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两会结束 被旅游维权人士陆续回家


北京两会期间停靠在街头的值勤警车

北京两会期间停靠在街头的值勤警车

随着中国全国政协和人大两会的结束,一度在两会期间被当局带走的很多维权人士陆续重新获得自由,其中包括刚刚回家的江西省新余市两名前人大代表参选人。法律界人士说,当局对他们采取的法外拘禁属违法行为,显示中国在法制和人权领域还在倒退。

去年参选本地人大代表的江西新余钢铁公司职工魏忠平在2月28号被带到公司一个偏远的招待所之后,3月17号星期六才回到家中。期间他被限制人身自由,手机被收缴,甚至遭到毒打,而关押他的人 并非司法机关,而是本单位武装保卫人员。

魏忠平说,自己被限制自由是因为当局害怕他在全国两会期间添乱,但他只不过从事了一些法律所允许的公民维权行动。

魏忠平说:“我说实在的,也没有参与什么事情,最多就是一些访民或员工打电话来,咨询一下,他们在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咨询一下怎么去维权。(当局)他们害怕在两会期间我们会有更多的关注,在微博上、网路上把许多真相公布出来。它还怕两会期间上访的人多,因此要控制起来。”

新余市另一位维权人士在3月2号中午被城北街道办事处治安队和信访办人员带到城外一个偏远的休假小岛上,不让离开小岛,手机被没收,不能与外界联系。他也在3月16号星期五回到家中,在被限制自由的两个星期里没有看到任何相关法律文件。这位维权人士对美国之音详细讲述了自己被法外拘禁期间的遭遇,但因为答应了当局不能在回家后的三天内上微博或接受媒体的采访,所以要求记者不透露他的身份。他说,为了年幼女儿的安全,自己被迫接受了当局的非法要求。

*江西刘萍依然失踪 疑被重点镇压*

新余市另一位前人大代表参选人刘萍3月6号到北京后一直与外界失去联系,美国之音星期天多次试图跟她联系,但她的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她的朋友魏忠平说,他们几个好友曾约定每天24小时不关手机,如果手机不通,最可能的情况是被当局限制自由。魏忠平担心新余当局这次会把刘萍当作是重点镇压的对象。

魏忠平说:“每一次我们被学习、被软禁,她都会比我先出来、早出来,这次不一样。这次我出来以后,到现在都打不通她的电话。这次因为她是从北京被押回来的,可能问题更加严重。现在她人到底在哪里都不知道。 ”

去年参与过广东江门市区人大代表选举的律师王全平说,依据中国的法律,只有公检法机构才能依法限制人身自由,江西新余市当局以法外措施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做法显然是违法行为。

*律师:法外拘禁 地方当局公然违法*

王全平说:“我听他们讲过这个情况,就是带他去旅游,带到某个地方,某个宾馆,去住几天,跟他们聊天。如果是这种情况,只要他不愿意,这就构成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这是违法的。 ”

王全平说,法外拘禁的行为在全国各地相当普遍,反映中国的法制和人权状况在严重倒退。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封丽霞去年撰文批评一些地方当局常常超越法律,以维稳为名,围堵和非法拘禁维权人士,结果维稳资源消耗大,但社会矛盾并未减少。分析人士和受到非法拘禁的维权人士说,地方官员采取这些违法行为是为了执行中央要求的维稳高于一切的政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