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两华生魂断雨夜 南加大悬赏缉凶


警官赵一龙持悬赏缉凶海报

警官赵一龙持悬赏缉凶海报

洛杉矶警察局和南加州大学代表星期五下午在倾盆大雨中宣布:悬赏12万五千万元,追缉两天前在大雨中枪杀两名南加大中国留学生的凶手。

南加州大学的两名中国留学生星期三凌晨遭枪杀身亡,星期五,也就是两天后,洛杉矶警察局和南加大高层人员在案发现场公寓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南加大主管学生事务的副校长杰克逊说明发布会的两个主题。

杰克逊说:首先他们两人在美国努力追求电机工程的学位,我们要让外界知道,他们是富有潜力的青年。其次,是宣布悬赏12万5千美元,鼓励民众提供线索,追缉杀害两名学生的凶手。

赏金全部由南加大负责提供,但调查工作还没有出现任何突破。

杰克逊说:主要由洛杉矶市警局和联邦调查局带头负责,南加大的公共安全部门从旁协助。目前南加大主要的工作是支援被害学生的父母和朋友,对他们表达关切。

*雨夜枪响夺命凶嫌逃无踪*

本案的两名被害人男学生瞿铭和女学生吴颖都是23岁,是南加大电机工程专业的研究生,两年前入学,本来预定今年毕业。根据警方和目击者在发布会的发言,凶案当晚的经过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洛杉矶市副警长甘农说:我只知道吴颖在图书馆几乎待到午夜,回家以后,她回房换了衣服再出去说话。

星期三凌晨一点左右,洛杉矶下大雨,两人在吴颖租住的公寓前,坐在瞿铭最近买的二手宝马汽车里说话,不料遭到枪击。

汉密尔顿是吴颖租住的公寓女主人。

汉密尔顿说:我们全家都在睡觉,那时已经一点多了,我们被打门的声音惊醒,那是瞿铭在挣扎求助,我们看到他以后就打911报警。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吴颖在汽车里,我们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

甘农透露,从现场看,凶嫌用手枪从驾驶一边的窗户开了两或三枪,凶嫌身穿深色衣服,向南边逃跑,与此同时,有一辆黑色轿车也开离同一地区,凶嫌的种族和性别还不确定。 案发后有三个人打电话报警,

*劫车?劫财?作案动机仍不明*

甘农指出,被害人身上有些东西不知去向,但拒绝透露失物的细节。汉密尔顿说:要搜集证据非常困难,因为当晚大雨倾盆,本来可能容易在街上发现的证据,都可能被雨水冲走了。她呼吁目击者协助破案。华裔警官赵一龙认为需要更多的证人和线索,才能断定作案动机。赵异龙说:很难讲到底是为什么,但我们猜想是抢劫。

*宝马轿车引发流言*

被害的男学生瞿铭拥有一辆宝马汽车,一些报导可能因此把被害学生形容成炫耀财富的富二代,南加大美中学院副院长杜克雷认为与事实不符,非常不满。据了解,那辆汽车的车龄将近十岁。

甘农说:那辆汽车并不花哨,接近一点看,就知道并不花哨。

汉密尔顿也指出,吴颖过日子毫不奢华。

汉密尔顿说:他们不上馆子吃饭,在家自己做,他们和别人合租以减少房租,脚踏车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他们过的是非常节俭的日子。

*青春梦断悲剧无解*

杜克雷说:他们非常勇敢,在美国面对新的文化和挑战,因为他们想学习,想发展自己的能力,不幸的是他们的追求被打断,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我无法理解。

汉密尔顿说:吴颖去年六月搬来,我们常一起吃晚饭,我们帮助她理解文化差异的问题,当她词不达意的时候,我们帮助她练习对话,所以对她想当了解。

汉密尔顿还认为,吴颖和瞿铭的情感可能在升温,吴颖近几星期经常笑容满面。

*校园周遭安全受重视*

汉密尔顿的公寓大门星期五下午换玻璃,她表示,瞿铭来求救的时候,门铃是怀的,结果他把玻璃门都打破了。汉密尔顿说:我住在这里11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

警方也根据犯罪统计数字,认为这个地区治安在逐年进步。但惨案发生后,必然会有冲击。

杜克雷说:南加大的国际学生将近八千人,比美国任何大学都多,而中国学生占2500人,是国际学生里最多的一个。
学生悼念死者

学生悼念死者

南加大学生柔伊和裘安星期五到现场献花留言。

柔伊说:如果我知道要住在校外,而这样的枪击事件可能发生,那我可能选择别的学校,但如果学校提供校内宿舍,我还是选择南加大。

裘安说:我在洛杉矶长大,有时候会听见新闻上说南加大附近发生如此的事,但我一直想来这里,所以想这样的发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杜克雷说:我不认为来南加大报到的学生会减少,因为我们每年接到四万多个申请,只能收几千个学生,但我相信有些学生会因此考虑其他学校,或者在选择的时候会考虑更多的问题。南加大也知道,正在兴建更多的学生宿舍。

*白发人异乡送黑发人*

南加大的校刊报导,瞿铭来自吉林省,他的母亲是高中教师,父亲在保险公司工作。吴颖的家人住在湖南省,她的父亲在地方公安局工作,母亲已经退休。副校长杰克逊表示,死者父母即将飞来洛杉矶。杜克雷指出,这是个悲伤困难的过程。

杜克雷说:这是把人的需求放在第一顺位的时刻,不论是移民身份问题或官僚手续都不复存在,因为我们专心把事情做好,满足人的需要。

一个临时的悼念花坛妆点了吴颖租住的公寓大门,许多陌生人在纪念册上留言安慰被害学生的父母。

柔伊说:看到两个年轻的生命被这样的方式夺走,我非常非常悲伤,因为这是残酷而不公正的。

汉密尔顿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自己有个14岁的女儿,如果我失去她,我不知道会多痛苦,我只要想到吴颖的爸妈就想哭。

南加大星期三曾经为瞿铭和吴颖举行烛光追悼会,有几百人自动参加。以上是美国之音记者国符从洛杉矶发来的报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