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方励之庇护案VS王立军要求庇护被拒


方励之夫妇1990年6月24日在美驻华大使馆最后一晚在大使房间开告别会。

方励之夫妇1990年6月24日在美驻华大使馆最后一晚在大使房间开告别会。

因1989年天安门事件而流亡美国二十三年的中国物理学教授方励之溘然而去,这引起追求民主的中国异议人士一片唏嘘和哀痛。但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位同邓小平唱对头戏的教授进美驻华使馆之遭遇,和目前接受“调查”的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之事件竟然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方励之教授是4月6日在亚利桑那州家中突然去世的,享年76岁。参与或关注中国近几十年来民主事业的中外人士无不对此感到突然和悲痛。很多人都知道,方励之在1989年64民主运动被镇压之后,进入北京的美国驻华使馆,并在那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方励之王立军都曾“进入”美驻华机构*

就在方励之去世前两个月,也就是2月6日,重庆副市长王立军也是突然进入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酿成轰动一时的王立军事件。

方励之和王立军事件有许多异同。相同之处,他们都以“特殊”方式进入美国使领馆,不同之处是,王立军只停留了一天,遭到拒绝后,自动离开,被中南海带走进行“调查”,而方励之则得到了批准,在美国使馆中停留了384天并最终成功来到美国。

相同之处还有,方励之和王立军是中共建政以来以“特殊”方式进入美国驻华使领馆的“仅有”的两位高级干部,都曾是共产党员。不同的是,王立军是副部级高干,现任共产党员;而方励之是“因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被邓小平开除了党籍的前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

至于王立军为何进入美领馆、为何又出来,没有确凿的消息加以证实。不过,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很快说,王立军是“自愿”离开的。

*方励之的“幸运”和王立军的“不幸”*

后来美国的许多报道都提到,是美国外交惯例不允许驻外机构批准所在国的国民在当地提出“避难”或“庇护”要求。(见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前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长包道格、前驻广州外交官谭慎格等的讲话和观点)。

华盛顿资深新闻工作者比尔.戈茨报道说,王立军进入领馆后,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何孟德跟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联系,骆家辉马上同美国国务院高官联系,并建议给予王立军庇护并允许他待在领馆内。但是,白宫不批准骆家辉的提议,担心如果在领馆内窝藏一位中共高级官员,就会影响到美中关系,特别是考虑到再过几天中国副主席习近平要抵达美国进行访问。而习近平在今年秋天召开的18大上即将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

*美国也曾拒绝接纳方励之*

戈茨在2月21日另外一篇报道中说:“王立军这次的待遇和上次方励之的待遇大相径庭。”戈茨报道说,1989年,方励之当时是作为美国总统老布什的客人被请进美国驻华大使馆,得到庇护。他在使馆停留了13个月,直到中国当局放他来美国。”

戈茨的这种说法,为很多人所证实(前总统老布什、其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前驻华大使李洁明、前驻华记者、中国问题观察家孟捷慕等多人)。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提到,一开始,方励之进入美国使馆希望能得到庇护,也是遭到王立军的待遇----被拒绝了。

方励之去年曾发表文章说,六四开枪镇压后,“6月5 日晚,李淑娴和我住在建国饭店。半夜,电话铃响,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代办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2006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记者注)打来的,他急匆匆地说:“我是今天下午见到你们的薄瑞光,欢迎你们来大使馆住,你们是布什总统的客人,如果同意,我们马上开车去接你们。”

方励之说,薄瑞光的态度和下午他们曾到使馆时的态度,“有了180度大转弯”。

方励之说:“那天(6月5日)下午,我们在Perry Link (林培瑞)(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加州大学河边分校教授、当时担任美国科学院中国办事处主任---记者注)陪同下去大使馆,想在那里暂住几天,以渡过动荡不定的时局。薄瑞光接待了我们的。当时李洁明大使和夫人莎莉(Sally)刚到北京,尚未搬入大 使官邸。大使馆事务由薄瑞光代办主持。薄同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看得出来,他不欢迎我们在大使馆暂住。所以,我们于下午4点多钟离开使馆,去建国饭店过夜,林培瑞则回了他自己的家。没想到,只过了几个小时,薄瑞光的态度居然大变,不但欢迎我们去住,而且说是作为总统的客人。

*美驻华使馆挨骂 被迫改变态度?*

方励之说:“后来知道,态度大变的原因来自华盛顿的。当天下午(美东时间),国务院的杰弗里.贝德Jeffrey Bader(美国国家安全事务资深亚洲项目主任---记者注)得知驻京大使馆“不欢迎”我们的作为后,火了,急了。他要立即给驻北京大使馆打电话,交待国务院的态度。贝德一时找不到保密电话,因为是 星期日。事情不能拖,不在乎保密了,贝德就用可被中方监听的电话直接打到使馆政治处。说来那一通电话倒是不怕被监听,因为最主要的一句话是:“What the f*** are you doing?”

一听“f***”,薄瑞光等立刻明白了。赶快打电话给我们:欢迎。”

方励之在这里省略的,是美国的“国骂”F word,相当于中国的著名“京骂”三字经,也就是艾未未的发课公司的英文发音。

*拒绝所在国避难申请,是美国国策?*

方励之继续说:“当然,当初的“不欢迎”态度,并不是薄瑞光自定的,也是美国当局的一般性政策,薄瑞光特来解释过这一点。也与布什和斯考克罗夫特的回忆相符。”

“打电话后,薄瑞光,科技参赞和武官立即冲进一辆有防弹玻璃的面包车,迅速开到建国饭店后门,摸黑接我们进入美国驻京大使官邸。他再次说,你们是总统布什的客人,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李洁明:方励之是美中人权问题活象征*

几年前过世的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也在其回忆录中说到了这一段历史:“方励之跑入美国大使馆,活生生就是间谍小说的情节。他们夫妻和儿子先主动找大使馆和美国,被使馆劝离,后来,华府国务院分析了中国的运动后,下令把他们 找回来安排。大约夜里11时,罗素和代理副馆长薄瑞光(Ray Burghardt)溜进建国饭店大门,找到已经又联系上并躲进一位美国记者房里的方家三口。罗素和薄瑞光这两名职业情报外交官, 活像007情报员詹姆 斯.庞德,悄悄摸到方励之栖身的房间。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方励之应声开门,他们用中国话说:“我们走!”一群人穿过饭店大门时,加速快跑,弯腰弓背,躲躲闪 闪,直到方家三口钻进美国使馆的面包车。”

李洁明在1989年7月给国务院的报告中说:“方励之是美国邀请来赴宴的客人,现在跑到美国使馆来避难。”他还说,方励之“就是美中在人权方面冲突的一个活生生的象征”。

李洁明1989年7月给国务院的秘密报告现在已解密,原文链接在此:http://www.gwu.edu/~nsarchiv/NSAEBB/NSAEBB47/doc11.pdf

被中国一些人说成是极端反华的李洁明还给老布什总统提出建议:中止美中之间的军事交流,包括停止对中国的军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