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逃往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艰难度日


2011年5月,逃到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接受叙利亚社工(右)提供的床上用品(资料照)

2011年5月,逃到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接受叙利亚社工(右)提供的床上用品(资料照)

来自联合国的报道说,在黎巴嫩边境登记的叙利亚难民人数激增。在黎巴嫩境内紧靠叙利亚边境的小镇瓦地哈立德,有许多叙利亚难民在废弃的建筑中过夜,靠最基本的必需品维持生活。

从阿巴拉学校的小山上,能看到绵延山峦之间的边界线。这里是多达80名来自叙利亚难民的住所。这个建筑物多年前被废弃。每间黑暗潮湿的房间里都住着一个家庭。屋外的温度经常在零下,寒冷至极。柴油发热器把寒风挡在门外增加了一些温度,但它喷出的味道令人窒息。

白天男人们谈论着国内的抗议行动,每个人都有恐惧和悲惨的故事。易卜拉欣说,他和全家逃出来之前,在叙利亚被隔离了几个星期,不让上街参加反政府抗议示威。

他说:“他们绑住我们的胳膊吊起来不让脚沾地,悬在空中。用电击打我们。我身上现在还有印痕和伤口。他们还逼迫我们躺在板子上,把我们夹在中间,用绳捆住手脚,动弹不得。然后合上板子,让我们的手脚悬在空中,然后殴打我们。”

在另一间屋里,女人们抱着孩子围坐在柴油炉旁。自从难民夏天来到这所学校以后,已经有15名婴儿陆续出生。一名两周大男婴的母亲说,这里太冷,也没有药品。慈善机构如红心月会只提供食品,牛奶和饮用水。

孩子的父亲说:“我们没有身份证明,我们想工作但是没有证明, 不能随便往来。”

另一名男子说,叙利亚政府想报复这些难民。 他说:“我们能帮助我们人民的办法就是向记者讲述,让外界了解我们的情况。当然叙利亚政权观看这些电视新闻,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两天前,我们房子第二次被搜查,有时候他们威胁说要袭击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父母。”

*联合国难民署设法救援*

有几千名难民从叙利亚逃到了黎巴嫩,很多人通过亲戚朋友找到住处临时安顿了下来。到目前为止,黎巴嫩政府对这一事件没有发表看法。但是如果难民大量涌入,涓涓细流变成了洪水,届时将无法阻拦。

随着叙利亚的暴力本周更加恶化,联合国难民署表示,正在准备有更多的难民抵达边界。

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人员达纳.斯莱曼说:“我们从总部雇用了一名难民营专家,让他来这里考察并评估这里的局势。还要看看有没有更多废弃的学校。我们目前掌握了几所不用的学校,还有更多常见的难民营,以便未雨绸缪。”

夜幕降临,阿巴拉学校变得一片死气沉沉。用于房间照明的汽车电池很快就要没电了。这里的难民逃过了暴力,但是就像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叙利亚一样,他们的未来似乎仍然岌岌可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