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流氓燕”转战广西,为“妓女”权益鼓与呼


工作室志愿者团队

工作室志愿者团队

在中国,从事性工作的女性被社会歧视,而“妓女”维权更是难以为社会接受。这样的维权组织举步维艰。有女性工作者说,维权组织和它所追求的理念要想被中国社会接受道路漫长。

*维权组织被迫南迁*

最近,在中国广西又多了一个民间维权组织:浮萍健康服务工作室。它的前身是原来设在武汉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
在风景区做宣传

在风景区做宣传

这间工作室在互联网发出信息说,其宗旨是:筹募基金,为贫困女性工作者、受艾滋病影响的妇女儿童,为瘾者家庭中的妇女儿童“撑起一把小伞”。

*流氓燕是流氓?*

该组织的负责人,是曾从事性工作的武汉女士叶海燕。作为一个有过性工作经历的女性在为性工作者这个群体维权的时候是否被社会所接受?叶海燕表示,这方面确实遇到来自保守人群的抵制。

她对美国之音说:“这方面他们可能有考虑。有一些保守派确实是认为他接受不了。他认为你作公益的人应该更干净,更纯洁一些。在他们眼里就是认为性工作者是不干净的。本身他们自己就有歧视的心理。”

2005年,叶海燕在武汉成立了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当时,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但如果提到“流氓燕”这个网名,网民大都并不陌生。那一年的五月“流氓燕”在“天涯社区”网站连发裸照让自己的知名度飙升。之前,她是那个社区的一名网络写手,以文风率直、对性描写大胆而著称。

*叶海燕:性工作者也有尊严*

叶海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自己有过性工作者的经历,因此,更加了解底层的性工作者非常不容易,她们谈不上被顾及感受和尊严。

2007年到2009年是叶海燕工作室开展工作最顺利的时期,当时他们的工作重点是对性工作者的健康关爱和艾滋病的干预。

经过多时的思考,叶海燕在2009年提出性工作也是工作,让性工作合法化的诉求,主张性工作者作为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更应该得到保障。 在那之前发生了叶海燕工作室一名志愿者在提供性服务时被杀死的悲剧。

叶海燕提出的让性工作合法化在现实中遇到主要来自官方阻力。叶海燕说:“我倡导性工作合法化的工作宗旨,政府认为是不可接受的,但是我们做艾滋病工作的态度政府还是认同的。加上我们再参与一些对人权的要求,政府就觉得更难受了。”

*叶海燕倡性工作应合法化被旅游*

2010年7月,叶海燕工作室在互联网征集网友对她们“要求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诉求的签名。同月,她们为了迎接该工作室倡导的“性工作者日”,在武汉闹市区街头举办行为艺术,这些都被视为对主流价值观的挑战。

叶海燕本人因此受到武汉警方的传唤,并被旅游。她也因此被迫将工作室的实体迁出武汉,目前落脚在广西一个偏僻小镇。叶海燕于2011年8月在广西注册了浮萍健康服务工作室,继续她为女性工作者维权的行动。

叶海燕工作室目前资金紧张,只有来自民间的个人捐款。她说,机构捐款往往要求她改变“性工作合法化”的主要诉求,限制她发声的自由。叶海燕表示,她是自由贯了的人,受不了约束。要用自由换取资金,她不干。

*叶海燕:全社会都应尊重女权*

不过,叶海燕告诉记者,她目前正在把主要针对政府的倡导,转向从民间做起。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她的女权工作室,在主要诉求方面集中倡导关注性工作者的生存。她认为,这样或许能让她为性工作者维权的道路稍微顺畅一些。叶海燕说,她之所以调整了工作的主要诉求是受到了香港性工作者维权组织紫藤工作室的启发。

*香港女权得到承认*

紫藤工作室1996年正式注册成立,接着工作室跟中国内地科研机构广泛建立联系,参加各种公益活动,提供公众教育,积极争取香港媒体参与她们的维权。

香港社会对紫藤工作室是认可的,她们可以合法设立办公室并积极展开工作。在香港,有居民身份的性工作者单独可以“展开工作”,接待客人,所谓一楼一凤是合法的。

中国内地的女权人士叶海燕说,现在当地的疾病控制中心经常到她的工作室来了解情况。她说,工作室在开办公众教育课需要政府的支持,而政府方面也需要民间的组织在预防艾滋病方面的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