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裸体维权 中国人正在适应的抗争方式


在中国近年来的维权抗争中,一些人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采取裸体抗争的方式。

*裸体抗争 逐渐被冤民采纳*

中国民间维权网站《民生观察》创办人刘飞跃3月23日发表题为“以人体作抗争的非暴力维权方式——裸体抗议”的文章。

在中国近些年蓬勃发展的民间维权运动中,裸体抗议一再出现。刘飞跃在文章中举例说,2011年11月27日,广东茂名市电白县以拾荒为生的一家人,因最小的孩子没钱看病,全家人赤裸走上街头;今年“两会”期间,中国人民大学一名女学生在天安门裸跪,为自己上访而死的母亲鸣冤;而上海年近80岁的庄静慧老人去年8月毅然裸跪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门前,要求法院对她长达10年的强拆诉求给予“立案”。

*裸体维权最能引起媒体关注*

刘飞跃长期关注非暴力维权,写过不少这方面的文章。在长期的维权工作中,刘飞跃经常听到被侵权的民众抱怨当地官员不遵守法制,不尊重人权,对维权失去希望。民众向刘飞跃请教什么是有效的维权方式?

刘飞跃对美国之音说: “所以,我们也在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我们在日常的维权工作当中,接触到一些裸体维权的案例,同时我们在国内的媒体上也不断地看到普通民众用裸体方式主张自己的权益,表达自己的诉求。我们觉得这张一种方式确实是一种很有意义的方式,还可以说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方式。它能得到媒体的关注,媒体关注以后,往往推动社会的关注,然后推动当事人问题的解决。所以这是一种看起来比较另类,但也是一种比较有意义,有效的方式。”

在中国裸体抗议往往是个人行为。刘飞跃指出,裸体抗争方式在当下的中国还不普及,从文化层面,中西方毕竟有差距,老百姓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

刘飞跃认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尽管裸体抗议这种形式,从法律上看应该不存在问题,是一种合法的表达诉求的抗争形式。但是,中国当局对有组织的行为都会进行打压。

*裸体抗争 百姓无奈的选择*

刘飞跃说,在中国,裸体抗议是一种被逼无奈的选择,特别是那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的老访民来说尤其如此。

上海78岁的庄静慧遭强拆近10年无法立案,为求立案,她于去年8月18日,在浦东新区法院门前裸体下跪半个小时。

庄静慧老人说:“我从(法院)窗门里跳进去,跳到人民法院的国徽下面,脱了衣服跪在那里半个小时,要求立案。我想,他们不睬我,我脱了衣服,这个抗议比较大一点。”

刘飞跃认为,裸体抗议是一种勇敢者的行为,没有勇气,没有胆量,脱不下来。只是这种抗争方式,在中国要被老百姓普遍接受还需要过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