中国,但印度一直为自己尊重民意、尊重人民选择的民主制度而自豪。或许是出于这种自豪感,《印度教徒报》发表驻北京记者阿南斯·克里什南的报道,给报道标题中的中国当局所说的“尊重”加了引号:

“中国‘尊重’人民的选择,呼吁利比亚稳定。”(China 'respects' people's choice, calls for stability in Libya)

克里什南将中国和美国对利比亚事态的反应做了对比,同时向印度的读者展示了中国官方报纸跟世界主流媒体格格不入的说法:

“(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声明说,中国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但避免说出中国是否赞成利比亚领导人卡扎非在战斗仍在进行时下台。星期一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呼吁卡扎非下台。”

“奥巴马发表声明说,‘今天晚上,反抗卡扎非政权的势头达到了一个转折点。的黎波里正在从一个暴君的掌握中脱出。’”

“共产党办的《环球时报》星期一发表的社论说,卡扎非选择自愿下台或许可以避免‘很多的悲剧。’但该报社论接着说,全世界需要‘为此创造适当的条件。’”

“《环球时报》星期一的社论重申中国希望政治解决利比亚问题,抨击西方干预。社论说,‘在六个月的战争中,有多次政治解决危机的机会,但主要是由于西方坚持要推翻利比亚的强人政权,那些机会都没有实现。这种态度导致这场冲突更为血腥。’”

“该报还警告说,越来越多的人担心,利比亚‘可能变成下一个阿富汗。’”

*中国媒体的另一种声音*

《环球时报》是中国国内外公认的所谓中国官方“鹰派”报纸。该报常常为暴政政权辩护,批评西方国家鼓吹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这种立场不但跟西方国家主流媒体不一样,也跟中国国内许多媒体不一样。

星期一,在卡扎非政权即将倒台之际的消息传来之际,主张政治和经济改革的中国著名网络杂志财新网飞速跟进,不但通过视频向观众展示过去半年来利比亚的人民起义进程,而且通过有两亿用户的新浪微博推出广告:

#财新夜读# 【以主动改革应对中东巨变】 本文来源于财新《中国改革》 2011年第8期 出版日期2011年08月01日 中国政府应当居安思危,在问题还比较小、条件还比较有利的情况下,主动采取有效措施,防患于未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