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战斗使的黎波里成为一座空城


8月25日许多外国记者在的黎波里入住的酒店外发生枪战

8月25日许多外国记者在的黎波里入住的酒店外发生枪战

美国之音记者布鲁克目前正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作现场采访。他说, 的黎波里已是一座被战争摧毁的城市。

开车到的黎波里,犹如进入一座死城。看来就像好莱坞拍摄世界末日影片的场景一样。

它不再是一座拥有一百五十万人口的繁华城市,当我们星期四开车一公里接着一公里地在市区巡行时,眼前所见,尽是些门窗紧闭的店面。

我们看到的是一座荒无人迹的城市。远处传来的是阵阵枪声。偶而,有一辆汽车或小型卡车压着路面的玻璃碎片打这里经过。

我们从西边驶入市区,每一个路口都设有检查哨。紧张的反政府武装的军人穿着套头汗衫,短裤和拖鞋。他们守着临时以床垫和学校书桌等物品堆成的路障。

这些荷枪实弹、来自山区的人无法告诉我们如何回到我们住宿的酒店。在我们离开一家海边酒店15分钟后,那里就发生了枪战。

*反政府军控制城市 卡扎菲负隅顽抗*

经过四天的交火,反对派部队控制了大约四分之三的市区,但是他们仍旧面对从个别狙击手到忠于卡扎菲份子的有组织的对抗。

我们的司机转错了方向,结果汽车沿着占地六平方公里的原本是卡扎菲大本营的地方行驶。这个基地上星期二被反政府军攻破。基地外的围墙,满是爆破和焚烧的痕迹,以及火箭榴弹爆炸穿透的弹孔。这些都见证了那场激烈的攻击。墙外的车辆都被烧得只剩下残壳。

反政府军引领着记者参观基地隧道,在基地的另外一边,狙击手正阻挠反政府军的攻击。城里不断有谣言说卡扎菲一家已被逼入困境。结果证明,这些都只是谣言。

基地外,我们到了一处环形交叉路口,看到有橄榄绿的帐篷搭在草地上。显然这是反政府军的临时营地。里面的人员都出发打仗去了。

我的车子沿着环形路口缓慢地开着,车轮压在破碎的玻璃和铜作的弹壳上卜卜作响。我们经过了十几辆被烧毁和撞毁的车辆。三辆桔黄色的推土机挡住我们的出路。它们横着停在路上,车胎被枪打破了。可能是忠于卡扎菲的士兵干的,目的在于阻挡反对派的攻势。

在交叉路口旁绿色的草地上,我发现了八具在地中海阳光下曝晒浮肿的尸体。他们都穿着平民服装,也许是在政府军反攻时阵亡的反政府军人员。

我们的驾驶又转错了方向。突然,我们看到一座建筑物墙上悬挂着卡扎菲完整无损的巨大画像。几分钟后,一群不明来路、手持自动武器的人包围了我们的车子。

然后,一辆反政府军的小卡车从街边一角疾驶过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一辆小卡车上装载这么多的人。

当他们看见有美国之音标识的摄影机时,都举起右手,作出象征胜利的V字型,并且高呼“真主伟大”。

我们继续赶我们的路。这次我们在单行道上逆行,又闯了红灯,朝我们酒店的方向驶去。

我们整整走了15分钟,经过15个检查哨,才到达目的地。酒店门口,反政府军铺上了一张新的迎宾地毯。那是卡扎菲的肖像,原来挂在酒店大厅墙上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