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环境专家质疑广西镉污染事件


据广西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通报,龙江镉污染事件处置工作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目前事态已完全处于控制之中。不过,美国的环境专家表示,中国在处理污染问题时没有一个透明机制,外界无法真正了解这次的镉污染到底处理到了什么程度。

据新华社报道,龙江河应急指挥部通过调控龙江各梯级电站下泄流量,配合除镉措施,减少污染物并控制污染物下移速度;另外,为确保下游柳州市供水安全,柳州市自来水厂采用除镉调整处理工艺,加强了水质处理过程中的监测。目前的监测情况表明,上游污染源已经切断,没有新的污染进入龙江。与此同时,龙江流域内的重金属企业已被责令立即停产,涉嫌违法排污的相关企业的7名责任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责任调查已全面展开。

世界观察研究所的中国项目经理马海兵

世界观察研究所的中国项目经理马海兵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镉为致癌物质,进入人体血液后可严重损坏人体的肾、骨和呼吸系统,引起各种病变。

世界观察研究所(World Watch Institute)的中国项目经理马海兵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近几年来,中国各地发生的重金属污染事件越来越多,仅2011年就发生了好几十起重大污染事件;由于中国在处理污染事件时缺乏透明机制,人们无法真正了解污染的程度。马海兵对中国官方的报导持怀疑态度。他说:“它的报导都是一个模式,就是政府监控的一种报导形式,一旦污染事件发生后,都是报导领导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采取什么什么措施。没有一个透明机制,外面的人,不管做环保的人,还是做新闻评论的人,很难真正渗透进去,或者真正渗透进去,了解了内情,你也没办法公布。”

据新华社报道,此次镉污染事件镉泄漏量约20吨,泄露量之大在国内历次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中都是罕见的,此次污染事件波及河段将达到约300公里。对于污染可能对当地水源及环境带来的后遗症,马海兵表达了关注之情。他说:“假设污染确实像报导的那样,已经得到控制的话,那么影响程度不会特别大,最多就是最近几个月不要从受污染的水域取水,加快净化受污染区域的水源。但是如果污染程度和它报道的情况不相符的话,就是说实际情况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污染程度的话,那情况就比较严重。我还是挺担心的。”

马海兵指出,中国的重金属污染目前面临两大挑战。一是由于需要大量工业用水,中国60-70%的重化工企业都分布在重要水源附近,这是一个重大隐患;二是中国现在的工业化发展太快,环保标准和执法力度跟不上。

马海兵说:“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当地政府和企业基本上是连通一气,对环保的标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上面不来查,只要上面不曝光,就没有什么问题。而环保部门只是负责监控汇报,没有执法权,执法还要跟当地政府协商;如果那些企业对当地政府贡献特别大,当地政府就会选择采取一种比较姑息的做法。”

法新社报道说,尽管政府已经通告水污染状况得到控制,但是龙江河下游的柳州市却仍然出现市民大量囤积瓶装水的情况。一位商店员工告诉法新社记者,冬季平常他们一天卖出一、两百瓶瓶装水,现在一天能卖两千瓶。

世界观察研究所的马海兵呼吁中国各地政府应该在今年18大人事安排尘埃落定后,把环保监控和执法力度的问题真正放到台面上来处理,否则随着工业化进程进一步加快,这些污染事件只会越来越严重,越来越频繁,到时想刹都刹不住,付出的代价将是巨大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