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章含之: 毛惧苏联百万兵 转而接纳尼克松


1972年尼克松在北京和毛泽东握手

1972年尼克松在北京和毛泽东握手

被称为中国“末代名媛”的章含之是中国近代最引人注目的女性之一。她是中国民国时代高官和后来的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也做过毛泽东的英文教师,还是中国著名外交官乔冠华的妻子。章含之在采访中对美国之音说,这三个男人对她的一生产生了深刻影响。

章含之参与过对尼克松总统的接待,当过尼克松的翻译,也是中国出席1972年联合国大会的副代表,是美中建交谈判的见证人。

2008年1月26日,章含之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3岁。
章含之2006年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视频截图

章含之2006年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视频截图

就在她逝世的一年半以前,章含之在她在上海和北京的住所两次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的电视专访,就尼克松访华、美中建交、她和毛泽东的关系、乔冠华的外交和政治生涯等问题和记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深度交谈。

*北方威胁最实在 国门今始为君开*

过去对美国深锁国门的毛泽东主席为什么对坚决反共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敞开大门?章含之认为,这是出于毛泽东对苏联的恐惧。

她回忆说:“当时毛主席跟我们谈的最多的,是苏联在我们边界上陈兵百万。我觉得这是他当时很担心的一件事情。中苏的边界线很长,而美国的影响主要是在台湾海峡--它有第七舰队,当时的东南亚国家都是靠近美国的。对我们实实在在的威胁来自北部。所以毛主席经常说苏联在我们边界上陈兵百万。

“当时就有一个战略问题了:苏联跟美国当时虽然是对立的,但经常也要有一些妥协的东西。而中国呢,跟苏联很紧张,跟美国也很紧张。所以毛主席当时就提出一个问题,美国是不是祸水东移--美国人在欧洲方面跟苏联妥协,然后把苏联的威胁往中国这边推,祸水就往东移了,压力就在中国身上了。所以珍宝岛事件以后,毛主席就是很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了。”

*美中谈判 首重苏联*

章含之认为,苏联的威胁不仅是中国担心的问题,也是美国最担心的问题。

她说:“我觉得当时双方比较关心的是苏联。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双方都很关心的。因为从实力来说,当时苏联的核力量还是很强大的。美国还是把苏联看成主要军事上的(威胁)。中国也担心苏联的陈兵百万,我觉得当时中美双方有一个共同的结合点,那就是对苏联实力的担心或者关注。实际上中美双方有一个共同利益就是抑制苏联。实际上台湾问题只是中国人而言,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问题。从世界范围来说是苏联的问题。”

*上海公报因台湾问题一波三折*

章含之回忆说,尽管中美两国最关心的是苏联的威胁,但是台湾问题在两国谈判中仍然造成很大麻烦。

她表示:“台湾问题虽然不是一个世界格局内的战略问题,但是却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很大障碍。因为美国一直是台湾的盟友,尤其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难下的决心。美国有一个方针就是不能丢掉老朋友,而台湾一直是美国的老朋友。它觉得在形象上不能到中国来了就把台湾扔掉。所以美国一上来就跟我们强调它不能忘掉老朋友,要维护对台湾的承诺。那中国当然不同意了。这在中美关系中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所以在中美公报的时候,在其他很多问题上都逐渐地达成一致了,唯一在台湾问题上是比较难的一点。

“但在台湾问题上,它牵扯到台湾和美国的关系,对中国来说又牵扯到主权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是比较难的。但最后,双方在北京还是达成一致了。我们在离开北京到杭州去的时候,都觉得很轻松。因为我们的东西当然要经过毛主席批准的了,稿子已经是毛主席批准过的。老乔就说:‘嘿,到了杭州就可以喝喝酒了。’

“没想到一下飞机就出问题了。到了杭州,基辛格就找乔冠华说:‘乔先生,我实在抱歉,我们的国务院的同事提出了异议,所以我们还要重新再谈。’乔冠华的脾气有时也是蛮爆的,当时就不干了,说:‘哪有你们这样的,都同意了的东西。’当然我们也不好说,我们已经远离北京了,这是毛主席同意过的东西,我们谁敢动啊。后来基辛格说:‘请你谅解,我们有我们的困难。’

“那段时间,美国的国内政治也蛮不正常的啦。这些事情照理是国务院管的,但实际上(国务卿)罗杰斯靠边了,当时安排罗杰斯和中国的外交部长在人大会堂谈民间交流,整天磨蹭什么民间交流,体育交流的,而基辛格和乔冠华整天紧张得不得了,在钓鱼台谈上海公报。两个外长实际上做的是虚的,表面上的东西。本来罗杰斯就一肚子气了,而且他手下有那么多人。当时在美国有很大的台湾游说团体,台湾的势力是很强的。基辛格因此说:‘请你们谅解我们美国的情况。’后来没办法,乔冠华就跟他谈了,谈不拢。到后来乔冠华就跟他急了,说:‘算了,博士啊,咱们不谈了,也不要公报了。’然后乔冠华将了他一军,说:‘中国实际上也无所谓,有就好,没有也无所谓。我们发表一个公告,不是上海公报了,说我们非常高兴尼克松总统到此一游,来中国玩了一趟,我们表示很高兴,就完了。’

“基辛格不干了,这样子他怎么回去交待。说不行不行,一定要谈。那天我记得在杭州谈到4点吧。天亮4点。我们要不断地跟北京联系。毛主席也在那边等着,因为我们得到毛主席的指示重新谈一轮。总理住在另一个地方等消息。到了4点钟达成一致了。后来毛主席不是也说了几次吗,美国人还是挺聪明的,最后达成一致的这个版本还是美国人提出来的,基辛格提出来的。就是海峡两边的中国人都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美国人acknowledge 这一点。最后我们同意了这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