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以巴僵局难解和平进程无法恢复


2011年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进程继续陷入僵局。在巴勒斯坦内部领导阶层分裂和阿拉伯地区几个国家遭逢民变,造成政治上的不确定状态之际,国际间的调停者试图推动以、阿双方恢复和平会谈。

巴勒斯坦出于对和平会谈僵局的失望,转而向联合国申请会籍一途。虽然遭逢美国的全力反对,这个申请入会案还是处于等候审议阶段。

但是,巴勒斯坦成功地取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会籍。这个事实激怒了美国和以色列。

以色列因此在1967年中东战争中占领的地区,兴建更多的住房。

由调停大国主导的中东四方会谈,试行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恢复直接交涉,但没有成功。

以色列说,他们已经准备好恢复不预设条件的直接会谈。但巴勒斯坦方面说,以色列必须停止在约旦和西岸兴建定居点,否则会谈就不可能恢复。

*双方皆对前景悲观持续争执各行其是**

巴勒斯坦的研究机构,“巴勒斯坦中东事务学会”的负责人阿布德尔·哈迪说,巴勒斯坦人对和平的前景感到悲观。

他说:“我们了解,在未来十年中,我们还会继续流血。因为无论在哪一方面都没有进展。华盛顿心不在焉,欧洲太忙了,阿拉伯世界又在分裂。在新制度的产生正遭受生产阵痛之际,我们还会继续对抗并且挑战以色列。”

以色列专栏作家鲁滨斯坦说,以色列人对和平前景也感到悲观。

他说:“因为政府还没有准备好做任何事。而且问题还不在政府。问题在人民。以色列人成为越来越右倾的死硬派。”

*巴勒斯坦两派寻求和解以色列感受威胁*

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和法塔赫运动组织,都在寻求和敌对的伊斯兰组织哈马斯停止分裂的途径。哈马斯控制着加萨地带。双方领导人都说,他们希望和解,并且在巴勒斯坦地区内举行新的选举。

以色列说,如果巴勒斯坦内部和解了,他们会放弃和平的努力,因为哈马斯的目标是毁灭以色列。

但是,以色列政府释放了一千多名巴勒斯坦份子,交换一名五年前被巴勒斯坦俘虏的以色列士兵。

加萨的一名分析家马哈茂德·阿伊拉米说,这次换俘行动提升了哈马斯的人气,削弱了巴勒斯坦人对阿巴斯的支持。

他说:“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希望和事实,我们只要抵抗,而且只有抵抗,才能争回我们的权益。”

一些阿拉伯国家经过民众起义而导致伊斯兰势力的兴起,使以色列感到忧虑。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他恐怕这些改变之风,会燃起反以色列的情绪,进而威胁情势的稳定。

他说:“我们周边的情势都不稳定。这是政治和安全的地震,我们仍然无法知道它的后果。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比任何时期还要确定,我们有坚强和基本上的安全。”

但是专栏作家鲁滨斯坦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说,伊斯兰政党在突尼斯和埃及赢得选举,是因为民意的支持。他认为以色列和西方国家应该和他们取得联系。

鲁滨斯坦说:“我不担心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不是狂热份子。他们不是塔利班,不是基地组织。他们就像土耳其的回教运动一样,是务实的。”

巴勒斯坦中东事务学会的阿布德尔·哈迪说,伊斯兰运动已经发生改变并且开始在民主社会中运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放弃巴勒斯坦的目标。

他说:“我们一直是阿拉伯运动的核心。自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1916年和1917年的阿拉伯变乱以来,经过埃及前总统纳赛尔时代和伊斯兰政治化时代,我们一直处于核心位置。”\

阿拉伯国家的变化会如何改变中东局势呢?分析人士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尽相同。但是大多数人同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僵持局面,不会是这个地区和平稳定的好兆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