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义民还是暴民?美国须为网络安全作典范


纽约大学媒体教授柯尔曼

纽约大学媒体教授柯尔曼

在网络时代,网上维权已经十分普遍,但究竟是在抗议还是在破坏,是在进行维权还是危害网络安全,当中的界线十分模糊。几位美国网络专家接受了美国之音采访,讨论这个议题。

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本周在荷兰举办的网络自由大会上强调在互联网上确保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讲师、传统基金会研究员保罗.罗森茨魏希(Paul Rosenzweig)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人应该要了解并坚守自己在网路自由上所代表的价值:“我认为美国进步的基本价值,比起网络管制以及安全,更倾向于网络自由。”
乔治华盛顿大学讲师、传统基金会研究员罗森茨魏希

乔治华盛顿大学讲师、传统基金会研究员罗森茨魏希

*占领华尔街与匿名者,义民还是暴民?*

罗森茨魏希认为目前美国社会大众价值观出现混乱,一下说某些抗议者是在维权,一下又说某些抗议者是暴民。他说:“我想我们对世界发出了混淆的信息,一方面你有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同时也有阿拉伯之春的自由斗士,都是代表民主化的思想和价值。我们传达出来的信息是混淆的,无论在认同并且定义这些人上头,或是在他们进行的方式上头。这些人与社会维权人士所用的手段,其实是一样的。”

有一个国际性的公民黑客组织叫做“匿名者”(Anonymous),反对网路实名制的他们以游走法律边缘,或甚至极端的方式来进行互联网上的抗议活动,例如在2009年为抗议伊朗总统大选不公平的伊朗民众提供被封锁的讯息,攻击反同性恋教会的网站,在埃及则协助阿拉伯之春运动,并且也黑掉当时的利比亚总统卡扎非的网站。不过由于“匿名者”有时采取较为激烈的手段,美国的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称呼他们为“国内恐怖分子”以及“网络仇恨机器”。

马里兰大学网络安全项目主任理查德.福尔洛(Richard Forno)认为,美国人在面对网络维权上面,看待中国访民与占领华尔街运动上头,必须要表里一致:“自由社会要透过自由交换意见才能够繁荣茁壮。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要仓卒的打击如匿名者这样的事物,因为我们的‘匿名者’,就是中国的维权人士,或是阿拉伯之春运动,而我们并不想要对这些加以限制。让那样的思想、言论自由以及民主茁壮,对我们才是好的。”
马里兰大学网络安全项目主任福尔洛

马里兰大学网络安全项目主任福尔洛

*言论自由与网络安全界线模糊 *

纽约大学媒体教授加布丽埃拉.柯尔曼(Gabriella Coleman)对美国之音分析,美国对于网络自由与安全的界线究竟该如何拿捏,还没有很明确:“的确传达出很混淆的讯息,你可以说是表里不一的讯息,因为有时候美国会批评其他国家有言论审查,但自己也有某种型式的审查,或是可能产生言论审查,例如正在被推动的《停止网上盗版法案》(SOPA)。”

《停止网上盗版法案》由共和党众议员拉马尔.史密斯(Lamar Smith)在今年10月26号提出,虽然本意是要保护知识产权,但法案内容也引发阻碍言论自由的争议,包括该法案可能将使得许多让中国网民得以翻墙的代理伺服器(Proxy)成为非法,法案中有些内容甚至将赋予美国政府类似于中国政府可以屏蔽外国网站的权力。包括民主党籍的前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还有“记者无国界”、“人权观察”等维权组织,以及网路业者如谷歌、Facebook、推特等等,都对这项法案表示反对。

马里兰大学网络安全项目主任福尔洛认为,目前网络自由、网络安全以及网络维权之间的界线,十分模糊。他说:“我想那里有个很大的灰色地带。需要回头看看大格局,而不仅是手段问题。不要因为某些可能非法的手段,而抵毁整个大格局。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大格局,开放的价值、开放的言论、透明度、社会改革,这些都是美国所代表的。应该如何达成这些目标,才是辩论所在。所以我们必须要确定,不要将大格局目标与达成手段混为一谈。”

罗森茨魏希以及福尔洛都强调美国必须言行一致,才足以作为世界表率,纽约大学教授柯尔曼则认为,虽然美国的做法动见观瞻,但是全球性的互联网议题需要在国际上提出讨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