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的普京情结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的普京情结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的普京情结

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著名小说家、社会评论家鲁迅一度对他当时所看到的中国新闻媒体热衷于传播“两头四手的胎儿,还有从小肚上生出一只脚来的三脚汉子”之类的怪异新闻很是不屑,认为那都不过是腐败专制的当局转移公众视线的捣鬼术。

愤世嫉俗、对当时的当权者很是不满的鲁迅1934年为此在上海的大报《申报》月刊上发表“捣鬼心传”一文,表示人有怪胎,也有畸形,但怪异总会有极限,怪胎再怎么怪,也“不会将头生在屁股上。” 他得出的斩钉截铁的结论是,“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中国安徽出了个“普京”*

鲁迅毕竟是20世纪上半叶的人,他的见识或许有时间或时代的局限。

夏草青青,冬雪皑皑。转眼将近80年过去,时间进入21世纪的2011年11月,中国又出了一条显然是足以让自以为见多识广的鲁迅大开眼界的新闻。据中国官方权威的新闻机构新华网11月15日转发的《安徽商报》的报道说,在中国安徽农村,人们发现一个长相酷似俄罗斯总理普京的一个农民。

新华网转发的报道还配有两幅彩色照片,一幅是穿着正规好像即将去参加婚礼的那位农民扛着镢头要下地干活,另一幅是同一身穿着的那位农民在一间破屋里的破灶台前忙活。两幅照片所配的总标题是:“要求不高 只想改变困难生活娶个媳妇”

新华网转发的报道说:“对于自己突然成了众人聚焦的中心,面对众人投来的眼光,(农民)罗元平表示,虽然‘普京哥’现在成了自己的新称呼,但是他还是很‘淡定。’‘我还是我,我还是要到田里去干活,相对于以前一样并没有大的变化。’ 罗元平说,自己如今已48岁,却一直单身,多年来还和哥哥住在一块,自己其实很想过上独立的家庭生活。 ‘很想娶个媳妇,组成一个家庭。’”

“从小肚上生出一只脚来的三脚汉子”之类的新闻,与安徽农村一个48岁了还穷得娶不上妻子的农民长相酷似俄罗斯又要当上总统的总理普京之类的新闻,到底哪一种应当算更怪异,更捣鬼,无疑属于见仁见智、人言人殊的范畴。但其怪异看来是不可否认的。

*俄罗斯报道怪异的“普京哥”新闻*

鲁迅当年信息不灵通,对苏联给予了不少赞美。部分是由于后来恶行暴露,劣迹昭彰,苏联在1991年解体。前苏联的对外宣传机构莫斯科广播电台已经变身为俄罗斯官方的俄罗斯之声。

显然,时代变了。中国安徽一处贫穷农村的一个贫穷农民长相酷似普京这类的怪异新闻,先前会被官方认为是有损于领导人光辉形象。如今,对于这种新闻,俄罗斯官方的俄罗斯之声的日语的网站居然是相当积极热情地予以转载:

“11月15日,新华通讯社根据当地新闻报道发表报道说,在中国华东东北部安徽省中部的龙咀村,人们发现一个长相酷似俄罗斯总理普京的人。...那个长相酷似普京总理的人正在考虑是否可以借助这种意外得来的知名度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女子。罗元平对记者说,他现在在考虑投身演艺界,想参加电视节目演出或其他公演活动。”

俄罗斯之声网站在转载这一条新闻的同时,还配发了一张普京和罗元平并列的拼贴图片。显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俄罗斯官方的通讯机构也变得颇有幽默感了。

*普京莫名其妙获奖*

假如谁以为中国安徽穷乡僻壤一个穷汉子长相酷似普京的新闻不够怪异,中国在11月15日星期二再传出一条不可否认的怪异新闻,这就是先前被中国官方严厉叫停、并下令解散的一个颁发孔子和平奖的组织再度转身复活,并宣布授予俄罗斯总理普京孔子世界和平奖,授奖理由是普京在今年试图阻止北约组织轰炸正在屠杀人民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从而展现出杰出的世界和平精神。

假如读者读到这里感觉晕头转向了,糊涂了,那么,这显然也是国际媒体驻中国记者们的感觉。

美国新闻杂志《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汉娜·比奇15日发表的博文在国际媒体记者当中有充足的代表性。比奇在文中以新闻记者所少见的戏剧性语调,表达了这种令人觉得奇妙的晕头转向的感觉。她的博文的题目是:“中国一项和平将提出了今年的获奖者。嗯嗯嗯,怎么是普京?” 文章说:

