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医保改革法在联邦最高法院引起激烈辩论


支持者打出标语:信仰人士支持政府医保

支持者打出标语:信仰人士支持政府医保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刚刚结束了一起涉及医疗保健和自由权案子的庭审,最后结果仍有待法庭判决。庭审期间,美国之音记者亚微在联邦最高法院门外采访了一些来自全美各地的组织和个人。

*支持者强调节省个人和医疗体制开支*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从3月26日到3月28日连续三天就一起挑战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法的案子举行了庭审。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法的全称是“保护病患与支付得起的医疗保健法案”,这个由奥巴马总统在2010年3月签署的法律旨在把目前没有医保的3千多万美国人纳入医保体系。

在法院门外为医疗保险改革法呐喊助威的人当中,有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注册护士,名叫汤姆·康纳利(Tom Connelly)。

他说,这个法律使没有医疗保险的人以及不在医疗照顾计划或医疗援助计划中的人都能得到支付得起的医疗保险:“所有公民都应该有得到照顾和医疗保险的权利。从经济上看,我们花费巨资在医疗保健上,但是收效却不是很大。我认为,医疗保险改革法会改进我们在医疗体制方面的花费方式。”

来自波士顿的医生维维克·默西(Vivek Murthy)补充说,医疗保险改革法使更多病人可以得到医疗保健和预防性保健,避免疾病发生,从而节省了病人个人花费以及整个医疗体制的开支。

默西说:“过去医生担心的问题是,医疗体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诊断病情,而且由于保险公司的拒绝,医生往往无法为病人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治疗。但是,在医疗保险改革法的体制下,病人可以得到支付得起的医疗保健和帮助,医生也可以为病人提供对的治疗。”

美国家庭执行主任罗恩•波拉克

美国家庭执行主任罗恩•波拉克

保健消费者组织“美国家庭”参与推动了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法的通过。该组织的执行主任兼律师罗恩·波拉克(Ron Pollack)指出,这个法律有助于所有美国人得到支付得起的医疗保险。

他说:“美国有5千多万人没有医保,还有很多人因为之前就有医疗状况,例如哮喘或糖尿病等,保险公司拒绝为他们提供医保。此外,女性支付的医疗保险费比男性高。我认为这不公平。再者,老年公民也需要得到帮助,因为他们支付不起高昂的处方药费用。因此,这个法律会起到帮助作用。”

*反对者提出个人强制保险规定违反宪法*

尽管医疗保险改革法听上去好处很多,但是,美国广播公司和华盛顿邮报近日的民调显示,百分之67的美国人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应该彻底推翻医疗保险改革法或至少是取消个人强制保险规定,百分之52的美国人完全反对这个法律。

美国独立企业联合会发言人琴•卡德

美国独立企业联合会发言人琴•卡德

总部在田纳西州的“美国独立企业联合会”是联邦最高法院审理的这起案子的起诉方之一。该联合会的发言人琴·卡德(Jean H. Card)明确指出,这个法律的个人强制保险规定违反了美国宪法。

他说:“这个法律要求所有美国人必须购买医保。联邦政府过去从未这么做过,也从未要求美国人购买什么产品。我们提出,由于这个规定违反了宪法,而且它又是这个法律的重要基础,因此,如果没有它,整个医疗保险改革法也就应该垮掉了。”

首都华盛顿的法律组织“公正委员会”作为非诉讼方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了法庭之友陈诉书,而且征集到10万多美国人的签名,提交联邦最高法院,以表明要求推翻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法的立场。

该组织的执行主任、宪事律师科特·列维(Curt Levey)介绍说,在医疗保险改革法通过之前,医保大体由私营公司提供,州政府只是进行一些调控,联邦政府除了为老年人、残疾人和穷人提供救助外,是不参与医保的。但是,新通过的医疗保险改革法把主管健康医疗的权力基本上交给了联邦政府,因此被很多人指责为社会化医疗制。

列维说:“如果联邦政府可以要求人们购买医保,就可以要求人们购买任何东西,如果它可以要求各州按照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法设立医保交换计划,也就可以要求各州做任何事情。因此,这个问题不仅事关我们的健康,也事关美国宪法的框架,也就是说,我们是要一个权力有限的联邦政府呢,还是一个权力无限的联邦政府呢?”

此外,医疗保险改革法中还有一条涉及避孕药的强制规定,它授权美国政府要求宗教组织把计划生育包括在其医疗保险计划中,这包括普通避孕药物和设施,也包括有可能导致堕胎的紧急避孕药物。在宗教组织的坚决反对和压力下,奥巴马政府后来不得不作出妥协,提出让保险公司,而非宗教组织为这类机构的雇员免费提供避孕医保。尽管如此,仍然无法平息宗教人士的愤怒。

全美神职人员委员会主席罗布•申克

全美神职人员委员会主席罗布•申克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全美神职人员委员会”的主席、基督教牧师罗布·申克(Rob Schenck)旁听了联邦最高法院3月26日的庭审。

他说:“我们有时不得不强迫人们做某些事情,否则就无法维持一个井然有序的社会。但是,对涉及生与死的良心问题以及对与错的基本原则的选择权,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给予每位公民的基本权利。不仅如此,这也是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利。我是一名基督徒,我认为,上帝赐予我们有良心的自由,让我们可以选择自己要信的信仰。”

反对者打出标语:你的政治不要插手我的医保

反对者打出标语:你的政治不要插手我的医保

*联邦最高法院有待判决*

此外,联邦最高法院内也进行了激烈的口头辩论。从三天的庭审来看,大法官提出的问题主要围绕个人强制保险规定以及政府的权限问题。尽管如此,人们很难断定法庭的判决走向。联邦最高法院预计将在今年6月作出判决。需要提到的是,联邦最高法院不允许摄像机进入法庭拍摄,只在当天提供庭审录音,并允许得到许可的人进去旁听。一位旁听人士告诉美国之音,在他旁听的联邦最高法院所有案件中,这是气氛最激烈的庭审之一。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