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戏剧与政治


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人大会议期间

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人大会议期间

一度大有可能进入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层的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妻子所遇到的法律和政治麻烦继续为国际媒体和国际观众提供娱乐。与此同时,薄熙来案件所折射出来的中国政治体制本质令观察家担忧。

*写新闻报道变成写文学*

大约10年前,中国曾经上演一部20集的电视连续剧“胜诉在美国”。该电视连续剧歌颂了一位衣着入时、雄心勃勃的女律师在美国为一家中国公司打赢了一场官司;女律师的丈夫是渤海湾畔一座大城市的代理市长。那部电视连续剧的剧本是根据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即如今中国官方媒体所说的薄谷开来)在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胜诉在美国》一书改编的。

薄熙来和谷开来的倒运、以及他们的倒运之前和之后的事态发展如此富有戏剧性,导致如今报道薄熙来夫妇案件的许多国际媒体记者忍不住把薄熙来案件的新闻报道写得越来越富有文学艺术色彩。例如,国际网络英文杂志《国际工商时代》在星期天发出的一报道题目是:

Gu Kailai And Bo Xilai: Murder, Mayhem, Mystery, And Myth Surround China's Political Power Couple
谷开来和薄熙来:谋杀、伤残、不解之谜和神话环绕中国政坛的高能量夫妻

在这个英语标题中,假如说高能量夫妻谷开来和薄熙来的名字押尾韵是由于偶然,那么后面的一串押头韵名词(即以字母M开头的那些名词, Murder, Mayhem, Mystery, And Myth)则显然是人工提炼的修辞结果。

中国官方早些时候已经宣布,有证据证明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去年11月死于重庆是死于谋杀,而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犯罪,已经被逮捕。

*情节步步展开的戏剧*

从2月6日薄熙来多年来的前心腹、重庆市原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突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从而揭开了薄熙来倒台戏剧的序幕以来,薄熙来案的戏剧可谓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吸引看客的新桥段层出不穷。

本星期一,国际媒体间广为流通的最新桥段是,路透社报道援引两个没有透露姓名的了解情况的人的话说,英国商人尼尔·伍德之所起在去年11月15日横死于薄熙来治下的重庆是因为他先前威胁说,他要把谷开来向国外转移财产的图谋公诸于世。

不过,路透社报道的这一独家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在此之前,中国官方媒体已经在将人们的视线向这个方向引导。上个星期三,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题目是“我国部分腐败人员秘密取得外籍或双重国籍”。

《人民日报》的文章指控贪污腐败官员采取的一个掩盖贪污的手段是“获利敛财间接化。不少人通过配偶、子女、情人或朋友、亲戚等特定第三人代为收受,或者以特定第三人经商等形式曲线获取巨额收益。”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上个星期五发表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和迈克尔·瓦恩斯联合署名的报道说,“一位跟(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家人有关系的中共学术人员表示,薄熙来在重庆任职期间的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指控谷开来向国外转移数额上亿美元的财产。”

*薄熙来连续剧节目预告*

自2月6日以来,电视连续剧般的薄熙来案的发展不断推陈出新,以至于《爱尔兰时报》记者克利福德·库南把他本星期一发表的最新报道写成了这个星期的薄熙来连续剧的节目预告:

“本星期,针对失宠的中国高级干部薄熙来和他家人的指控预计会来得更多。有关英国商人伍德死亡的调查会得出更多的结论。另外,有关薄熙来和妻子谷开来的钱财问题也可能会有更多的披露。中国政府先前已经表示,在海伍德谋杀案中,谷开来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位不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说,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检察机关拿出谷开来犯有谋杀罪的证据,同时也要检察人员挖出薄熙来夫妇卷入更广泛的贪污腐败的证据;为了维护社会稳定,有关的证据需要足够令人信服,务必让那些有意为薄夫妇辩护的人也无话可说。”

*关于薄熙来的三个重要问题*

美国加州克莱芒·麦肯纳学院政治学教授裴敏新星期天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指出,薄熙来以令人吃惊和过瘾的方式倒台(Bo Xilai's spectacular fall from power)容易让人们在看热闹的时候忽略一些要命的问题。裴敏新写道:

“中国的领导层不稳,不但会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的代价,也会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巨大的政治和经济代价。因此,中国的所有的对话者,从外交官到学界人士到记者,现在都应当对北京提出一些严肃的问题。”

裴敏新提出的三个问题是:

1)既然薄熙来作为一个领导人有如此这般已知的缺陷,为什么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他会拥有如此之大的权力,他所受到的约束又如此之小?(尤其是他到了重庆之后推行所谓的“唱红打黑”,长时间可以安然无恙地为毛泽东招魂,肆意践踏法律,而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局常委9人当中居然有6人前往重庆为他捧场,裴敏新认为这显示了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青睐后台硬、才能小、贼胆大的政治家。”)

2)中共如何能更好地应对权力交接期间的权力竞争?(薄熙来倒台显然是权力之争的结果,而中共多年来一直对外宣传和展示中共已经解决了权力平稳交接的问题。但薄熙来案件显示,中国的权力交接依然是充满诡计、不确定性和恶斗,full of intrigue, unpredictability and viciousness。)

3)中共如何能更好地应对互联网和微博时代的政治危机?(自王立军突入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以来,中共的应对一直是无能的,自我毁灭性的,其应对方式的落后笨拙跟40年前发生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叛逃事件时一模一样。)

在提出上述三个问题之后,裴敏新得出的结论是:

“薄熙来大丑闻让中共目瞪口呆措手不及。中共如今急于让差点脱轨的权力交接返回正轨,因此无心回答上述这些问题。回答这些问题只能是促使人们再提出一个最为根本性的问题,这就是一党制是否适合经过几十年现代化和全球化彻底变革的中国社会。”

XS
SM
MD
LG