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埃及革命后都市安全引起忧虑


出于对安全的担心,一位埃及母亲4月4日在开罗一所学校外接自己的孩子

出于对安全的担心,一位埃及母亲4月4日在开罗一所学校外接自己的孩子

埃及的民众革命运动开始了几个月以来,这个国家里有很多人感到,这次的革命付出了一项代价,那就是人身安全。原来前总统穆巴拉克倒台之后,埃及的个人安全感有下降趋势。

像生活于开罗的许多家庭一样,纳迪亚、索赫伊尔和艾哈迈德过去从来没有担心过开罗的犯罪问题。可是今年不同了,任何一桩小事,都可能被看成惊心动魄的大案。

年龄四十开外的纳迪亚在旅游业工作。她说自从革命发生以后,安全和安定再也看不见了。她回忆起上个月间,她的一名亲戚在街上驾车,遭到几个手持机枪的蒙面人攻击的情形。那名亲戚逃脱了,虽然人没有受伤,他的汽车和其它财物都被劫走。纳迪亚又说,这类事件,还包括绑票之类罪行,是埃及新的犯罪形态。她说,暴力已经成为出现在犯罪中的现象。

她的姐姐索赫伊尔也有同感。索赫伊尔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她说,她很担心入侵家中的犯罪案件。她的家庭住在开罗高级住宅区里。他们因为安全的顾虑,在住家前门加装金属安全门框。

但是索赫伊尔最担心的,还是她的儿子艾哈迈德的安全。他是一名机械工程师,必须外出工作。索赫伊尔说,她知道她的担心,会让儿子感觉尴尬。她还经常在儿子上下班的路上,查询他是否安全。

*军事执政当局借机恢复紧急状态法*

埃及现任军人执政者、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基于对犯罪问题的重视,本星期决定恢复适用已经废弃的紧急状况法。他说:“如今歹徒可以在街上当着男人面,绑架他们的妻子。”

但问题是,埃及罪案的增加,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根据阿布扎比盖洛普机构的调查,并不很严重。阿布扎比盖洛普机构说,虽然埃及革命后人民对犯罪的恐惧直线上升,实际上的犯罪数字,多少还和往常相似。

那么,问题出在那里?开罗美国大学政治心理学家塞德·沙德可相信,埃及是已经变得不大安全了。沙德说:“当革命发生了,安全系统就会崩溃。中央政府会处于弱势。经济也被削弱。因此,革命之后,自然会经过一段不稳定和安全顾虑的时期。而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情势被夸大了。”

*学者归咎媒体夸大报导 怀疑政治动机*

沙德克指责媒体,要为这个现象负大部分责任。煽动性的报导不但有助于媒体在市场的行销,而且还可以借此达到政治上的目的。他说,很多媒体仍然和旧政府有关系。反动势力夸大不稳定的情势,可以削弱革命的讯息。

另外一个问题是,革命以前,埃及的犯罪案件有多少?沙德克说,过去的领导阶层刻意掩饰不光彩的数据。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说的是,开罗过去比埃及其它城市安全,部分原因是由于它处于军事安全的严格管理之下。这种处境之下,即使细微案件的可见度,也相对增大。

同时,埃及警察的任务也是一项问题。沙德克说:“记住,我们曾经长期有过一支只在政治问题上发挥效能的警察部队。但是当犯罪问题,哪怕是普通的罪案发生时,他们就变得缺乏效能,很多人必须付钱给警察,使他们认真办案。”

*警力薄弱 寻求自我保护*

索赫伊尔经常担心儿子艾哈迈德驾车外出时的安全问题。艾哈迈德也认为,由于警方过去和现在的办案态度不同,影响人民报案的数字。艾哈迈德说:“人们知道安全警力并不存在。即使他们报案了,也看不见任何解决问题的行动。所以基本上,他们就省得麻烦自己去经历这些过程了。他们采取了另外一套替代办法,就是自我保护。”

艾哈迈德的意思是,申请到携带枪支的执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