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埃及科普特人哀悼教宗并担忧未来


埃及人3月18日聚集在开罗最大的科普特教堂前,与周六去世的科普特教会教宗谢努达告别

埃及人3月18日聚集在开罗最大的科普特教堂前,与周六去世的科普特教会教宗谢努达告别

埃及正在哀悼星期六去世、享年88岁的科普特教会教宗谢努达。科普特社区正在为谢努达教宗的葬礼以及由于伊斯兰势力在政界的上升所造成的更不确定的未来进行准备。

科普特哀悼者在开罗大教堂外排队好几个小时,来向这位唯一让绝大多数人耳熟能详的主教进行最后的告别和致敬。教宗谢努达作为科普特教会主教的40年任期,对于很多人来说,不仅加强了他们在宗教领域的力量,而且也增强了他们在当下伊斯兰势力不断上升的埃及国内的政治地位。

*生前深受居民爱戴*

开罗居民纳吉和他耐心等待的年幼女儿都在排队的人群中,排队的民众挤满了阿巴萨亚教堂周围的大街小巷。纳吉说:“我们来见我们亲爱的教宗谢努达最后一面。我们认识他已经40年了。他是我们在埃及唯一信任的人。”

谢努达星期六的去世,正当埃及大约1千万科普特基督徒处于一个十字路口的关键时期。一些像哀悼者瓦迪·阿盖比这样的人,对穆巴拉克总统倒台之后不断上升的伊斯兰政治势力感到担忧。他说:“现在是我们非常艰难的时期,因为这是一个不同的时期,困难的时期。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做些什么。”

*化解宗教派系争端*

谢努达作为第117任亚历山大教宗以及全非洲主教,用很多人群中民众的话说,是用仁慈和坚强的方式领导着他的教会。他能够驾驭他所处时代那种危险多变的宗教政治局势。他在1980年代早期,曾经被当时的萨达特总统流放到一座沙漠里的修道院,那里也是他星期二即将被安葬的地方。后来返回之后,他和穆巴拉克总统之间建立起一种小心翼翼的关系。他用一种保守的,甚至有些人说是与世隔绝的方式,来平衡对政府的支持,这种做法不仅保住了他的信众,而且也避免了和埃及占大多数的穆斯林之间绝大部分的矛盾。

但是矛盾终于还是来了,自从去年的革命暴动以来,针对基督徒的袭击变得更加严重。这些暴力袭击不仅来自极端份子,也来自政府。去年10月警方在开罗镇压一次科普特人的抗议活动时,至少有26人丧生。

星期天在教堂外,科普特教士沙克尔讲到了谢努达教宗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刻,也保持着乐观和信心。

沙克尔说,谢努达教宗在面对艰难困苦时,依靠的是三句话:“最终问题会得到解决,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神就在那里。”

这位教士补充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随着埃及将起草一部新宪法,选举一位新总统,产生一位新的教宗就显得尤其重要。任命下一任主教教宗的工作预计在40天的哀悼期之后进行。

*科普特基督徒对埃及伊斯兰势力感到担心*

随着穆斯林兄弟会和奉行原教旨主义的萨拉菲派开始主导埃及议会,科普特哀悼者在表达对教宗去世悲痛心情的同时,也表达出对伊斯兰势力意图的疑问。一种更为严厉的伊斯兰法会成为革命之后的埃及的治国根基吗?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基督徒社区会像中东地区基督徒近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出现逃往西方的情形吗?

一位来到阿巴萨亚教堂向谢努达教宗表达最后敬意银行家伊扎特说:“我不会对你撒谎。人们很害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