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高铁闹钱荒遭遇缓建


中国高铁系统的一些重要在建项目,目前由于资金问题已全面处于半停工状态。美国的观察人士表示,中国高铁系统发展太快,目前应该逐步进入一个放缓自省的阶段。

据《中国日报》报导,在中国紧缩贷款政策的环境下,目前中国铁路项目资金匮乏,全国范围内停工的铁路项目里程超过1万公里,其中包括5400公里的隧道建设。报导援引中国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的话称,7月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社会各界对中国高铁技术大加质疑,铁路行业的融资难度增加,大约6百万参与铁路建设的民工已半年未领到工资;另外,铁路建设公司大量拖欠水泥厂家和钢铁供应商的款项。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铁路运输和工程中心的高聪忠教授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铁路运输和工程中心的高聪忠教授

*未来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铁路运输和工程中心的高聪忠教授认为,中国扩展高速铁路的方向是正确的,因为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只有高铁系统才能够让国家现代化,才能够为老百姓提供流动和迁移的能力,当然,计划执行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碰上一些技术和资金方面的问题。他说:“方向是对的,只是在执行中中国稍微快了点,这样有时候有些地方会出问题;另外快的时候有些计划就会做的早了一点,比如它的发展还没到那个地步,计划就已经做好了。”

曾经担任过台湾高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高聪忠坦承,7·23温州动车事故对中国高铁发展的资金筹集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但是这次事故也给中国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反省机会,世界各国的高铁都是经过跌倒才学会走路的,中国也不例外。

高聪忠认为,一旦高铁项目遭遇缓建,和建筑业相关的产业比如水泥业、钢铁和器材制造业都会受到影响。他说:“这就是没有好好计划的(后遗症),中国现在高铁的规划做得太快太粗糙,但是你要苛求它样样做得完整,大概一时也难。因为中国也不能再等,它需要用这个产业来支持整个(社会)进步。”
宾夕法尼亚大学电子和系统工程系的铁路专家武科·伏契可

宾夕法尼亚大学电子和系统工程系的铁路专家武科·伏契可

*反省和全面协调是必要的*

宾夕法尼亚大学电子和系统工程系的铁路专家武科·伏契可(Vukan R. Vuchic)表示,中国的高铁发展向其它国家展示了高铁系统可以在国家运输系统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积极一面,但是中国高铁建设的步伐过快了。他说:“中国应该在某种程度上稍微放慢一些,当然不是说就要全部停下来不建设,而是放慢速度,以便让技术和资金跟得上,这是必要的。”

截止到2010年底,中国的高铁轨道已经超过8000公里。中国预计高铁轨道在2012年将达到13,000公里,到2020年将达到16,000公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伏契可教授指出,面对如此庞大的工程,中国应该着重全盘考虑。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建造项目,不仅仅只是铺设铁轨而已,更重要的是涉及到设计和建造基础设施的问题,以及这些高铁可能带来的影响,中国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他们如何能够更好地协调这些问题。”

据新华社报导,为了解决高铁建设的资金问题,中国政府已经表示要采取措施保证一些大型高铁项目的财政支持。本月早些时候,财政部发布通知,对企业持有2011-2013年发行的中国铁路建设债券取得的利息收入,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分析人士表示,这将为铁道部发行铁路建设债券注入一针强心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