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资产泡沫破裂之忧


2011年7月人们骑自行车经过北京一座广告牌,广告牌显示了北京中央商务区的景象

2011年7月人们骑自行车经过北京一座广告牌,广告牌显示了北京中央商务区的景象

1990年代中期才兴起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在过去的将近二十年从无到有飞速发展,在短时间里发展到尾大不掉的地步,形成越来越大的泡沫。房价猛增,使跟政府关系的房地产开发商大发横财,使中国的超级富豪数目直追发达国家。与此同时,房价猛增,也使千百万中国人买不起房,或不堪房贷的重负。

房价持续猛增,也构成中国公众怨声四起的通货膨胀的最重要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先前采取的多次行动,试图抑制房价的猛增,以阻止资产泡沫继续扩大。

最近,中国中央政府再度采取一系列手段调控房地产市场。中国中央银行上个星期发表报告说,“经济、金融数据的变化显示,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高位回落,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趋紧,土地交易市场量价齐跌,房地产贷款增速回落,房价拐点初现端倪。”

*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房价拐点初现”,即房价终于出现回落,本应是好消息,但由于眼下的世界和中国经济形势,房价下跌让中国当局担心。

日本《产经新闻》
12月4日发表记者河崎真澄从上海发出的报导说:

“中国房地产市场转入下跌期,中国人民银行(中央银行)3日在其官方网站发表罕见的声明,对银行和市场出现负面的连锁反应表示担心。......假如房价持续下跌,许多以高房价融资的银行的不良资产将增加,有可能陷入破产。在这种情况下,人民银行担心,商品住宅惊慌抛售会诱发连锁反应,因此要求中国政府对此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今年10月国内70所城市住宅价格数字显示,新住宅价格指数比前一个月下落的城市有34个。前一个月则是27个。本月中旬将发表的11月房价指数预计会进一步恶化。由于开发商竞相降价,市场上出现抛售的恶性循环。”

*资产政策回旋空间狭小*

听任房地产市场泡沫持续扩大,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资源配置偏差进一步扩大,最终会导致更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然而,中国政府采取的住宅限购措施,又带来银行坏账猛增的大风险。

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是美联社12月5日发表的记者艾琳·库尔腾巴赫的报导的主题。该报导的题目是“中国在资产政策方面回旋空间狭小”。报导说:

“中国在一个危险的时段试图给资产泡沫放气。中国担心欧元可能崩溃,导致全球金融和经济大动荡。这使中国更加担心,冷却过热的房价的措施会走得太远。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北京开始松动本来是意图冷却通货膨胀的信贷限制政策。但中国领导人依然坚持声称不能放松对住房业的限制。”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只是在1990年代中期才起步的。当时国营公司和政府机构开始准许雇员以补贴价购买分配给他们的住房。由于这些改革,中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城市人家拥有了自己的住房,很多人则另外再购买住房作为投资。他们期望房产增值会大大高过银行存款的微薄利息。”

“但房价迅速增长,使很多中国年轻人靠他们的收入买不起房。尽管年轻人的工资大都在增长,但赶不上飞涨的房价和其他生活必需品价格。然而,房价下降太大太快,又让其他许多人愤怒,并有可能让许多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财务状况大大恶化。因为许多企业和地方政府在房地产项目上投资很大。”

*中国的两难境地*

《日本经济新闻》12月5日发表该报专栏撰稿人饭野克彦的文章,题目是“在中国的鬼城开始的房产抛售”。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康巴什新区,如今在中国国内外已经以房地产开发规模巨大、但居民却寥寥无几的“鬼城”而闻名。那里去年房价最高的时候,1平米售价1万元人民币。

如今那里房价已经下降了一半,但中国经济网报导说,那里依然是人气严重不足,依然是“空旷的大街上几乎没有人,仿佛刚刚经历过巨大的灾难。”

饭野克彦的文章由鬼城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开始,讲述了中国房地产市场过去三个月来的跌落,使中国处于两难的境地:

“本专栏在去年3月之初,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化倾向加剧,中产阶级买不起住宅,导致深刻的社会问题。自那时以来,将近两年过去了。房地产泡沫不是进一步膨胀,而是破裂,给经济带来的冲击也是如此深刻。实际上,中国人民银行在11月30比市场预料得更早地下调准备金率,显示了当局对经济增长(剧烈下跌)的担心。”

“然而,共产党政权担心国民的不满会动摇社会安定,因此将不得不对资产泡沫展示严厉的应对姿态。”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