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全球基金解冻中国,民间组织困境依存


中国政府向艾滋病国际基金组织承诺,增加对民间艾滋病组织的资金分配,并退还被挪用的项目资金,以换取抗击艾滋病援助的解冻。但中国民间组织抱怨说,他们生存所面临的合法性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

经过两天紧张的谈判,中国政府8月19号向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简称全球基金)做出了以上承诺。全球基金8月23号决定,解除对中国项目资金的冻结。

全球基金去年年底冻结了中国艾滋病控制项目2.83亿美元的资助,理由是中国政府向非政府组织发放的资助比例不到11%,没有达到之前承诺的35%。到今年5月,结核病和疟疾的资助也被冻结。

*民间组织遭排斥*

就是这11%的资金比例,大部分也给了有政府支持的社会团体,绝大部分在第一线抗击艾滋病的民间草根组织被排斥在外。吉林“松花江家园”主任朱炳金对美国之音说,“松花江家园”因没有政府注册,对国际基金资助的申请因此多次被驳回。他说:“只有被民政注册的民间组织才有资格申请项目,如果不被注册,你就不能申请。这就是人为设置的一个障碍,就把绝大多数民间组织扫地出门了。这些障碍严重阻碍了民间组织的积极性和工作效率。”

北京艾滋感染者信息支持组织“爱之方舟”负责人、全球基金中国协调委员会成员孟林认为,中国本身存在对民间组织的认知问题,这些组织一直被界定在“社会组织”的范畴之内,却又实际受到排斥,这是拿不到资助的主要原因。他说:“过去是统筹地说2010年给社会组织20%,但这些社会组织是谁搞不清楚,大量资金就没有沉到民间组织,就是我们说的草根组织身上。到底有多少资金投放到没有政府背景的NGO,使他们这个机构能够基于社区展开策略的活动,用他们自己的文化展开活动?”

新疆艾滋病防治民间组织负责人常昆(Chang Kun)对纽约时报抱怨说,政府认为他所领导的运动是制造麻烦。他说,“他们不喜欢私人的NGO和发挥组织作用的人”,“我为艾滋病患者奔走已经7年了,很少有人从全球基金得到好处。”

河北艾滋病防治草根组织负责人沈智奇(Shen Zhiqi)说,他支持全球基金冻结资金的决定,因为他“不希望看到象全球基金这样的善意资助被吸到腐败的黑洞之中。”

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上月底表示,为了换取全球基金的解冻,中国政府同意将社区草根组织的资金分配比例提高到25%,并成立独立机构,负责公民社会团体和民间组织的国际资金分配。

代表130多家民间艾滋病组织的中国艾滋病社区全国网络组织(China National Network of AIDS 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s)负责人王龙(Wang Long)对此表示欢迎。他说:“这对社区组织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这迫使政府改变了对待我们的态度”,承认公民团体的社会贡献。

全球基金2003年起已经向中国提供了5.7亿美元的疾病项目资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