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分析:埃及穆斯林兄弟会需要盟友


一名埃及妇女在2011年12月议会选举中投下自己一票

一名埃及妇女在2011年12月议会选举中投下自己一票

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一位领导人说,该组织的自由与正义党致力于与埃及政坛的其他党派合作,尽管看来该党将会在议会获得绝对多数。可是,有些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难以确定兄弟会所做的多党合作的承诺是否是真诚的,另外,也许这只是穆斯林兄弟会为了在局势动荡期间领导埃及时把责任分摊给所有党派的企图。

在埃及选举期间领先的自由与正义党提出了两种似乎是自相矛盾的观点。第一,穆斯林兄弟会在谋求解决埃及的问题是将与所有的人合作。第二,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在他们的口号中找到,那就是“伊斯兰教就是解决方案”。

该组织的意识形态基于这样一种理论,那就是:伊斯兰教是从家庭生活到国家政府的所有事情的中心。但是,它正在尽力打消这种理论给埃及的基督徒、世俗派和其他人带来的担心。也就是说,在本周第三阶段的投票之后,如果兄弟会获得彻底胜利,埃及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自由与正义党承诺实行民主*

自由与正义党副主席埃尔.埃利安告诉美国之音,该党不会背离他们所做的关于实行民主的承诺,即使牺牲包括极端保守派萨拉菲在内的其他伊斯兰教徒的利益也是如此。

埃利安说:“我们没有和任何组织对抗。不过,我们仍然坚持与代表埃及所有政治派别的10几个政党结成民主联盟。萨拉菲派应当受到尊重,因为迄今为止他们已经获得大约80个议席,在第三阶段的投票中,他们还将获得更多议席。因此,我们尊重人民的选择。不过,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联盟。”

基于自由与正义党的领导层,这个联盟充其量也是个不稳定的组织。因为尽管进行了包容性的会谈,但是自由与正义党的领导人还是拒绝接受让一名女性或科普特基督徒担任主席的建议。

*兄弟会采取务实的态度*

但是,兄弟会有悠久的讲求实际的历史。他们争取到大批能干的追随者,但同时又被前政府取缔。尽管他们不是去年起义的推动力量,但他们还是接受了起义的结果。

埃利安说,最重要的是,自由与正义党目前的议程就是要以国家团结为基础,而不是以意识形态为基础。埃利安说:“我们想看到的是,在这场革命中表现出来的国家团结将会继续构建我们的国家。因此,我们十分希望议会中各个政治集团根据一项特殊议程进行合作。这就是要把埃及人民的事情置于任何政治议程之前,成为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兄弟会出于实用主义的需要才不得不采取现有立场。自从这场革命以来,埃及人民并没有获得多少具体的好处。人们存在很高的期望,认为新议会将能带来真正的变化。

埃及独立日报专栏作家霍魏迪认为,自由与正义党可能争取为自己提供掩护,如果改革进展缓慢的话。霍魏迪说:“他们认为,他们不能单独承担这个责任。因为如果没有自由派和世俗派组织的帮助,他们就无法行动。因此,所有各派必须承担责任。他们过去常说,将来不能让某一个组织承担全部责任。”

或许,近期内最大的挑战将是任何一个党派将能发挥多大的权威。兄弟会在很大程度上是支持临时军人领导人的,甚至当其他派别走上街头要求军人统治者下台时也是如此。

*军方涉入宪法起草*

不过,最近几个月出现了裂痕,特别是在撰写新宪法问题上。军事委员会原先答应让一个议会委员会负责起草宪法,但是现在又主张让一个特别咨询组织起草宪法,因为这个咨询组织起草的宪法会给予这些将领们更多的发言权。

预料,这场争斗将在今后几周内达到高潮,因为新选出的议会下院将在1月23日开会。无论兄弟会对这个基础广泛、包括各派的政府的长期态度如何,至少在目前,他们将需要争取到每个可以得到的盟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