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党大法大,乔石促薄熙来被“拿下”?


图为退居二线的乔石1997年9月18日与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上

图为退居二线的乔石1997年9月18日与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上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免职,北京自己说是“中央”决定,而海外的报道则认为是政治局九常委当中的多数“共识”。但也有海外观察家认为,退居二线的乔石发挥了重大作用。

重庆一把手薄熙来“出事”是因为他的副手、副市长王立军“出事”。薄熙来和王立军被免职是3月14日中国今年“两会”结束时政治局常委、总理温家宝在记者会痛批重庆当局之后第二天宣布并执行的。

*政治局常委决定需要借助元老?*

海外观察人士说,薄熙来是政治局委员,要想将其免职,只有在政治局九常委能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才能执行。海外中文媒体有关薄熙来的分析,都集中在胡锦涛、习近平、温家宝和其他几个常委身上,但很少有人提到乔石(前政治局常委、主管公检法工作)。

*哥德尔斯:乔石发挥关键作用*

不过,最近,对中国政情有深入了解的美国资深撰稿人哥德尔斯(Nathan Gardels)发表文章(4/1 Huffington Post)认为,乔石(1993-1998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发挥作用,促使常委们决定“拿下”薄熙来。

哥德尔斯是专栏作家,其作品广见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洛杉矶时报等十几家报刊)、欧洲(法国世界报、费加罗报、英国卫报等)、亚洲(日本每日新闻、新加坡海峡时报)等地各大报章。 哥德尔斯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外交学院工作过,从事研究与教学,对中国事务相当了解。他这篇文章题目是:薄熙来被免职是担心法制受损。

他说,已退居二线的前政治局常委、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政法委书记乔石发挥了作用,政治局9常委才下定决心“拿下”薄熙来。

*政治局常委3.7会议决定薄熙来命运*

文章说,从可信程度相当高的纽约时报和南华早报的报道来看,常委们这次重大决定是在3月7日(星期三)一次会议上做出的。

而那个星期初,中国的年度人大政协两会刚刚开始。中国媒体报道:重庆团抵达北京,驻地远离其他代表团而且薄熙来也不随代表团住。记者们纷纷采访重庆团都不得要领,不过市长黄奇帆倒是通过电话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大谈重庆的发展经济和民生的经验。而另外一方面,中共最高层已经决定了要“拿下”薄熙来并对其展开调查。报道根据“圈内”消息人士的话说,薄熙来在三月底已经被“双规”,由中央办公厅直接管辖的中央警卫团(在解放军战斗序列原番号8341部队现61889部队)监管。中国民间称这支部队为“大内卫队”,主要负责中南海中共高层的安全保卫工作。1976年,华国锋、叶剑英等“拿下”“四人帮”,就是依靠这支部队。

*纽约时报:薄熙来、谷开来已被双规*

纽约时报还说,薄熙来受到了许多指控,比如滥用权力贪污腐化等等,中央将就此对其展开调查。另外,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也已经被“双规”。

而这一切,并不为外界所了解。中共高层只是派政治局委员张德江去重庆接替了薄熙来,派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李源潮去重庆宣布了这一决定,以后再没有任何有关薄熙来的消息以公开方式透露出来。

*即将被“拿下”的薄熙来,信心满满*

就在九常委开会决定薄熙来命运的第二天(3月8日),薄熙来没有出席人大会议,引起外界广泛关注。3月9日,是重庆团开放讨论日。薄熙来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问题时说,他没有接受调查。而且薄熙来还信心满满地说,胡锦涛“会去重庆”视察的。

至于乔石以什么方式影响了这次政治局常委会,还没有详细报道。不过,纽约时报(3/29)报道说,胡锦涛和温家宝等人是在向元老“请益”之后才做出的拿下并调查薄熙来及其家人的决定。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不是王立军出事,薄熙来很有希望在18大上成为政治局常委。

*政治局常委多数同意调查薄熙来*

根据两个消息人士的消息,纽约时报说,常委中有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和李克强支持调查薄熙来,而主管政法工作的周永康反对。

哥德尔斯在他这篇文章中说,这些“元老”中很关键的一位就是乔石。这次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作出的决定表明,这些元老,尽管已经不在位,但他们仍有影响力,还能为现领导“保驾护航”。其中,有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他们不希望“文革”复辟,卷土重来。

*乔石:不希望文革卷土重来*

文章说,以乔石为代表的中共元老的思维方式是:首先,要强调集体领导,任职要有期限,权力要能和平移交。其目的就是防止再度出现毛泽东这样的“坏皇帝”。

其次,要建立法制(法治),防止有人滥权专权。比如,毛泽东、四人帮、红卫兵无法无天,没任何人能管了他们,这才造成10年浩劫。

还有,就是要弱化阶级斗争观念。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包括某些元老,也都认同要民主和法制的理念,比如,最近的广东乌坎事件的处理和解决。

*法制、法治路漫漫*

哥德尔斯的文章说,乔石这样的元老们,有些事情他们能干,也干成了,但也有事情他们干不成。很显然,从“法治”到“法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哥德尔斯:薄熙来超越“底线”*

文章说,现在对薄熙来有很多的批评和指控,如果这些指控属实,那么,薄熙来显然在好几个方面已经“越过底线”。比如,他扶持和培养个人崇拜,不顾法律,煽起阶级斗争情绪,利用打黑而对一些不合作的民营企业家和政敌“黑打”,等等。

而把薄熙来拿下,正符合了乔石等其他干部们追求多年的法制精神。当然,批评者可能会嘲笑这种说法。他们会说,这就是阶级斗争,哪里有什么法制。大家可以看到,像艾未未这样的知名艺术家都可以被劫持失踪几个月而没有受到任何指控,更别提那些普通老百姓了,他们提出点异议,就可能人间蒸发。

不过,哥德尔斯说,无论如何,在中国的高层内,还是有一些关键人物是一直在推动法制和法治发展的。

*党大法大:老调重弹?*

1997年,也就是香港回归中国那年,哥德尔斯曾在人民大会堂专访了乔石(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哥德尔斯回忆了这次采访。他说,乔石谈了很多,其中一些要点是:为何文革能泛滥十年,因为“我们”没有注意改进民主和法制。

乔石还说,正因为这个惨痛教训,中国从70年代末开始注重法制,强调长治久安,以法治国。

哥德尔斯说,乔石说了很多,就是没有谈到党的领导。哥德尔斯问:“那么,按照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法制理念,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Will the law ultimately be above the Party , or the Party above the law?”

哥德尔斯这个问题一提出,他马上注意到了,乔石身边的工作人员就是一阵子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乔石的回答是:“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凌驾宪法和法律之上。”

乔石的回答是官式回答还是真心回答,不得而知。但的确,这不是乔石一个人遇到这种问题。在彭真时代,这位乔石前任全国人大委员长(1986年)遇到香港记者提这样的问题,彭真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搞清楚。”

*彭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党员无特权*

不过,彭真在其一次讲话中是这样谈到党和法的关系:“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我们全体人民、全体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的口号,是反对任何人搞特权的思想武器。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在法律面前只有带头、模范地遵守法律的义务,决没有可以不守法的任何特权。对于违法犯罪的人,不管他资格多老,地位多高,功劳多大,都不能加以纵容和包庇,都应该依法制裁。”(论新中国的政法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