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受制于中国,美国学者也自我审查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孔子塑像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孔子塑像

世界各国都急于了解中国,但学术研究却经常受到政治因素干扰。有些学者认为,中国已经成功地让美国学者服从中国的意思。

纽约时报网站上进行了一个关于“美国学者要如何抗拒中国的控制?”的讨论 ,当中指出,当北京对学术加以禁锢的时候,美国大学却不抗拒。该报质疑,在与中国的交流越来越越频繁之际,美国大学要如何维持本身的学术自由呢?讨论区当中有几位美中学者发表了正反意见。

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教授詹姆斯.米尔沃德(James Millward)以“虚幻的两难”(A false dilemma)为题,认为阻碍美国学者们学术触角的,不是中国的学术伙伴,而是中国官员,而这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政治力介入,黑名单人人自危*

但米尔沃德也指出两名研究天安门事件的美国学者黎安友(Andrew Nathan)以及林培瑞(Perry Link),就被列入被中国禁止入境人士的黑名单。而包括米尔沃德在内的13名学者,也由于在2004年合作出版的一本书《新疆:中国的穆斯林边陲》,也被列入中国禁止入境人士的黑名单。

马里兰大学的拉里.品川(Larry Shinagawa)教授对美国之音述说他对于美中学术交流的观察。品川教授说:“在中国大学与美国大学之间,双方就教授们的意图,以及究竟打算要交流些什么,都有着许多落差。到底是知识上的交换,还是金钱关系?这些全都大有问题。很多时候,在各方面,学术自由变的很困难。”

品川教授提到在美国广为设立的孔子学院,虽然名义上从事民间的中文教学,其实背后就是中国政府支持设立的,谁也无法保证没有其他动机。而美国的十万人计划(100,000 Strong Initiative),要在4年内送10万名美国学生到中国学习,也是由政府资助的计画。他认为学术交流若有政治力介入,就很难完全自由。

高露洁大学(Colgate University)校长杰弗里.赫布斯特(Jeffery Herbst)在纽约时报上表示,当他在俄亥俄州的迈阿密大学担任教务长时,曾经为了在该校设立孔子学院而亲自到北京去洽谈。但他同时也前往印度达兰萨拉,亲自邀请达赖喇嘛访美,并且授与达赖喇嘛荣誉学位。赫布斯特认为与中国交流和坚持学术自由并不冲突,美国大学应把持本身的学术价值,并尽力帮助受到中国打压的学者。

*美国学者研究无门,中国说辞自相矛盾*

品川教授进一步向美国之音说明美中学者面临的困境。他说:“学术自由多次的被问题化。所以如果美国学者到中国去,他们不被允许说某些东西,也无法参加某些会议,也不能讨论某些议题。不过要来美国的中国学者也是一样,他们需要通过安全查核,有些人也来不了。”

而每当某些西方学者评论中国政府在某些地区进行的某些措施时,中国政府也经常以“你没有实地到哪去过”为借口,来反驳西方学者的意见,但很多时候,中国根本拒绝核发签证给那些学者,甚至他们到了中国,也拒绝让他们前往研究的地区。

北京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当代研究所所长仁真洛色(Rigzel Losel)也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意见。他质疑有些西方学者到中国做研究,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不过仁真洛色只提到学术客观性的问题,却没有解释,为什么持不同意见的学者就该被拒发签证。

现任的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部长洛桑森格也曾说过,他几年前到北京与北大和民族大学进行学术交流时,曾要求到拉萨一游,但遭中国政府拒绝。

即使在中国境内,一些曾经受邀上美国之音的节目或是接受电话采访的中国学者,也经常因为官方种种阻碍,而“不方便受访”,或甚至被迫取消已经安排好的访问。

*中国压力导致美国学者自我审查*

品川教授认为,中国这样的做法,对许多学者心理造成压力。他说:“讲到中国的部分,一定有某些学者被列在黑名单上。他们可能是研究少数民族议题的,或研究中国污染问题的学者,他们可能被中国官员列入黑名单。想像你正在发展整个学术生涯,而你的研究对象就是中国,却不被允许进入中国,这将十分的困难。所以有时候你研究的范围十分受到限制,并且也无法如你所意的,真实写出。”

品川教授认为,美国大学虽然知道这种情况,但无可奈何:“我想大多数的大学了解这些教授们有些时候所面临的自我审查的政治问题。教授们为了要延续他们的学术生涯,就会说’这些议题我不能研究,还有某些议题我不应该研究’。”

乔治城大学的米尔沃德教授指出,在他的签证被中国政府拒绝之后,乔治城大学并没有尽力帮助他。针对这样学术自由受到钳制的现象,品川教授认为目前尚未看到解决。他说:“我不认为双方都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想两边的大学都在回避这个问题。”

密西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玛丽.加拉格尔(Mary Gallagher)在纽约时报的讨论区中指出,其实有些中国大学希望学习西方大学的模式,并期待未来中国领导人也能够尊重学术自由。而美国大学在急于和中国合作的同时,也必须要求学术自由的价值要彻底落实,而不是中国官方“原则保证”就可以。

纽约市立大学的孙雁博士研究中国的少数民族政治,而她说一趟新疆之旅,反而让她更了解双方的立场,化解双方的不信任,她呼吁中国不要担心让西方学者进入中国,即使是敏感地区。美国学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则认为,这是学术与政治的角力,而美国大学是赢不了中国共产党的。

*干脆弃中转台*

有些美国学者,在中国受阻之后,扭转研究方向。如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彼得.柏杜(Peter Perdue)教授,在中国拒发签证给他之后,放弃北京,转而在2007年到台湾做研究。

不过不仅美国大学,台湾的大学也出现为了讨好中国政府,而自我设限的现象,如今年“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在招收大陆学生的文宣品上,自动将”国立”两字去掉,被民进党立委批评自我矮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