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黑客日渐猖狂,害人也害己


互联网黑客防不胜防

互联网黑客防不胜防

中国的黑客动作越来越多,外国企业以及异议人士被黑,普通的中国老百姓也受到黑客之苦。

*对外害别人,对内害自己*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今年四月警告美国企业,至少有一千一百万美元从美国企业的银行帐户,被盗汇到哈尔滨市的中国帐户当中。联邦调查局发现在过去一年当中,这样的情况至少发生20次以上。

谷歌公司由于备受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之苦,而将设在中国大陆的搜寻引擎服务转移到香港。根据电脑安全公司McAfee统计,看似源自中国的黑客,至少从2009年开始,就对五家跨国能源公司进行具有“协调性、隐密性以及针对性”的网络间谍行动。

根据网络安全公司赛门铁克2011年的统计,网络犯罪去年在中国造成了250亿美元的损失。与世界各国相比,中国的网络犯罪又特别严重,有85%的中国受访对象表示,他们曾经受害于网络犯罪。

根据《金融时报》9月23号的报导,北京警方破获一起网络犯罪案,涉案的赵姓男子偷窃了数百万人的个人资料。金融时报分析,随着掌握电脑技术的程度提高,越来越多中国年轻人开始利用这样的技术来破解他人帐号密码,或散布恶意软件与木马程式。

《中国日报》英文版在6月时报导,在中国的网络犯罪方式有几种,包括中国的黑客在国外网站上设立假的银行网站,再寄假电邮给银行客户骗其上勾,而有些在中国境内发生的网络犯罪则是外国黑客将犯罪网站设立在中国境内。

*管制黑客破坏,避免网络审查*

马里兰大学传播学院助理教授萨哈.哈米斯认为造成破坏的黑客行为需要管制。她对美国之音说:“侵略他人隐私的人,或是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人,或者是入侵他人银行帐户,进一步窃盗的人,这些都是黑客主义的负面例子,需要某种所谓的网络警察,或者来自政府的某种监督或保护。”

哈米斯教授鼓励正面的“黑客主义”(Hacketivism),她分析,有些黑客帮助受到压迫的人民取得被封锁的信息,但有些黑客则利用电脑技术做坏事,所以在处理上需要谨慎,不要变成网络审查的借口。她说:“但同时,我们要了解在黑客主义现象当中,有许多的政治冲突与行为,我们在世界各地都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在阿拉伯世界,还有一直持续的阿拉伯之春。在这些政府与异议人士,还有不同势力之间,进行着很多的我们现在所称的网络战争。他们黑掉对方的网站,试图挖掘对方的资讯并且放上网,或甚至阻止对方上网贴文。”

*中国黑客元老呼吁别受金钱诱惑*

有些中国黑客眼见在中国的网络犯罪日益猖獗,而起身呼吁自律。九月中在上海召开了一个黑客会议,讨论许多网络安全议题,会上还提出了一份由中国资深黑客所倡议的“中国黑客自律公约”。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中国黑客元老龚蔚是这项公约的发起人之一,他认为中国年轻一代黑客面对金钱诱惑时,容易放弃原先追求技术成长的初衷。他希望这项公约能够倡导黑客文化,为年轻黑客建立心理防线。龚蔚是中国黑客组织“绿军”的创始人。这个在1997年成立的黑客组织据信是许多外国网站遭受攻击的来源。

另一名中国黑客元老万涛,也支持这项自律公约。万涛曾在2001年成立“中国鹰联盟”,专门攻击外国网站,包括许多海外的台独网站。万涛认为他自己的黑客团体并没做错事,而从2002年之后未再进行攻击,现在则为非政府组织提供技术支持。万涛现在是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的驻北京安全顾问。

哈米斯教授认为,国际上缺乏统一并且具体的网络安全管理共识和办法,大部分法令也不够清楚,需要各国共同合作,因为黑客问题是不分国界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