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杨建利: 展开对李群等人权施害者的国际追究


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遭遇牵动着许多中国公民的心,这段时间,连续有网友冒着被打、被抓的风险到东师古村探视陈光诚和袁伟静,虽然不能如愿见到他们,但这一次次的行动吸引着国内外舆论的关注,我相信,每一次的行动都像凌厉的水滴击打坚硬的石头,促使这个案子最终水滴石穿的那一刻的到来。同时,在对陈光诚和袁伟静进行救援的同时,民间社会和维权界也在积累经验,凝聚人气,这对维权运动的推进和深化是有意义的一个聚焦点。

陈光诚被捕的时候,我还被关在北京的监狱里,对这个案子没有任何了解。出狱后尤其是回到美国后,通过阅读资料并经朋友们介绍,我才搞明白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对于陈光诚和袁伟静表现出的勇气,我十分钦佩。2008年“公民行”途中,袁伟静通过朋友给我传达过信息,今年年初,陈光诚和袁伟静又给我写信并设法找人带出,传递到我的手里。这使我感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陈光诚的案子已经持续多年,在此期间,国际社会没有停止关注和呼吁,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目前,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声音和更多的办法来帮助陈光诚,国内的持续行动自然是最有效的方式,而身在海外的我们,也可以探讨一些不同的办法,来对当地政府施加压力。

有关救援方法,最近我和国内外的朋友有过交谈,朋友们也提出一些建议,我想,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地做下去,情况会朝有利的方向转化。在探讨过程中,我们提出这样一个设想,那就是对陈光诚案的人权迫害者,首先是最初的责任人李群进行国际追究。

陈光诚被捕时,李群担任临沂市委书记,各种信息表明李群是陈光诚案的罪魁祸首和第一责任人。但在对陈光诚进行迫害后,李群升迁为山东省委宣传部长,几年过去,他又以中共山东省委常委的身份,转任青岛市委书记,这可以视为他的又一次升迁。连续两次的升迁,对于临沂和沂南的侵权者来说无疑是一个鼓励,它助长了那些迫害陈光诚的官员的气焰。

年初,陈光诚和袁伟静带出了亲笔信和委托书,此后遭受殴打,与外界的联系变得越来越困难,目前陈光诚的身体健康令人担忧,急需得到检查和治疗,他们的遭遇令人感到无比气愤。身在海外,不能象勇敢的国内网友那样亲临沂南,能做的事是有限的,在与朋友们进行讨论后,作为一种辅助手段,我决定首先在美国采取行动,我将约会美国国务院等政府官员,向他们提出禁止人权侵犯者李群入境美国的要求,这是有法律依据的,我将告诉美国政府,李群一旦进入美国境内,我将联合一些其他人权活动者对李群进行起诉。同时,我也将联络其他国家的人权机构、民主活动人士,向他们所在的国家提出同样的要求,并准备有关资料,如果李群出现在他们的所在国,则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同时,鉴于从李群主政起的临沂地方当局对盲人、妇女、儿童采取了令人愤慨的迫害,我们也将与有关国际人权律师磋商,考虑通过国际法庭起诉李群等人权罪犯的可能性。

如果有足够多国家的朋友同时采取行动,那么,李群将难以进入西方国家,或者说,他只要离开中国,就可能面临被起诉的可能,他的任何一次出境都会处在媒体焦点关注之下,无所遁形。我们知道,青岛是一个沿海开放城市,作为这个城市的最主要领导,李群出访的需要远比一般城市领导人要多,而且有消息说李群将谋求山东省省长的职务,一旦我们向各国政府提出限制李群入境的要求并做好法律诉讼的准备,那么,当李群需要出国的时候,他就要在履行职务和接受传票之间进行考量。

同时,我们还可以与各人权机构一起,编写有关陈光诚案的资料,向与青岛、临沂有友好关系的外国城市,和在这两个城市有投资或商贸关系的外国公司散发,要求他们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向李群等人施加压力和影响。

另外,李群曾经作为山东省中青年干部培训团团长,在美国的纽海文大学研修,并以实习身份担任市长助理,因此他也在美国结交了一些“海外关系”,我也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推动更多的人向李群施加压力。这方面可做的工作很多,身在海外而又关注陈光诚案的朋友,每个人都可以做出一些努力,以不同方式采取行动。

虽然李群已不再担任临沂市委书记的职务,但他是中共山东省委常委,尤其是,作为陈光诚案曾经的主要决策人,我认为他对这个案子的影响力是很大的,更重要的是,作为逮捕、软禁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始作俑者,李群对于陈光诚、袁伟静的受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对李群采取行动,是表明一种关注到底、追究到底的决心。如果陈光诚案不能尽快得到妥善解决,作为这样一桩国际高度关注的侵权案的责任人,李群早晚要为此付出代价,人权侵犯是强者的专利,但施害者是不可以永远逍遥法外的。

陈光诚的案子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维权案,是李群主导的临沂地方政府的愚蠢和蛮横,才使迫害愈演愈烈。解铃还须系铃人,沂南、临沂、山东政府必须停止对陈光诚的软禁,停止对探访者的殴打,而代之以沟通和协商,才能使问题朝缓和的方向发展。对陈光诚案来说,目前最紧迫的问题是人道主义,以几十人、上百人的流氓势力来对付一个盲人、一个妇女、一个儿童,这是无论如何都令人难以接受的。在国内外舆论和维权界的关注之下,陈光诚案到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时候。我呼吁更多的人开动思路,以各种方式采取行动。

(写于2011年10月15日国际盲人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