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人大不拟扩直选 发言人称条件不够


中国全国人大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国全国人大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国全国人大看来不打算扩大直选人大代表的范围。一些人大代表参选人和学者对不扩大直选的理由提出质疑,并称目前区县级直选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很多违法行为。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星期一在北京召开。在星期天举行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大会发言人李肇星被问到人大是否计划扩大人大代表的直选范围,他没有直接作出否定,但列出了多项理由,称全国上下都实行直选不切实际。

李肇星说:“任何民主形式都应该与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等条件相适应。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有些地方交通不便,一律实行直选还有困难。”

中国宪法规定,省、直辖市、设区的市的人大代表由下一级人大选举产生,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和乡镇人大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

*李肇星列举的理由被反驳*

一些学者和人大代表参选人反驳李肇星所说的中国不具备人大代表全部由直选产生的条件。

去年参与了北京市昌平区人大代表选举的律师程海说,李肇星列举的那些理由都不成立。

程海说:“选举跟幅员辽阔是没有关系的。幅员辽阔的俄国、幅员辽阔的美国、幅员辽阔的印度,还有经济发展比我们好的、比我们差的,都可以选。咱们人口众多,人口最多,但同级别的也有,比方说印度。这个也不能成立。还有交通不便,美国和其它国家在交通更不便的几百年前就实行选举了。”

*学者:关键在高层是否允许全国直选*

深圳大学政治学教授张涛说,以幅员辽阔和经济发展不平衡作为理由比较容易博得老百姓的认同,但经不起历史的考验和学者的分析。

张涛说:“李肇星的这种解答,从大众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和常识,大众一般能够接受。因为在现实的中国,地域的不平衡是大家都能认同的国情。如果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当然不是理由。百十年前,西方国家早就搞直选了。问题在于我们的高层选择不选择(直选)。如果它愿意选择,那这就不是理由。在技术上我们可以针对国情来设置对应的、高度具有适应性的选举程序。”

全国人大发言人李肇星说,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人大代表的选举采取以直选为基础、直选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办法。程海律师说,果真如此,他也不会太计较省市人大代表由间接方式产生的做法,但实际参选的经验证明,目前实施的地方人大代表直选没有依法进行,因此更高层的人大代表们的代表性无法得到保证。

*参选人:目前的直选遭地方官员破坏*

程海说:“现在的直接选举它没有很好地贯彻。我参加选举发现,一些地方官员,至少我们那个地方,严重违法。特别是初步候选人产生正式候选人这个阶段,它没有按照法律来。在实际操作上,直选被破坏了。从网上和电话联络一些人来看,这很有普遍性。受到选举机关的限制,代表大家利益的候选人出不来。”

在程海看来,公民直选各级人大代表、并由人大代表选举行政长官的制度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关键课题。不过,深圳大学的张涛教授以香港的政治制度为例子,认为政改的关键是三权分立,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民粹主义”直选制度。

张涛说:“我主张中国的政改首先按照共和的角度来说,是司法独立,议会真正象个议会,就是权力得到制衡。香港我们都说是没民主、有自由,为什么它有自由,实际上是有共和、有权力的制衡。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政改是权力如何得到制衡。”

中国总理温家宝曾多次称政治改革势在必行。中共党报最近也发表文章,称政改不是为改而改,而是不要不改革带来的危机。这些言论被一些人认为是当局在人大会议和中共十八大会议召开前夕释放出来的试图推动政治改革的重要信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