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公信力的考验


深圳一位男子因感染禽流感这个周末在中国南方跟香港毗邻的城市深圳死亡。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深圳政府疾病控制中心敦促居民不要惊慌,因为现在还没有发现禽流感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然而,在新闻媒体和敏感信息受到政府严密控制的中国,中国官方以及官方媒体的公信力令人怀疑,因为人们不清楚官方媒体发布的新闻到底有多少是新闻,到底有多少是政府的宣传。在旧年过去,新年到来之际,中国官方的公信力再次受到考验。

*官方要民众安心*

法新社元月2日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

“官方的新华社星期一报导说,中国南方的卫生当局敦促居民不要惊慌。早些时候,一位感染了禽流感病毒的男子在这个周末死亡。这位陈姓男子星期六死于毗邻香港的新兴城市深圳。在12月中旬,香港有三只鸡被检查出带有H5N1型禽流感病毒,随后上万只活鸡被宰杀。”

“深圳疾病控制中心证实,陈姓巴士司机感染了H5N1禽流感病毒,但当局依然在试图确定他的病毒到底是在哪个地方感染的。陈是18个月来中国报告的首例禽流感死亡病例。新华社援引深圳疾控中心发表的声明说,该病毒‘不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市民无需恐慌。’”

“深圳人口一千多万。深圳疾控中心早些时候发表的声明说,陈姓男子在12月21日发烧,四天之后被送进医院,被诊断出有严重的肺炎;现年39岁的陈姓男子在生病之前的一个月没有跟家禽有直接的接触,也没有离开过深圳市。”

*官方难以令人相信*

中国大陆官方控制的媒体对禽流感消息报道的相对低调,跟香港媒体的报道形成鲜明的对照。美国时代杂志元月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汉娜·比奇的博文说:

“禽流感是香港各报的头版重头消息。受人尊敬的英文《南华早报》元月2日对中国的疾病监控标准作出了批评性的报道。报道援引香港大学微生物学者管轶的话说,‘10多年来,香港总是在有人染病之前发现家禽中的禽流感病毒。但在大陆情况却相反。他们的做法似乎是等到有人发病了,再去猜测病毒的来源。这不合情理。’”

“正如人们预料的那样,中国大陆政府控制的新闻报道则不那么具有批评性。中国大陆的新闻大力突出强调深圳所在的广东省健康卫生部门的官员如何奋勇找寻确认病毒。......”

“然而,就像中国政府在2003年以令人震惊的方式应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即萨斯病)所显示的那样,自然发生的卫生健康灾难有可能迅速演变为人为的灾难。当时,中国卫生部门官员撒谎,淡化萨斯病的严重性,甚至在国际卫生检查人员到访的时候把病人匿藏起来。自那时以来,中国卫生部表示已经彻底改正了错误。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中国政府改变了多少先隐瞒再行动的本能。无怪乎边界另一边的香港市民对(深圳的)一个巴士司机的夭折感到如此忧心忡忡。”

*官方控制信息*

在禽流感和其他许多问题上,中国大陆官方以及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缺乏公信力。而官方反复展示的控制和封锁信息的意愿和行动,显然无助于增加其公信力。最近的一个明显例子是中国政府发布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调查报告。

调查报告发表之后,面对来自公众的多方面质疑,中国执政党官方不是放开言论和新闻报导,让事实说话,让公众了解更多的情况,获知更多的实情,以便减少或打消怀疑,而是下达禁令,控制言论,从而让公众无法确定、更难以相信官方的调查报告说出了多少实情。日本共同社12月30日报道说:

“中国政府28日发表浙江省高速铁路事故调查报告以及对有关责任者的处分。中国媒体从业人员说,(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中央宣传部30日对中国媒体发出指示,禁止媒体(对调查报告)作出评论。”

“在事故发生的时候,中国国内媒体进行了积极的调查报道,导致批评政府的事故应对的舆论高涨。这次当局封堵人们议论有关责任者的处分以及调查报告,其目的被认为是在于阻止再次出现对当局的批判,将事件了结。”

“据有关人士说,中宣部的指示是28日以来对各媒体口传达的。”

*做事方式不合情理*

中国官方缺乏公信力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显然是官方做事方式不合情理,以及官方说法常常跟事实矛盾。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12月30日发表记者奥寺淳从上海发出的有关温州动车事故调查报告的报道,展示了中国官方做事离谱的做法,以及背离事实的说法:

“中国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在28日公布了有关造成200多人死伤的高速铁路事故报告。就事故现场掘坑掩埋事故车辆的问题,报告书说,那是‘根据以往的事故现场处理方法进行的,’从而显示出掩埋做作为重要证据的车辆是一种惯常的做法。”

“调查报告说:在事故发生之后大约10个小时,也就是在7月24日凌晨5点半,上海铁路局领导人认定重要证据收集完毕,便让人把事故列车车头和散落部件丢弃到坑中;但同日上午前去视察的张德江副总理则下达指示说,‘不能掩埋;要保护现场,’因此车头没有被土掩埋。”

“本记者自始至终地目击了现场掘坑的场面。当时的实情是,从高架桥上坠落的车头上下颠倒,但在车头被摆正之后,也一直没有人进入驾驶室进行检查,然后车头接着就被铲斗车粉碎,被推入坑中。张副总理说是要对残骸进行调查,但事故发生一个月之后,车头残骸还是满是泥土,放在另一个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