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赞比亚朝野希望自主汲纳中国投资


这是中国公司有兴趣购买的赞比亚境内的Equinox铜矿的俯瞰图

这是中国公司有兴趣购买的赞比亚境内的Equinox铜矿的俯瞰图

赞比亚副总统斯科特本星期在北京与中国官员会谈,寻求促进中国和赞比亚的友好关系。仅仅在三个月前,麦克尔.萨塔在一片反中国的浪潮中,以压倒性胜利当选赞比亚总统。美国之音记者布罗德海德从北京发来报道说,赞比亚目前新的领导层希望继续引进中国投资而又防止中国对赞比亚经济的影响过大。

今年9月,班达总统从赞比亚总统职位下台。在当权20年后,他的“多党民主运动”被萨塔的偏左的“爱国阵线”打败。

这种和平转移政权对非洲来说不同寻常。也许更值得一提的是,萨塔总统还任命欧洲裔的斯科特出任副总统。

斯科特说:“麦克尔知道他自己的政治象征意义。它显示了比大多数非洲领导人更宽广的心胸。在我们的周边国家之一,人们在呼喊:‘我们的麦克尔.萨塔在哪里?”

*中国人社群*

斯科特也许只是后殖民时代非洲的平等象征,他同时也是一个选举获胜政党的资深成员。这个政党誓言要处理在赞比亚社会里一个非常独特的中国人社群在经济上日益强大的主宰地位。

这个星期,斯科特本人在北京代表萨塔总统和中国就这个问题举行讨论。斯科特说:
“我要做的是,提出一个投资架构。不是由中国提出而我们照单全收,而是一个我们能接受的投资架构。”

他表示,这包括介绍在赞比亚经济中举足轻重的不同公私营机构。斯科特说:“他们不知道,如果要做生意,这些莫名其妙的商会,雇主协会,以及所有这些人,都得要打交道。我要把这些在北京告诉他们:即使在像赞比亚这样相对小的前殖民地国家里,你们也会因为缺少制度性的发展而受损。”

*凌驾法律之上*

在街头访问的时候发现,赞比亚民众倾向于认为,中国人都是投机分子,他们剥削赞比亚的资源和劳工,而且自认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这种不满很容易理解。传统的家庭企业,例如纺织和养鸡,已经被涌入的中国人瓦解。

借由从中国进口廉价的劳工和货物,前来这里的中国人削弱了当地企业,导致成千上万工作机会的流失。

“赞比亚小银行业者联合会”是赞比亚政府赞助的一个机构,目的是支持当地的小企业和贸易商。

这个联合会的金融服务协调人卢塞勒说:“在几乎所有城镇我们发现,中国人总能找到生意做。贫穷的赞比亚人拿了高利贷,必须偿还大笔欠款,结果中国人的价格最低廉。”

*中赞关系新低*

中国企业的雇用作法也在当地受到反对。

今年11月在赞比亚南部卡伦的一处中国人拥有的煤矿发生的事件,代表着中国和赞比亚关系的新低点。

由于不满屋顶倒塌和苛扣薪资,这些矿工自发的举行了非暴力抗议。但是中国管理人员非但不和这些矿工谈判,反而向这些矿工开枪。

赞比亚人和中国人间的关系并不总是这么糟糕。卡翁达是赞比亚独立后的第一位领导人。

当卡翁达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推动赞比亚发展的时候,西方强国对赞比亚人民置之不理。前总统卡翁达表示,当时只有毛泽东的中国提供协助,修建通往港口的铁路得以让赞比亚和世界通商。

他说:“殖民强权对我们非常具有破坏性。我们曾为此受苦。而中国则帮助我们。毛泽东和他的政府曾协助我们修建铁路。我们感谢他们。中国在早期也协助我们很多,所以我们和中国做生意是完全平等的。”

*今非昔比*

但是许多赞比亚人认为这项关系现在不平等了。在萨塔总统当选后没多久,一千名在中国人矿场工作的赞比亚人举行罢工,要求他们的工资增加一倍。

他们期待他们的新总统会支持他们,正如他曾经在竞选时的承诺一样。

中国业主的反应是解雇所有抗议者。这对萨塔总统构成第一次挑战。这位赞比亚领导人暂停了新的采矿执照。之后,那些被解雇的罢工工人在改善的条件下被重新雇用。

为了缓和中国的情绪,萨塔总统上个月派遣前总统卡翁达前往北京,修复两国的历史友谊。

*集体缺席*

虽然实用主义也许迫使萨塔总统对中国软化,派遣前总统卡翁达代表赞比亚的温和面孔前往北京,但是斯科特副总统看来被告知要立场坚定。

斯科特说: “我们需要制定让我们彼此都能够接受的规则。我的意思是,我们不需要唱高调。这不是说,你需要从中国的技术得到什么好处。但是你需要在投资过程,提供比喂养鸡鸭稍好的条件。”

中国是否会听得进还不得而知。一群中国矿工因为被控强奸7名赞比亚儿童这个月在卢萨卡出庭受审之后,赞比亚新任外交部长要求这个矿场的中国员工与他会面。

这位赞比亚新任外长原打算告诫在赞比亚的中国工人要行为检点,但是几乎所有中国工人都没有露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