“猜一猜,谁是今年的和平信使?啊呀,就是弗拉季米尔·普京啊。在今年9月,中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文化组织披露了第二届年度孔子和平奖最后一批候选人。这个奖项是去年被监禁的中国作家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之后突然冒出来的。第一届孔子和平奖被讥笑为笨手笨脚的尝试,其目的在于转移人们的视线,让人不去注意世界上最著名的和平奖刚刚授予了中国一个被监禁的异议人士。第一届孔子和平奖给了台湾老资格的政界人士连战。这位台湾前副总统甚至不知道他获得了这项奖。几天之后,一个看上去被弄得糊里糊涂的小姑娘替他接了奖。”

比奇接下以大段大段的篇幅来讲述了令人眼花缭乱、晕头转向的“孔子和平奖”、“孔子世界和平奖”的沿革。

*事情越来越怪异*

简而言之,去年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披露之后,中国文化部下属的中国乡土艺术协会宣布设立孔子和平奖,第一届获奖者是台湾前副总统连战。来自台湾的报道说,连战本人对获得这个奖不知情也不领情。于是,孔子和平奖成为世界笑料。

今年9月中旬,中国乡土艺术协会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宣布今年的获奖候选人名单,其中包括俄罗斯总理普京。中国文化部随即发表声明,称该协会擅自举行记者会,违反有关规定,文化部取消对该协会的认定,中国文化部跟该奖没有关系。中国文化部还宣布解散那个评奖、颁奖的组织。

就在人们以为中国媒体一度大力报道的可以跟诺贝尔和平奖分庭抗礼的‘孔子和平奖’就此寿终正寝之际,中国出来另一拨人宣布设立“孔子世界和平奖。” 这新设立的和平奖跟去年的一样,也是靠挂中国文化部,只是加了“世界”一词。

就在就在人们以为孔子和平奖已经改头换面复活之际,中国再传出消息说,文化部叫停‘孔子世界和平奖,’ 并表示先前的报道是不实报道。中国官方媒体有关叫停‘孔子世界和平奖’的报道,其中包括新华网的报道,依然是可以在互联网上很容易搜索到。

就在人们以为闹剧一般的‘孔子世界和平奖’就此寿终正寝之际,又传来了俄罗斯总理普京获得了‘孔子世界和平奖,’评选者是设在香港的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读到这里,人们自然会产生一系列疑问,其中包括:新华网先前有关叫停‘孔子世界和平奖‘的报道是否属于造谣,或者是不实报道?

现在人们不清楚是有关评选机构是在耍弄中国文化部,还是在跟中国文化部合作耍弄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还是中国如今确实是出现了可以跟官府抗衡的民间组织,还是中国文化部只是中国政府给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提供笑料的一个没有实权的部门。

*拭目以待是否水落石出*

法国新闻网站“89街”11月15日星期二发表记者皮尔埃·阿斯基的明显的嘻笑嘲弄的文章:

“人们可以为很多事情谴责中国领导人,但缺乏幽默感不在其中。去年异议人士刘晓波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让中国领导人深受刺激,于是他们在星期二将孔子和平奖授予普京这位伟大的人权捍卫者。这是第二届孔子和平奖,获奖者将得到一座孔子雕像。孔子这位思想家在毛泽东时代受尽诋毁,现在则成为当今政权所珍视的政治和社会稳定及共识价值的化身。去年的获奖者、台湾前领导人连战没有去领奖。”

阿斯基虽然认为给普京颁奖是中国领导人的决定,从目前的各种迹象来看,授予普京“孔子世界和平奖”是否是中国领导人的主意还难以确定。

星期二,美国《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Josh Chin发表报道,提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就是中国官方媒体虽然一直很喜欢刊登有关普京的消息、喜欢他在联合国安理会跟北京联合对抗西方国家,但是,在授予普京“孔子世界和平奖”的消息传出之后,中国两个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新浪和网易先是登出了有关的消息,但在星期二上午又把这条消息拿掉了。

事情确实是变得越来越怪异了。中国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孔子世界和平奖”的组织者宣布,将在12月9日,也就是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之前的一天,在北京举行颁发“孔子世界和平奖” 的颁奖仪式。

先前宣布叫停“孔子世界和平奖” 的中国当局是否准许“孔子世界和平奖” 的颁奖如期举行?俄罗斯总理普京是否会跟去年获奖的连战一样不知情、不领情、不出席?这些问题的答案到了12月9日是否会水落石出,人们只能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